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被玷污的書 第 9 頁


青沼本想完成這部難寫的書稿,可是接了剛纔的電話,便無心往下寫了。他後悔這種事沒和她把時間約得再早一點。他耐住性子好容易又寫了兩頁。這當兒,電話鈴又響了。這次真是編輯打來的。
作者:待考 / 頁數:(9 / 38)

青沼本想完成這部難寫的書稿,可是接了剛纔的電話,便無心往下寫了。他後悔這種事沒和她把時間約得再早一點。時尚書屋

他耐住性子好容易又寫了兩頁。時尚書屋
這當兒,電話鈴又響了。這次真是編輯打來的。他把對方執拗的要求頂了回去,硬使他同意剩下的部分在明天上午交稿。時尚書屋
已經快到11點20分了。他連忙刮刮鬍子,脫下旅館的浴衣,換上西裝。時尚書屋
在新宿的路上,青沼的心裡不大平靜。白天她在旅館裡的時候,他答應給她寫部新書。時尚書屋
答應寫一部新的,是因為絶對不可能再把雜誌上連載的給這個出版社,還因為對紺野美也子感興趣。起決定性作用的是紺野美也子的那句話,即在日本旅館裡徹底侍候他。時尚書屋
青沼當時也覺得不好意思,於是其他條件都未定,只那一句話便把他說動了。時尚書屋
要寫一部新的,不是一兩個月就能完成的,一個月中要關起來四五天時間吧,那樣半年後就能寫出來。一個月用四五天,就需要半年時間。青沼禎二郎的心為其間的冒險躍躍欲試。時尚書屋
那一切會是真的?一個有夫之婦真會整夜守候在小說家的身旁?時尚書屋
同她交談的時候,這個疑問就浮上了腦際。然而她後-來的話打消了他的疑慮。時尚書屋
「哪裡,我丈夫完全相信我。」紺野美也子微微眯起那雙動人的眼睛,「不論我回來多晚他都沒有怨言。我有時凌晨兩三點才回來,每次他都不問我到哪兒去了。」
「你那麼晚回來,幹什麼去了?」
「同合得來的朋友一起玩兒。我可能是個壞女人,不那樣玩就無聊空虛。」
青沼禎二郎乘的士趕到新宿站前,在廣場上下了車,朝「高野」方向走去。在滅了燈的櫥窗前佇立的人群中,有個人影朝這邊走來。時尚書屋
「先生!」
青沼禎二郎扭過臉來。一個穿著長褲的女人立在面前。原來是紺野美也子。她圍着漂亮的圍巾,露着的眼睛在微笑。時尚書屋
「哦,是你。」
青沼禎二郎望着她與白天來旅館時裝束不同的摩登的身姿,獃然良久。時尚書屋
第3章

「您到底還是來了。」
紺野美也子從紅藍相間的圍巾中露出烏黑的大眼睛望着青沼禎二郎。時尚書屋
新宿站前的路燈恰到好處地給紺野美也子罩上陰影,就像精心設計的燈光照明一樣給她的臉着上暗色調,將一部分作為光線的突出點,肩、腰、腳分別成逆光或側光,看上去柔和諧調。時尚書屋
「真沒想到!」青沼禎二郎瞪着大眼,「沒想到白天那樣俊俏的你現在竟打扮得這麼時髦。」

「不好意思啊。」美也子在青沼的面前微微低下頭,「不過,晚上要是以那種裝束在街上走,人們會誤把我當成是藝妓或酒吧女郎,而且,這身裝束行動更方便些。」
「啊,很合適。」
這並不是恭維。就是在這種人多的地方她的風姿也很出眾,比她白天的模樣年輕多了。時尚書屋
青沼沒想到她竟這麼漂亮,像得到意外收穫一樣心中好不高興。時尚書屋
「先生,陪您去哪兒?」美也子問。時尚書屋
青沼到這兒來之前並非沒想過帶她去的地方。已經過了11點。好像要去的目的地他已經想定。時尚書屋
然而,他又不便露骨地說出口。時尚書屋
青沼禎二郎平素在朋友中素有玩女人老手之稱。他表情嚴肅,那種風度顯得虛無,因此反而引起女孩子的注意。青沼是有些自信的。時尚書屋
他深知自己面容的特徵,在女孩子面前几乎從不激動,很少露過笑臉,額際總是堆着沉思似的深深的皺紋。時尚書屋
「嗯。」
聽她問起去哪兒,青沼故意顯得猶豫不決。他總是用這種話讓對方領會自己的意圖。時尚書屋
「您在飯店工作到現在,累了吧?」紺野美也子說,「我知道一個酒館,雖然很臟,但是老闆娘很有意思,不會拘·束。您也不要光是到高級酒吧,應該體察下情,到那兒去一趟,怎麼樣?」
「好吧!」青沼覺得,應該先從那兒開始,「遠嗎?」
「離這兒很近。您能光臨,那酒館一定很高興。」紺野美也子歡快地說著,朝前面走去。時尚書屋
「你能喝酒嗎?」
「嗯,只能喝一點兒。」
「哪裡,恐怕很能喝吧。」
「能看出來嗎?」
她在圍巾下吃吃笑了起來。時尚書屋
「看你白天那身打扮,好像男人也不是你的對手。」
「大家都那樣誤解我,是因為我那身藝妓似的裝束吧。」
「你喜歡和服?」
「因為我年紀大了嘛。」她說。時尚書屋
「穿西服白天沒法出去,因為是晚上才穿這一身出來。」
她不朝熱閙的地方去,卻從西口越過第2都中心的大樓,朝柏木那邊走去。時尚書屋
「哎呀,去那兒嗎?」
「不想去?其實,比起新宿後面酒館集中的地方,這兒的館子倒是更能使人開心些。」
這一帶行人少多了。跟車站周圍相比,路燈也很稀疏。青沼覺得有點兒冷。時尚書屋
美也子時而與青沼並肩而行,好像他若伸出手臂,她那纖細的肩膀馬上就會靠過來似的。時尚書屋
然而,青沼剋制了自己。不管怎樣,她是有夫之婦,而且,不能那樣操之過急。快樂應該再遲一些。可以說是謹慎吧,他懷着那種心情,跟着美也子朝前走去。時尚書屋
昏暗狹窄的街上出現了紅燈籠。時尚書屋
「先生,就在那裡面。」
美也子指着10來米的前方。時尚書屋
「噢,是這兒?」
「嚇一跳吧,您平常都是去高級酒吧。」
「不,也不是。」
「這是我常來的地方,到那兒吃一點吧。」
萬事皆在舉杯後。青沼想起了這句話。時尚書屋
美也子說聲你好,便拉開了格子門。青沼慢吞吞地尾隨其後。時尚書屋
狹小的店裡只有一張賬台,50歲左右的老闆娘在冒着熱氣的鍋灶前,對著一個年幼的女傭揮動着長筷子。儘管如此,裡面已有兩位客人,掀起外套的衣襟,面前擺着酒壺。時尚書屋
「哦,請進!」
老闆娘望着美也子微微一笑,吩咐女傭去把那邊收拾一下。時尚書屋
「您來了!」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