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八墓村》 第 1 頁


序章、故事開端八墓村是鳥取縣與岡山縣交界處某山區裡的一個破落村莊。 既然位處山區,能開發為耕地的面積當然又少又小,一眼望去,只有一些十坪到二十坪大的水田,零星點綴在山野上。
作者:待考 / 頁數:(1 / 87)

序章、故事開端

八墓村是鳥取縣與岡山縣交界處某山區裡的一個破落村莊。

既然位處山區,能開發為耕地的面積當然又少又小,一眼望去,只有一些十坪到二十坪大的水田,零星點綴在山野上。
或許是天候不佳,作物收成率很低,村民們整日喊着要增產糧食,結果僅僅只有主食的產量能夠勉強維持村內所需。雖然外在環境如此惡劣,八墓村村民仍能過着優裕的生活,主要是靠燒炭和養牛這兩項產業。
養牛是最近才新興的,至于燒炭,自古以來就是這個村莊主要謀生的生計。
八墓村外圍環繞着群山,綿延至遙遠的鳥取縣,鬱鬱蒼蒼的綠色山帶長着茂密的樟、橡等樹,這些都是燒炭不可或缺的材料,自古以來,此處生產的樟炭,在關西地區即頗負盛名。
另一項生計養牛,是近年來才開發晚現在反而成為比燒炭還要重要的財源。
這地區的牛又稱為千屋牛,無論作為耕牛或是肉牛,都頗具口碑,鄰近的新見牛市只要販售千屋牛,全國的牛販便立即聞風而來。
村中每戶人家至少都會飼養五、六頭牛。
這些牛不一定全是伺主所有,有部份是村中有錢人家買了小牛寄放在伺主處,待小牛養大,出售後的利潤以一定比率和資方對分,如同農村中的地主與佃農之間的關係一般,如此累積下去,村民間貧富差距便非常懸殊。
八墓村裡的富豪有二戶,首富是田治見,其次為野村。田治見的大宅位於村落的東邊,因此人稱東屋,野村家正好與其相對,稱為西屋。
然而,最令人毛骨驚然的,莫過于這村莊的名字一一八墓村。
對於生於斯,死於斯、代代世居于此村的村民而言,或許已經習以為常,但是外地人第1次聽到這個村名,多半會暗自思忖是否因為發生某些可怕的事件,才會如此命名。
沒鍺,確實如此,而事件開端就發生在距離現在三百八十多年前的永祿年間。
永祿九年七月六日,雲州富田城城主尼子義久向毛利元就投降,讓出月山城,然而有一位大將不肯降服,於是帶領七名手下逃出月山城。

根據傳說,當時一行人為了日後重整旗鼓捲上重來,動用三匹馬載運三千兩黃金,跋山涉水,歷經千辛萬昔,終於抵達這個位於深山野地的村莊。
純樸的村人們紛紛出來迎接八位流亡武士,窮鄉僻壤的樸實人情味讓武士們深感放心,以致于萌生在此地安頓的心理。
此外,村莊外圍綿延數里、層峰重疊的山脈到處都是棲身之處,萬一有狀況,還有鐘乳洞可以躲藏。
由於這一帶屬於石灰岩地質,步下溪谷,鐘乳洞隨處可見;甚至還有像迷官般的洞窟,至今尚未有人能夠潛入洞底一窺究竟。
討伐的敵兵若追趕至此,一旦武士們躲人鐘乳洞中,諒他們也莫可奈何。
八名武士最後決定在此地落腳,因此他們喬裝成當地的居民,開始從事燒炭等粗活。
經過了半年多,流亡武士們與村民之間和睦相處,彼此相安無事。
然而,就在這當兒,毛利的追乓日漸逼近,終於也踏入深山野地來了。
村人聽說流亡者的首領是尼子義久的重臣,一旦毛利的人發現村民收留他們,將來或許會招來大禍,於是村民們逐漸對自己的安危感到憂心。
此外,毛利提出的懸賞獎金相當令人垂涎,不過最令他們動心的就是那三匹馬載運的三千兩黃金。
村民們心想:就算毛利的人想追討這批黃金,只要堅稱不知情,一定能敷衍過去。
在那戰國亂世時代,即使是村民百姓,也略懂戰斗的方法。
村民們一再的商議,最後決定於某日出其不意突擊流亡武士。
他們趁着所有武士都集中在山上燒炭的小屋時,先用枯草放火焚燒木屋的三面,阻斷武士的退路,再由身體強壯的年輕人拿着山刀、竹槍殺進沒着火的那面去。
流亡武士們突然遭逢來自於他們早已放鬆戒心的村民的攻擊,有如晴天霹靂,再加上遭受攻擊的地點是山上燒炭的小屋,身邊根本沒有可以防禦的武器,只好拿起柴刀、斧頭倉促應戰。
在這種危急時刻,縱使是身經百戰的武士,終究寡不敵眾,第1個人被砍倒,接着第2人……最後八個人全都死在村民的手中。
村民們砍下八個人的首級,放火燒了小屋,高唱凱歌揚長而去。
傳說八個首級都面露懊悔憤怒的神色,看過的人無不毛骨悚然,尤其是為首的武士表情更為淒厲。他在即將斷氣之前,用盡全身最後一絲力氣對天發誓,詛咒這個村落得到七世輪迴的報應。
憑着這八個首級,村民們很快就領到懸賞的獎金,但是最重要的三千兩黃金卻下落不明。村民們几乎翻遍每一寸土地,挖開每一塊岩石,甚至深人溪谷尋找黃金,結果都無功而返。
更糟的是,在搜索黃金的過程中,還發生了許多不祥的怪事。
有人潛入鐘乳洞探尋,突然遭遇到落盤塌陷而被恬埋;有人打算挖開岩角時,倏然崖壁崩塌,失足跌落谷底而身受重傷,變成殘廢;還有人挖掘數根,結果在毫無預警之下,突然被倒塌的樹木壓死。
這一類的怪事接連不断發生,最後更發生令全村人民陷入極度恐怖的事件。
八位武士慘遭殺害之後大約半年,不知道什麼緣故,那一年村裡突然增加許多雷擊現象。
由於天空頻頻打雷,村人便聯想到可能是八武士心懷怨恨導致上天發怒,因而感到惴惴不安。
有一天,大地主田治見莊左衛門大宅內的杉樹遭到雷擊,整棵樹從中間被劈為兩半。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