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八墓村》 第 6 頁


這是我最不想讓別人知道的秘密。小時候每當我去公共澡堂洗澡,或去海水浴場,或是參加學校的身體檢查時,你們知道我有多麼厭惡在眾人的面前裸露身體嗎?因為我的背、臀部還有大腿,有着縱橫無數
作者:待考 / 頁數:(6 / 87)

這是我最不想讓別人知道的秘密。小時候每當我去公共澡堂洗澡,或去海水浴場,或是參加學校的身體檢查時,你們知道我有多麼厭惡在眾人的面前裸露身體嗎?因為我的背、臀部還有大腿,有着縱橫無數的傷痕,就好像被人用燒紅的火筷烙印出來的恐怖景象。並非我自傲,我的皮膚宛如女人般白皙、細嫩,但是白嫩細緻的皮膚上,紫色的傷痕會顯得醒目恐怖。小時候,我偶爾會問母親為什麼會有這些傷痕,這時媽媽總會不明原由地大哭起來,再不然就是深夜作噩夢大哭不止,此後我就決定不再問了。時尚書屋

「我的身體……跟你的事情有什麼關係嗎?」
「對,如果你就是我要找的人,身上應該會有其他人模仿不來的記號。」
於是我二話不說;使將身上的衣服都脫了,光溜溜地站在諏訪律師的前面。諏訪律師很仔細檢查我的身體,終於鬆了一口氣。
「謝謝你的合作。這大概是你最不痛快的回憶吧!快將衣服穿上去,現在已經可以確定你就是我要我的人。」
隨後諏訪律師對我說:「其實是有個人想找你,他的姓名我還不能告訴你,那個人是你的近親,如果找到你,他想要領養你。這個人非常有錢,對你的將來大概不會有什麼壞處。等我跟這個人商量過之後再跟你聯絡。」說完,他便記下我的住址和上班的地點。時尚書屋
就這樣我與諏訪律師結束第1次見面。帶著些許狐疑的心情返回公司,我向課長致謝,並把事情的經過情形向他報告,課長一聽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喲!這麼一來,你不就是富豪人家的落難公子嗎?」
課長的話立即傳迫公司上下,每個遇見我的同事,都當着我的面公子公子地叫個不停,真服了他們。
當天晚上我始終無法入睡,不完全是因為期待幸福而興奮過度,雖然我是有那麼一丁點期待,但是不安的心情大過于期待。
想起不幸的媽媽每每在夜深人靜時作駭人的噩夢,還有我身上凶狠綿密的傷口,這些都難以使我有個快樂的夢想。
此刻有一種即將發生恐怖事件的預感,在我心中縈繞不去……

恐怖的警告信

當時我對於與八墓村有關的恐怖傳說全然不知情,更遑論知道自己的身世會與那個村莊結下不解之緣。讀者們或許會認為僅憑着遽然而至的尋人啟事就令我憂心忡忡、難以成眠,也未免大誇張了吧!
但是事情絶對不是這樣,一般人都不大喜歡變化過于劇烈的境遇,更何況像我這樣連未來都無法期待的人,內心會感到惶恐也是正常的。如果可能的話,我甚至希望就此撒手不管。

話雖如此,我卻也不希望諏訪律師的訊息就此中斷,事實上正好相反,我引頸企盼諏訪律師儘快通知我。這簡直是自我矛盾的心理嘛!一方面害怕通知來到,另一方面通知沒來又覺得很遺憾。
這種矛盾的心情持續了五天、十天,律師那邊音訊全無。但是、隨着時間過去、我逐漸明了律師並未忘記這件事情。
當時我借住在朋友的家中,有一天下班回家,朋友的年輕妻子告訴我:「今天發生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呢!」
「什麼怪享。」
我問她。
「有個怪人來這裡打聽你的事情喔!」
「打聽我的事情……是不是上回那位律師僱用的人?」
「開始我也這麼認為,後來感覺好像不是,那個人看起來像個鄉下人。」
「鄉下人……」j
「對呀!那位鄉下人的年齡我無法判斷,因為他將衣領豎起來,戴着墨鏡和帽子,不太看得清楚面貌,反正他讓我感覺不太舒服就是了。」
「他問了些什麼?」
「主要是你的品行及本質這方面,例如會不會喝酒啦,會下會偶爾發瘋啦……!」
「發瘋……好奇怪的問題喔?」
「嗯,我也覺得很不可思議。」
「結果你怎麼回答?」
「我當然告訴他沒這回事,我還說你是一位非常溫柔、親切的人。我這樣回答沒錯吧!」
儘管她有恭維的意思,卻也掃不去我心中的不快。
律師利用別的方法調查我的身分,這點還可以理解,調查時順便提出是否抽菸或喝酒等有關品行方面的問題,也很正常。但是突然提出我是否有暴力傾向的問題,實在……這個人到底想從我的本質裡尋找什麼答案?
沒想到過了兩、三天之後,公司的人事課長也向我提出同樣的警告,到公司打聽我的人和上回去我住處的人好像是同一個,都戴着帽子、太陽眼鏡,並堅起衣領,企圖遮住自己的臉,而且同樣的都問我是否偶爾會有瘋狂的行為。
「也許是你尚未謀面的父親有喝酒打人的暴力傾向,所以擔心你是否也有這種遺傳吧!我特地告訴那個人,你絶對沒有這個毛病。」
說完,人事課長莞爾地笑了起來。然而我卻覺得頗不是滋味,鬱鬱不安的情緒逐漸加重。
如果換成是讀者你,已經長大到二十六歲,才有人告訴你身體內有瘋狂的遺傳基因,你一定會感到很震驚吧!雖然日前還沒有人當面批評我,但是周圍的人透過這件事,間接知道我這個隱疾,總免不了會四處宣傳,使我的心情變得非常焦躁。
與其不明就裡地等待,還不如直接去找諏訪律師,請他有問題就直接問我,不要四處打聽,為我帶來困擾。但是這麼做,似乎又不太好。正當我在猶豫不決的時候,突然接到一封令人感到恐怖的信。
距離第1次拜訪趴訪律師之後的第10八天,我和往常一樣飛快地用完早餐,準備出門上班。
「寺田先生,有你的信喲!」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