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八墓村》 第 2 頁


這位田治見莊左衛門就是當初主張襲擊流亡武士的發起人,事件之後,他的情緒極為不穩,經常發狂,令家人膽顫心驚。這次雷擊似乎對他造成很大的刺激,只見他撥起手邊的刀,見人就砍。 他砍倒
作者:待考 / 頁數:(2 / 87)

這位田治見莊左衛門就是當初主張襲擊流亡武士的發起人,事件之後,他的情緒極為不穩,經常發狂,令家人膽顫心驚。這次雷擊似乎對他造成很大的刺激,只見他撥起手邊的刀,見人就砍。

他砍倒兩、三個家中的仆役之後,衝出家門,只要遇見迎面而來的村人,二話不說,舉刀就殺,最後他逃人深山,自刎而死。
據說當時受傷的人數有十餘人,當場斃命的有七人,再加上莊左衛門,頃刻之間就有八個人死亡,這數目正好和含怨而死的八位武士相吻合。
人們為了安撫八位武士的靈魂,便將當時草草埋在亂葬崗的遺骸挖出,重新慎重地安葬八位死者,並將他們當成神明供奉。
這正是八墓村背後山丘上傳說有八墓神的來源,村落的名稱也緣自于此。
以上是有關八墓村自古流傳下來的故事。
然而歷史的軌跡總是一再重複。到了近代,一個窮鄉僻壤的村落髮生一件不幸事件,引得全國新聞媒體喧騰一時。
事件發生在大正八年,距離現在大約二十凡年。
當時人稱東屋的田治見家族的主人名叫要藏,年紀大約三十六歲,田治見家族從先祖莊左衛門以來,代代遺傳了瘋狂基因,要藏自少年時代起情緒就經常失控,個性也粗暴殘虐。
二十歲那一年與姬沙結婚,生下久彌、春代兩個小孩。
要藏很早就失去雙親,由兩位姑姑撫養成人。
事件發生的時候,田治見家裡除了要藏夫婦,十五歲的兒子久彌、八歲的女兒春代之外,還有剛纔提到的兩位姑姑。
這兩位姑姑是雙胞胎,兩人一生都未婚,要藏的雙親去世後,田治見家便由兩位姑姑發號施令。
要藏有一位弟弟,過繼給要藏母親的娘家,困此從小就離開田治見家,姓氏也改為裡村。
事件發生的前兩、三年,已經有妻室、小孩的要藏,突然熱烈地愛慕一位牛販的女兒——鶴子,她的年紀只有十九歲,高等小學畢業,服務于郵局。

要藏是位生性殘暴、具有虐待狂的男人,他的熱情一旦點燃,使有如烈焰般燃燒不絶,終至爆發。
有一天,他在鶴子回家的路上等待,一見到鶴子走來,便強行將鶴子拉回家中的倉庫,以暴力強姦了鶴子,並將她囚禁在倉庫裡,成為要藏泄欲逞兇的小羊。
遭受淫虐的鶴子立即大聲哭喊求救,於是事情被驚愕萬分的姑姑和妻子發現,她們再三勸告要藏,然而冥頑不靈的他根本充耳不聞。
鶴子的雙親聞訊氣沖沖地趕來,哭着要求要藏放了女兒,也被他一口回絶。
經過周圍的人這番阻撓,要藏怒從中來,目露凶光,眼看就要瘋狂起來。
眾人深恐要藏情緒失控會釀成大禍,紛紛回頭說服鶴子給要弦作妾,否則別元他法,然而年輕貌美的鶴子當然不可能答應。儘管鶴子堅決不從,但是倉庫的鑰匙握在要藏的手中,只要他想到的時候,就開門進來,以暴力滿足他的獸性。
在得不到各方的援助之後,鶴子暗自思忖,與其整天被關在不見天日的倉庫裡,不如暫時同意成為他的妾,這麼一來就可以離開倉庫,以後再慢慢想別的辦法。
於是鶴子透過雙親將她的決定轉告要藏。
要藏一聽樂不可支,立即將鶴子從倉庫放出來,安置在田治家的離館裡、並且送給她許多昂貴的和服、髮飾,而且寸步不離,整日纏着她,愛撫她的肉體。
要藏的情慾像永元止盡的深淵,不是一般女孩子所能承受得了。
鶴子忍無可忍,幾度逃離他,結果卻刺激他再度發狂,向無辜的人動粗。
村人非常恐懼,紛紛向鶴子哭訴,最後鶴子只好被迫又回到要藏的身邊。
就在這來回折騰之間,鶴子懷孕了,不久產下一名男孩,要藏大喜,將小孩命名為辰彌。
小孩出生之後,鶴子還是經常抱著小孩離家出走,因為要藏的情慾不但有增無減,他還認為鶴子生了小孩之後,就是完全屬於自己的女人,因此對鶴子的求愛更顯瘋狂。
過了不久,村人們終於發現屢次使鶴子鼓起勇氣逃離要藏性凌虐的真正理由。
原來鶴子以前有一位山盟海誓的男友,名叫龜井陽一,是位小學的訓導老師。
由於他是從別的地方調過來的,對這地區的地質非常感興趣,經常外出探勘鐘乳洞,兩人常因此利用尚不為人知的鐘乳洞穴偷偷幽會,因此他們的戀情一直保密得很好。
但是紙終究包不住火,事情終於校人發現了,在閉鎖的農村裡,村人們閃來無事最喜歡說長道短,當他們逐漸明了鶴子和龜井過去的戀情之後,更繪聲繪影地傳說辰彌的出身有問題。
「辰彌不是田治見少爺的小孩,是龜井的小孩。」
鄉村小鎮的風言蜚語,不假時日便傳進要藏的耳朵。性格強烈的要藏,愛的時候像熊熊的烈火,相對的,嫉妒之心也非常人所能比擬。
他一把抓住鶴子的頭髮,將她毒打一頓,再將她剝光身子,用冷水潑灑。
不僅如此,還將平日几乎含在嘴裡嬌寵的辰彌脫光衣服,用燒紅了的鐵筷燙他的背和大腿。 再這樣下去,不但自己會死在要藏的手裡,恐怕連小孩都會被殺掉。
鶴子越想越害怕,於是下定決心再度抱著孩子離家出走。
她躲在娘家兩、三天之後,間接從旁人口中聽到要藏對她的離去非常憤怒,心中更生恐懼,於是又逃離娘家,躲藏在姬路的親戚家中。
鶴子高去的四、五天之內,要藏不斷地喝酒靜靜等待鶴子回來。過去鶴子只要離家兩、三天之後,總是會由雙親或是村裡的代錶帶回來向他道歉。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