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玫瑰旅遊團 第 10 頁


門田走過去時,全身被一種可怕的預感衝擊着。到湖邊溺屍現場,身穿便衣的中年刑警,用眼神示意掀開毛毯的一端,映入抱肩凝神的門田眼帘的是水妖似地披頭散髮的日本女人臉形。「藤野由美
作者:日松本清張 / 頁數:(10 / 21)

門田走過去時,全身被一種可怕的預感衝擊着。時尚書屋

到湖邊溺屍現場,身穿便衣的中年刑警,用眼神示意掀開毛毯的一端,映入抱肩凝神的門田眼帘的是水妖似地披頭散髮的日本女人臉形。時尚書屋
「藤野由美!」
門田驚怕地離開了。時尚書屋
藤野由美溺死。雖然刑警尚未斷定是自殺、他殺,抑或是事故死亡,但門田確實沒料到會在這兒看到藤野由美的遺容。門田對多田真理子倒是存在着預感的。發生了哥本哈根的事件後,要是接着出現犧牲者的話,預料可能會是多田真理子。時尚書屋
警官說,由於是不正常死亡,得進行解剖,儘快地分析屍體。這些討厭的事務性問題,使稍微鎮定了的門田又激動起來,又使他陷入了新的忱鬱之中。時尚書屋
土方悅子從人群中走過來,望着蒙上毯子的屍體恐怖地說:
「團長,不得了,是誰呀?」
「是藤野由美。」
「啊,藤野嗎?」悅子獃愣愣地說。時尚書屋
「不得了,團長。剛纔檢查了人數,原澄子沒回旅館。」悅子在門田旁邊說。時尚書屋
「原澄子嗎?」門田簡直不敢信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她是和藤野由美交惡的同室者。時尚書屋
「真的嗎?她早上有沒有出去散步?」
「不,原澄子的鑰匙沒有存放在服務台的鑰匙箱裡,服務台給房裡打電話,敲門,都沒有回答,服務台的人就用另一把鑰匙開門進去,她不在屋裡,床上看不到睡過覺的痕跡。也沒發現鑰匙。看來一定是她自己帶出去了。」
英國的刑警聽不懂日本話,只曉得他們在用激動的表情和語調在交談,自然要表示懷疑了:「什麼不得了的事哪?」
「不,另外……」
可門田趕緊又問土方悅子:「昨晚你和我在門廳分手後,不是又出去了一次嗎?那時門廳的鐘是7點48分。我回到房間從皮箱裡取出感冒藥喝了之後,馬上就睡在床上了。你在外面一直待到什麼時候呢?」

「直到8點半我還在外面,那時團員們回旅館了,我也回去了,」土方悅子斜眼稍微看了看英國警官說。時尚書屋
在旅館檢查發現,今天早上的鑰匙箱裡沒有16室和34室的鑰匙。16室是一樓藤野由美的房間,34室則是原澄子的房間。時尚書屋
刑警從事務員那兒取走鑰匙,要去檢查16室,門田也隨行同去。時尚書屋
土方悅子跟着門田進了16號房,讓她到場見證。刑警打開了被害者藤野由美的一個大皮箱,裡面有一個化妝用品箱,一個旅行皮箱。時尚書屋
這時,兩名年輕的刑警在屋裡到處檢查着,還進了浴室。調查結果是,滯留在湖畔的是本田雅子、西村右子、千葉裕子。三個人都說8點50分左右留在湖邊,在大廳拿鑰匙時是9點01分。那時鑰匙箱裡的鑰匙已經全部沒有了。時尚書屋
藍制服的看門人被警官帶進了房間。時尚書屋
看門人說,「旅館的行李搬運車被推放到湖邊。這兒的搬運工看見了。就把它推回到後門口,我不知道這會不會跟這件案子有關係,先來這兒報告一下。」
「那是輛什麼樣的行李搬運車,先生?」警官看著穿制服的看門人。時尚書屋
「是兩輪手推車,那車已經有點兒舊了,就放在後門的甬道處。不知什麼時候弄到湖岸邊,給扔到那兒了。」青年神采奕奕地說。時尚書屋
「舊的手推車嗎?」警官思考着說,「這輛車和案子無關,放回原處就行了。」
藍制服的看門人垂頭喪氣地被警官催促出去了。時尚書屋
這時,從浴室裡走出來一個長臉的年輕刑警,他用興奮的眼神向靠近門邊的上級發出信號。時尚書屋
裡面還有一名年輕梢胖的刑警正沉着臉注視着瓷洗臉盆。時尚書屋
「伊恩哥爾頓先生,」那名刑警從洗臉盆揚起臉叫着警官,「您來看看這個落水管的窟窿。」
警官替代移開身體的部下,彎腰俯在洗臉盆上,「什麼呀,丹比斯?我看不清楚。」警官差不多把尖尖的臉都塞進洗臉盆裡去了。時尚書屋
「那個出水孔的地方掛着什麼東西?好象是綠色線頭一樣的東西?」
「線頭?」
「上面還有兩、三片魚鱗。」
「魚鱗?」警官從部下那兒一把搶過手電筒,打開照亮了出水孔,嵌在這兒的十字形金屬環反射出光線。時尚書屋
警官把部下遞來的鑷子頭插入金屬環的內側,鑷子尖頭上夾帶出綠色的線頭般的纖維來。纖維上還長着小樹枝般的椏杈是根水藻。時尚書屋
「這種鱗在鱒魚的腹部。全長只有約四英吋,萊本湖裡的鱒魚相當多。」
「這我知道。」
「水藻也是湖中的水草。這種水藻在萊本湖也是司空見慣的。」
「這我也清楚,丹比斯」,警官不滿部下的敘述。時尚書屋
「總而言之是這樣的,不,我想是這樣。」發現情況的刑警擺出謙遜的態度,相當自信地說,「昨晚有人用鐵桶般的容器把萊本湖水運到這兒,裝滿洗臉盆。那時可能有一尾鱒魚連同少許水藻混在裡面。那個人對早就回到房間的藤野由美說,從湖裡逮到一條魚。時尚書屋
藤野由美就進了房間,當然不會大搖大擺地通過門廳而是從後門進來的。我已從服務台的事務員那兒問清後門和便門都沒有上鎖。我想,藤野小姐向那個人表示了謝意,在觀看游動在洗臉盆裡的鱒魚時,頭被後面撳着,硬塞到洗臉盆的水裡。由於地上鋪着瓷磚,她上半身被推按着,腳下就會打滑,身子弓成半圓形。時尚書屋
用洗臉盆的水窒息致死是容易的。罪犯又把屍體從這兒搬到旅館外面扔到湖裡,製造了溺死現場。罪犯把屍體從屋裡搬出去時,從外面把門關上,門就自動鎖上了……」
可是,在房間裡活動的三個擔任鑒定的警察來報告,除了被害者的指紋外,沒有發現一個可疑的指紋。他們還格外細心地偵查了認為是罪犯行兇後關過門的門把手。時尚書屋
「兇手戴了手套。」伊恩哥爾頓喃喃而語。時尚書屋
不一會兒,旅館侍者跟隨經理進來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