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玫瑰旅遊團 第 11 頁


「剛纔您是不是講過手推車的事?」警官似看非看地望着他的臉說。「是講過。」「好,帶我們到那輛手推車那兒看看,經理,您也一起去吧。」門田也跟在三個人後面,看見那輛引人注目的
作者:日松本清張 / 頁數:(11 / 21)

「剛纔您是不是講過手推車的事?」警官似看非看地望着他的臉說。時尚書屋

「是講過。」
「好,帶我們到那輛手推車那兒看看,經理,您也一起去吧。」
門田也跟在三個人後面,看見那輛引人注目的手推車就擱在路邊。時尚書屋
警官自己試着在水泥地上推了推,車輪平滑地轉動起來。車轍後面灑落着淺褐色的砂子。時尚書屋
警官哎呀一聲叫了起來,用指頭指着輪胎,那裡同樣有砂子七零八散地灑落在水泥地上。時尚書屋
門田想,警官的驚叫聲一定是認為這輛車在湖邊放過。湖畔就是這樣的砂地。時尚書屋
丹比斯和土方來到了這個不太清潔的現場。時尚書屋
「喂,丹比斯,你過來躺在這個行李台上試試。儘可能裝得軟綿綿的,象死人那樣。」
丹比斯垂着地上了實驗台,手推車載着他輕微地顫動着。時尚書屋
「既然男人躺在上面也經受得住,那就用不着讓婦女代替我們作實驗了。根據測定,被害者體重不到105磅,由於力學關係,即使是一般的年輕婦女也能把屍體推到很遠地地方。」伊恩哥爾頓警長說。「罪犯從旅館藤野由美的房間裡,把在她本人在洗臉間裡窒息後的屍體放置在後門走廊處的手推車上,一直運到湖中的小島……從後門到小島發現屍體的現場足有一公里。」
「伊恩哥爾頓先生,」土方悅子插嘴說,那輛手推車上有了人的重量後,輪胎的轍跡相應就要變深。然而剛纔刑警丹比斯躺在上面,怎麼沒有這種現象呢?”
警長微笑着說:「那是因為這兒的地基堅硬板結。要是在沙灘洲渚的話,搬運屍體時車輪的痕跡開始就不容易留下來,慢慢就消失殆盡了。」
正在這時,傳來了陣急促騷亂的腳步聲,跑來一個警察:

「警長,又發現了1具日本婦女屍體,去那兒看看吧。」
「在哪兒看見的,匹塔?」警長急忙問值班警察。時尚書屋
「在遊艇下面。我去看過一下,屍體完好地躺在遊艇下面。」
「屍體是在那些兜底曬乾的遊艇下面?」土方悅子在一旁叫了起來。時尚書屋
「啊,哪兒的……」門田站起來失聲衝口而出。他的眼睛裡呈現出岸邊陽光下倒扣着的紅底遊艇群,「那是原……不,能肯定是日本婦女嗎?」
伊恩哥爾頓和丹比斯沒有回答,他們正一起巡查着遊艇的四周,可是,這裡是岩石地面,少土無沙,沒有發現可疑的足跡。時尚書屋
鑒定員來到後,拍攝了倒伏的遊艇原狀,接着撒上白粉,沒顯出指紋。然後警察們小心地抬起了遊艇,土方悅子轉過身,雙手遮住臉。時尚書屋
「果然……」
是原澄子!門田在心裡叫出聲來,她的臉雖然倒伏着,但根據西裝可以判定,身形也確鑿無疑,她西裝和頭髮上都是泥土。時尚書屋
屍檢背部未見外傷,後頸也無繩溝索印,不是勒死的。把屍體翻仰過來時,伊恩哥爾頓看了一眼,就嘟嚷着:
「是溺死的。」
手提包裡放著34號房的鑰匙,弄不清楚她為什麼不把鑰匙放在屋裡。自然也沒寄存在服務台,就死在外邊了。時尚書屋
根據解剖證明,是由於水窒息死亡,死亡時刻在昨晚10點到12點。和藤野的死亡時間相去不遠,她肺和胃吞入了大量的水,與萊本湖的水質一致。時尚書屋
這件兇案不會是一個人干的。遊艇能乘三個人,要抬起倒伏的遊艇一頭,把屍體放進去,再把遊艇扣下去,靠一個人的力量是辦不到的。時尚書屋
「兇手是複數。」伊恩哥爾頓的判斷是有理由的。時尚書屋
局面轉換了。時尚書屋
但是,兩樁不幸的殺人案件卻還沒有解決,轉換是考慮到旅遊團的特殊情況從外部開始變動的。時尚書屋
倫敦的日本駐英大使館派來了參贊和一等秘書,另有巴黎的日本的大使館副參贊桐原五郎。桐原五郎不隷屬於這兒的使館,實際上是警視廳派出的代表,身份相當於警視廳參事級別的高級警官,由於案情已通報了巴黎的國際刑事警察機構總部,因此日本將警官以駐法使館館員的身份派駐在巴黎。時尚書屋
雖然蜚聲世界的蘇格蘭場高級警官同警長伊恩哥爾頓一起來到現場勘證和調查情況,但看來棘手,未能偵破,桐原參贊也從導遊門田那兒瞭解到情況,感到相當為難。時尚書屋
王冠旅行社也直接呈請英國警察當局,倘若沒有重大的嫌疑者,則請儘早準備讓旅遊團動身。大使館也收到了外務省提出啟程的要求。時尚書屋
原澄子的解剖結果判明,死情和勘查的推定完全一致。死因是溺死,可以判斷死亡時刻和藤野由美相近。即4月22日夜間10點到12點之間,也就是兩個女子在同一時間裡溺死於萊本湖水。時尚書屋
可是,對兩個人的作案手法卻不一樣,警長伊恩哥爾頓及蘇格蘭場派遣的休茲探長及桐原參贊報告了推定了作案的要點:
一、藤野山美是在她自己的房間裡被殺,情況是兇手帶來了裝在容器裡的萊本湖水和鱒魚到藤野由美的房間去訪問;把鱒魚連同湖水注滿洗臉盆,讓一、兩尾鱒魚遊蕩着,乘藤野由美正在觀看之時,兇手把她的頭推進洗臉盆的水裡,並且按着使之窒息身死。這樣推定的證明是:水裡含有和萊本湖相同的浮游生物,在洗臉的出水處管子上掛有鱒魚鱗和一片湖藻。其後,兇手把屍體載在旅館的搬貨手推車上,扔到湖上小島的水中,使人看來發案場所象是作案現場。時尚書屋
二、原澄子是在旅館外面被害的,她先被推落在附近湖岸處的水中窒息而亡,兇手接着將屍體拉上來。藏在岸邊倒伏曬乾的遊艇底下。時尚書屋
三、這兩處都沒查出兇手的指紋,在岩石裸露的現場也沒留下腳印。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