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八墓村》 第 5 頁


如果不是因為發生那件事,使我灰色的人生加入一點紅色的色彩,或許我現在還過着窮苦平凡的日子。但也因為這件事使我一腳踏人目不暇給的離奇冒險,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世界裡。 事情的先兆是
作者:待考 / 頁數:(5 / 87)

如果不是因為發生那件事,使我灰色的人生加入一點紅色的色彩,或許我現在還過着窮苦平凡的日子。但也因為這件事使我一腳踏人目不暇給的離奇冒險,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世界裡。

事情的先兆是這樣的。
我永遠不會忘記去年昭和二十X年正月二十五日早上大約九點左右,我剛到公司,課長就將我叫到前面,盯着我的臉說道:
「你早上聽過收音機嗎?」
我口答有,於是課長又再問我:
「你的名字確實就是辰彌吧!你父親的名字是不是虎造?」
今天早上的廣播節目和我、我養父的名字有什麼關係?我一方面覺得狐疑,一方面回答課長「是的」。
「那就沒錯,果真就是你,有人在尋找你喔!」
課長接下來的話讓我感到很驚訝。根據課長的轉述,今天早上收音機裡的尋人時間有人尋找寺田虎造的長子寺日辰彌,如果有人知道寺田辰彌的下落,請通知下列住址,如果寺田辰彌本人聽到廣播,請直接前來會面。
「我已經將對方的住址記下來了,你知道是誰在找你嗎?」
課長的記事本上寫着「北長狹通三丁目、日東大廈囚樓諏訪法律事務所」。
我看了這張紙條,一股無法言喻的怪異感油然而生。我現在的身世跟孤兒沒兩樣,受到戰火蹂躪的養母和弟妹們或許還活着,但我不認為他們會委託律師透過廣播尋找我。如果養父還話着,或許有可能想到我無依無靠很可憐,而大費周章尋找我,但是他已經不在這世上了呀!
正當我迷迷糊糊遐想的當兒……
「總之你去看看怎麼回事,有人尋找你,如果不理會,似乎不大好。」
課長一再鼓勵我,並且主動放我半天假,要我馬上去看看。課長會這麼做,大概是他自己聽到這個消息,因而對結果感到很好奇吧!
我一方面有如墜人五里霧中般不知所以,另一方面感覺自己遽然變成了受重視的人物,有些飄飄然。於是依課長的建議旋即離開公司,帶著一絲期待和些微的不安,來到北長狹通三丁目。日東大廈四樓的諏訪法律事務所。站在諏訪律師面前時,已經是半個小時之後的事情了。時尚書屋

「哦!電台的廣播真有效,沒想到這麼快就有回應了。」
諏訪律師是一位皮膚白嫩,體態肥胖、斯文有禮的人,使我暫時放下心中的一塊石頭。我曾經在小說裡看過惡劣律師的描述,所以一路上忐忑不安,擔心對方會不會耍些什麼陰險的計謀。
諏訪律師簡單地問了我養父以及我過去的經歷之後……
「寺田虎造是你親生父親嗎?」
「不,他不是我生父,我母親帶著我跟他結婚,但是我母親在我七歲的時候就過世了。」
「哦,這麼說,你很早以前就知道羅?」
「不,小時候我一直以為他就是我生父,大約在媽媽過世的前後才隱約知道真相,確實的時間我已經記不得了。」
「你知道你親生父親是推?」
「不知道。」
我還記得當時我發覺尋找我的人很有可能就是我親生父親時,驟然感到很緊張。
「你去世的母親和你的養父,都沒對你提過你生父的名字嗎?」
「從來沒有。」
「你母親在你年幼時就去世了,所以沒機會告訴你,但是你養父將你扶養成人,為什麼沒告訴你?他不可能不知道呀!」
此刻回想起來,的確是如此。養父非常愛母親,所有的事情他應該都知道,而他沒告訴我的原因,恐怕是沒有機會的緣故吧!如果我沒有離家出走,如果我沒被徵召當兵,如果他沒有被炸死,定會將真相告訴我的。
我說出自己想法,諏訪律師也表贊同。
「這點我體會,不過,請你不要多心以為我懷疑你的身分,你有沒有什麼可以證明身世的檔案呢?」
我想了一會,取出一個從小隨身攜帶的護身符,諫訪律師打開護身符,從裡面拿出我提過的那個臍帶書出來。
「辰彌——大正十一年九月六日出生——原來如此,但是這上面沒寫姓,難怪你到現在還不知道自己真實的姓。咦?這張紙是什麼?」
諏訪律師打開另一張日本紙,上面用毛筆畫了一幅類似地圖的圖樣,老實說,我也不知道這張地圖有何意義。象迷宮般不規則的地圖上,四處寫着「龍顎」或「狐穴」之類不像地名也不是人名的東西。
地圖的旁邊有一首詩歌,詩歌的內容似乎跟地圖有關,因為詩歌裡也有「龍顎」、「狐穴」等字眼。我會慎重保存這張不知真相的紙張,是有原因的。
媽媽還活着的時候,經常拿出這張地圖,凝望着圖上的某處。這時,她憂鬱的臉上會倏地泛起紅潮,眼眸閃閃發亮,然後她一定長嘆一口氣,對我說道:
「辰彌,你一定要好好保存這張地圖,絶對不可以遺失,說不定有一天它會為你帶來好運,所以你一定不能將它撕毀或丟掉喔!還有,這件事絶對不要向別人提起。」我謹記媽媽的叮嚀,隨身帶著這張地圖。老實說,二十幾歲以後,我已不太相信這張紙會帶給我什麼幸運了。然而我會一直帶在身上,也許是我的惰性使然吧!薄薄的一張紙,放在護身符裡面,又不會有什麼大礙,也就懶得去管它。時尚書屋
但是我錯了,就是這張地圖對我的命運造成了莫大的影響。關於地圖的詳情,以後會有機會詳細敘述。
諏訪律師似乎也對這張地圖沒太大興趣,所以我默默地將地圖收回來,仔細摺疊,放回護身符裡。
「我想你應該就是我要找的人,不過為了慎重起見,最後我還有一個請求……」
看見我驚訝的表情,他馬上解釋:
「我希望你脫光衣服讓我看看你的身體。」
聽到他這麼說,我的臉倏地像噴火般通紅。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