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玫瑰旅遊團 第 12 頁


兇手不是單獨的,因為在同一時間帶裡,差不多是一個小時左右施行如此複雜的兩種手法,一個人是難以勝任的。只要看一下原澄子的情況就清楚了,靠一個人的力量搬運那麼重的遊艇,又把潮濕的屍體塞
作者:日松本清張 / 頁數:(12 / 21)

兇手不是單獨的,因為在同一時間帶裡,差不多是一個小時左右施行如此複雜的兩種手法,一個人是難以勝任的。只要看一下原澄子的情況就清楚了,靠一個人的力量搬運那麼重的遊艇,又把潮濕的屍體塞進去,這近乎不可能。時尚書屋

陌生的外國人要是出入藤野由美的房間,不會不引起人們注意,如果不是和藤野由美關係密切的人,即使是再希罕的鱒魚,也不會將她領進只有一個女人的房間裡去。時尚書屋
再者,外國人不會有殺害兩個日本婦女的動機,從屍體解剖來看,既沒有性的暴行痕跡,亦沒搶奪走貴重的錢財。而且,要是外國人一時的作案,也不會有如此周密的作案計劃。時尚書屋
集中到複數作案這一點上,在日本人方面探求嫌疑犯是不可忽視的。嫌疑犯一共有30個人。時尚書屋
嫌疑犯眼下雖未判明,但在今後的旅途中,兇手必定會露出馬腳。只需要等待,總之,為要蒐集更多的證據,暫不宜採取行動,任其自由表現,這樣,團員們也可以從這種軟禁狀態中得以解放,而愉快地繼續原計劃的旅遊。時尚書屋
根據這樣的想法,旅遊團可以戾程了,這天旅館門前,通訊員鈴木走到門田身旁和他握握手。時尚書屋
「門田先生,這次給您添了麻煩,真得好好道謝,虧得《體育文化新聞》和周刊雜誌退回了預約的原稿,」絡緦鬍子的臉高興得變歪扭了。時尚書屋
「那好哇,請別再捕風捉影地寫了。」門田叮嚀着。時尚書屋
旅遊團當晚乘夜車離開愛丁堡站赴倫敦。時尚書屋
土方悅子在希思羅機場結日本發了兩份電報。時尚書屋

五 助手之疑

瑞土客機早上十點啟程。時尚書屋
飛駛過藍色的海峽時,土方悅子眺望着航行在海上的小小的白色輪船,沉浸在沉思中。時尚書屋
藍眼珠的空中小姐看著窗外站起身來,戴着白手套,握著麥克鳳,用瑞士語和英語通知乘客做好降落準備。時尚書屋
廣島常務和江木奈歧子從倫敦飛來的消息,並沒有改變第2天早上門田帶領遊覽少婦峰的預定計劃。時尚書屋
新的日程安排表是這樣的:10點鐘結帳,離開伯爾尼旅館,將團員的大宗行李一起暫時存放在旅館裡,直到下午4點從山上回到旅館領取行李,乘巴士去日內瓦,在下午12點出發的國際列車上就寢,翌晨到達巴黎。時尚書屋

「星野!」游少婦峰時,門田喊住星野,星野轉身站住。時尚書屋
「喔,是要聽我講看見的事?」星野對著門田微微一笑,那種冷冰冰的微笑,使人感覺到好象揭示了她所知道的秘密。時尚書屋
「星野,你知道嗎?這次發生的案子,使我很煩惱。作為導遊我感到責任很大,」門田現出焦急和可憐的神情。時尚書屋
「喔,那我知道。」她點了點頭。時尚書屋
「說實在的。廣島常務馬上就要從伯爾尼到這兒來了,他是從倫敦飛到伯爾尼的,廣島來這兒,我總得有什麼參考材料吧。不然我真要被認為是個無能的男子了」。時尚書屋
「喲,我看見的可是和殺人的事件完全無關哪,」星野加根子說,但還是使用平靜的語調和表情。時尚書屋
「不管怎麼都行,請你告訴我吧。」
「門田先生,據說在安科雷季機場小賣站,藤野由美買了個紅寶石戒指丟失在洗手間裡了,是嗎?」她說得更輕了。時尚書屋
「是的」。時尚書屋
「現在沒有一個團員在這兒我可以說,那個戒指沒有丟,藤野由美退回給那家小賣站了。」
「啊?」門田大出所料,簡直以為自己聽錯了。時尚書屋
「那,那麼該怎樣理解呢?」
「確實被我看見了。我裝着在另外一個商店看櫥窗,這時大家都已經集合,準備出發了。」
門田回憶着當時的情景,星野加根子是最遲來到檢票處的集合地點的,他還記得當時她那格格作響的急促腳步聲,接着藤野由美和去找她的土方悅子也一起回來了。時尚書屋
那麼,土方悅子說她和藤野由美在洗手間一塊兒找紅寶石戒指,又是怎麼回事呢?時尚書屋
「是你的助手土方悅子在商店裡把那個戒指退了貨,收回了錢。」
門田懷疑星野加根子會不會在添枝加葉地胡說一遍,可即使她的臉上流露出心術不止的表情。但在眼神裡沒有映現出任何虛偽的成份。時尚書屋
「我知道你肯定會懷疑我的話,可剛纔說的都是事實。」她好像看透門田的心似的說。時尚書屋
「藤野看到土方,就托土方把剛買的戒指給退了。藤野的英語講得挺好,所以不會在語言問題上求助于土方。而且,安科雷季機場商店的售貨員,也差不多懂日語,會講一些常用的日本語和商業用語,那個自吹自擂、變換辭令、追尚虛榮的藤野由美,得不張揚地把剛剛購得的戒指退掉。假使是我遇到這樣的事,也會覺得不體面而踟躕不前的。時尚書屋
當然。售貨員也會不情願加以拒絶的,因此藤野看到來找本團團員的土方,就請代她代為退貨。」
「那麼,土方就那麼辦了嗎?」
“土方輕盈地接受了,馬上就把戒指退給了售貨員。因為是代辦他人的事,被托的人也就不介意麵子問題。然後我離開那兒回到集合場所。藤野和土方站在路的那一頭,和原先的那個商店售貨員交涉着。時尚書屋
正在這時,才下飛機的德意志航空公司乘客一下子蜂擁而來。至于最後的情況如何,我就看不到了。時尚書屋
「這些情況土方怎麼沒告訴我呢?」門田滿腹狐疑地自語。時尚書屋
「可能是藤野不讓土方講出去吧?要是大家都知道了這件事,那自我顯示欲強烈的藤野由美不就無地自容了嗎?」
星野加根子說畢,馬上就離開了。時尚書屋
門田沒再去注視星野加根子的身影,他坐在石頭上,用雙手支撐着低垂的頭。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