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八墓村》 第 3 頁


然而這次五天、十天都過去了,鶴子依然不回來,這時,要藏的焦躁逐漸轉變為瘋狂,兩位姑姑和妻子都不敢靠近他,甚至連村人見到他都不敢吭一聲。 最後要藏瘋狂的舉動終於爆發了。 那是
作者:待考 / 頁數:(3 / 87)

然而這次五天、十天都過去了,鶴子依然不回來,這時,要藏的焦躁逐漸轉變為瘋狂,兩位姑姑和妻子都不敢靠近他,甚至連村人見到他都不敢吭一聲。

最後要藏瘋狂的舉動終於爆發了。
那是晚春時節,一個還需要火爐取暖的四月下旬的深夜。
村民們突然被意外的槍聲和淒厲的哀叫聲驚醒。
槍聲不只一響而已,停頓了一會,又連續傳來二三聲哀叫、悲嗚、求救的聲音逐漸大聲起來,村民們紛紛衝出門外探究發生什麼事情。
只見一位瘋狂的男子迎面奔來,他穿著一件立領上衣,腿上綁着綁腿,腳蹬草鞋,頭纏白布,白布上還綁着兩支像牛角一樣亮着燈光的手電筒,胸前掛着一個煤油燈,腰間插着一把日本刀,單手持着獵槍。
村人見狀不禁嚇昏了,不,應該說他們還來不及反應之前,男人手中的獵槍已經噴出火花,當場將來人擊斃。
這個男人就是要藏。
他就是以這身裝扮一刀將妻子砍死,而後像一頭喪心病狂的野獸般衝出家門。
他總算有一丁點良知,沒有傷及兩位姑姑和小孩,然而被他撞見的無辜村民不是被砍死,就是被擊斃。
後來經過調查,有的人家聽見外面的敲門聲,不明就裡地將門打開,就突然遭到槍擊斃命;還有某對新婚夫婦才剛入睡,窗戶被撬開一寸,伸進一管槍口,先是擊斃新郎,接着又一發打死從夢中驚醒的新娘;更令人扼腕的是新娘與要藏沒有絲毫瓜葛,她剛從十里之外的村莊嫁到此地。
要藏到處行兇,直到黎明將屆時分寸逃進深山,結束了恐怖的一夜。

第2天早晨,附近接到快報的各村鎮記者和警官趕來時,八墓村已經遍地血腥,慘不忍睹,几乎到處都可以聽到瀕死的呻吟和微弱的呼救聲。
當時被要藏攻擊成輕重傷的村民不計其數,當場死亡的有三十二人。這真是一件慘絶人寰的事件,也是世界犯罪史上少見的案例。
非但如此,逃人深山的重犯要藏從此行蹤成謎。由警官、消防隊員,還有村裡的年輕人所組成的自衛團,連續數月搜遍了附近的群山和地底的鐘乳洞,依然找不到他的下落。
當事情發生後經過一段相當長的時間,人們逐漸趨于平靜時,仍有人發現許多證據顯示要藏還活着。
村民們經常發現有牛隻被射殺,身上的肉被橫切縱剖,殘骸周圍留有取火烤肉的痕跡。
因為村裡的牛隻整個冬天都被關在牛欄裡,到了春天才野放到山坡上,放養的牛隻隨意吃野草,從這個山頭漫步到另一個山頭,有時候還會越過縣界到鳥取縣。這些牛隻經過一個月或半個月的放牧後,因為需要鹽份,便會自動下山回到飼主的家裡。
由此可知,逃往深山的要藏不但沒有自殺,甚至還有非常堅強的求生意志,這又燃起村人新的恐懼。
要藏的行蹤現在依然無從得知,他潛入深山已二十餘年,依據常識判斷,他不可能恬這麼久,但是有為數不少的村人仍堅持他還活着,而且所提出的證據相當牽強。
那時,被要藏當場擊斃的有三十二個人,三十二的數字正好是八的倍數,換言之,就是每位八墓神均追索四個犧牲者,如果要藏死了,犧牲者就多出一個,所以有些人認為要藏還活着。
“有第2次就有第3次。第1次是田治見的先祖莊左衛門系人事件,犧牲了八個人;要藏是第2次,犧牲了三十二個人。不知何時還會再來一次,如果有,定會發生比這回更恐怖的事件。
直到現在,八墓村的小孩如果不聽話,父母親只要恐嚇說:「頭上長角的鬼來了!」小孩的腦海馬上浮現出白色頭巾上綁着兩支手電筒,胸前掛着煤油燈,腰問插着一把日本刀,單手持獵槍的惡鬼,霎時停止哭泣,事實上,這也是八墓村民永遠的噩夢。
那些直接違逆要藏的人,經過這次浩劫,下場又如何呢?很不可思議的,當時與事件有關的人,都陰錯陽差逃過一劫,死傷的都是與事件無關的第3者。
要藏最為憎恨的人首推訓導老師龜井陽一。那天晚上,他到鄰村與一位和尚下棋,所以沒有遭到危難。也許他對自己無端殃及無辜的村人感到自責,所以事件發生之後,旋即請調到某個遙遠的小學去。
其次是鶴子的雙親。當他們一聽到騷動,馬上就明白髮生了什麼事,隨即鑽進稻草堆裡躲藏,因此毫髮無傷。
再來就是引起這次騷動的主角鶴子母子。先前她已帶著兒子避難到姬路的親戚家,逃過了一劫。事件之後,因為警方傳訊,鶴子曾經回到村莊,但是村人對她的怨恨很深。尤其那些失去父母或子女遭殺害的村民們,對她更是憎恨,他們認為當初鶴子只要安分守己地待在要藏身邊,就不會釀成如今的大禍,這件慘絶人寰的兇殺案都是她引發的!
還有另一個使她無法繼續留在此地的理由,是因為要藏或許還活着。因此警方的傳訊一結束,鶴子馬上抱著兩歲的兒子離開村落,從此失去音訊。
二十八年後,到了昭和二十X年,正如村裡的長輩所流傳的,事件有了第2次就會有第3次,八墓村又接連發生詭異的兇殺事件。這次的事件和前兩次突發的瘋狂事件不一樣,案情波詭雲橘和撲朔迷離,沒有人知道真兇是誰。八墓村再次籠罩在陰森恐怖的氣氛之中!
故事即將正式開幕,讀者們或許會認為這段序章太冗長,但是我必須向讀者聲明,若不說明故事的來源,恐怕讀者們會看得一頭霧水。以下各位所讀的內容,是故事裡面一位重要關係人所記述的,至於我如何取得這本手札,由於與這篇故事無關,也就不在此贅言。
第1章
、身世大白

尋人啟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