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玫瑰旅遊團 第 13 頁


土方悅子隱匿了安科雷季戒指的真相。門田念叨着悅子為什麼會出賣他?她要是恪守着藤野由美的信約而保持沉默的話,那就不是一件小事。門田憂心忡忡起來,把這件事放在與周圍的事情聯繫起來考慮。
作者:日松本清張 / 頁數:(13 / 21)

土方悅子隱匿了安科雷季戒指的真相。門田念叨着悅子為什麼會出賣他?她要是恪守着藤野由美的信約而保持沉默的話,那就不是一件小事。門田憂心忡忡起來,把這件事放在與周圍的事情聯繫起來考慮。這就產生了新的意義。時尚書屋

由於當事人藤野由美被害,她退還戒指的事,土方悅子自然必須得說出來,縱使與藤野由美的被殺沒有直接的關係。然而,土方悅子什麼也沒有吐口。時尚書屋
門田憂心忡仲,仔細檢點着認識土方悅子以來的言行。他架起雙臂,久久地思忖着。他坐在石頭上的臀部作痛,就站了起來。這時教堂的鐘聲開始在耳邊鳴響起來。時尚書屋
鐘聲從山麓向山腰擴散,一直傳到了遙遠的何依加和少婦峰的白色山頂。聲波沉到谷底,流到牧野,遍佈山區各個村落。雪山上的人、牧人和修女們,隨着鐘聲都立即合掌,對著天空中的雲霞,虔誠地祈禱。時尚書屋

六 糾葛在軍事基地

旅行團到倫敦後,蘇格蘭場不能不進行取證,不然證人將飛回日本。警方的審訊場所借用斯賓奈旅館會場。時尚書屋
審訊主題是關於在蘇格蘭的萊本湖畔發生的兩名日本婦女被殺事件。這種審問形式稍微有些變化。時尚書屋
擔任審訊的是發生罪案國的英國警察當局,其次序排列如下:
倫敦警察廳刑偵科:探長格里福托·休茲及探長助理格林·愛邦茲;
蘇格蘭金羅斯警察署:警長愛德華德·伊恩哥爾頓;

擔任記錄的警察二名;

日本方面是駐法使館桐原參贊以旁聽人資格列席,尚有駐瑞士使館已在伯爾尼的第1等秘書高瀨和二等秘書臼井參加。時尚書屋
作為參與人身份,列席的有王冠旅行社常務董事廣島淳平和旅行評論家江木奈歧子。時尚書屋
受審的是由王冠旅行社組成的全部28名「玫瑰旅行」團員加上導遊門田良平和講師土方悅子。時尚書屋
28名團員雖然現在還是參與人,但由於審訊結果會發現嫌疑犯,所以28名參與人同時也是潛在的嫌疑犯。時尚書屋
門田眺望着這一組彩色照片般的窗景,室外的寒冷空氣似乎透過玻璃窗流入了會場。這不是巍峨的雪峰的視覺作用,而是懾于這個「審判庭」的氣氛森嚴。時尚書屋
門田對土方悅子還保留着不信任感,星野加根子在遊覽時密告的事,肯定是事實。時尚書屋
坐在江木奈歧子旁邊的是廣島常務,門田看著這並排的第3個人,他那側面上着實流露出沉痛的表情。時尚書屋
「現在開庭。」休茲探長莊重地咳了一次說。時尚書屋

休斯起初簡單地瞭解了二十八團員的身份。時尚書屋
團員們逐個簡單敘述了自己的情況。旁側負責記錄的警察記下的是江木奈歧子滔滔不絶的翻譯。時尚書屋
「室友組成以後,她們相互之間的感情融洽嗎?」
門田意識到審問者在說藤野由美和原澄子的事,他敘述了被殺的那兩個人閙彆扭的事。時尚書屋
「藤野由美和原澄子閙彆扭的原因是什麼呢?」休茲探長眼裡閃出冷冰冰的光。時尚書屋
「原澄子說過藤野由美有不潔之感。」
「當時,原澄子希望什麼人為新室友呢?」
「是多田真理子小姐。」
靜寂的會場的參與人之間,開始了一陣嘁嘁喳喳的議論聲。時尚書屋
「土方小姐,」休茲探長對土方悅子說。時尚書屋
「剛纔門田先生說的確是那麼回事嗎?」
土方悅子站起來說:「確實如此。」
「團員什麼時候還在湖畔,什麼時候回旅館的?」他問。時尚書屋
「我想差不多九點鐘左右吧?以後大家也是那麼說的。」
他問土方悅子,「你一直等到最後嗎?」
「不,我傷鳳了,很早就回到房間去睡覺。」
「土方小姐,你是什麼時候到湖畔去的?」
「我沒去湖畔。由於門田感冒了,他八點左右回房睡覺後,差不多過了40分鐘,我回到房間,看著書就睡着了。」土方悅子回答。時尚書屋
「這麼說來,門田和你都沒有最後看見團員回來嗎?」
「嗯,我看這樣做是有理的。我們要是一直在大夥兒的旁邊待着,看起來象是在監視大家似的,那天晚上,門田和我都沒有責任,很早就離開了,聽任大家自由行動。」
休茲探長讓金羅期警察團警長愛備華德·伊恩哥爾頓概略敘述案件發生後的偵破情況。時尚書屋
聽完後,休茲探長不慌不忙地用質詢的眼神看著廣島淳平,高瀨一秘翻譯了他的問題:
「廣島先生,現在是不是請你講一下你所掌握的有關被害者藤野由美和原澄子的身世。」
廣島用力點點頭,從口袋裏掏出筆記本:看了一下,向大家說明了他的意見。時尚書屋
他講完之後,休斯探長站了起來。他點燃一支菸,講了起來。時尚書屋
“現在重複一下伊恩哥爾頓警長的話,就象諸位聽到的那樣,關於這個案件的幾個疑點,我將其整理之後,得出了兇手不是複數而是單獨作案,不是來自外部的人員,而就在這個旅行團內的這樣的不幸結論。從兇手非常縝密地計划進行殺人的手段看來,這是個極其聰明能幹的人。時尚書屋
“現在進一步仔細分析一下伊恩哥爾頓警長舉出的疑點:即兇手恐怕既得到藤野由美又得到原澄子的信任。這兩個雖是室友,卻不很友好,可又對兇手寄予信賴之感。關於兩名被害者房間鑰匙的問題,藤野由美的16號房鑰匙是在房裡發現的,原澄子的34號房鑰匙則在和屍體一起的手提包裡。這兩把存放在服務台的鑰匙,是在兩個被害之前取出的。時尚書屋
兇手考慮要在作案中設置障礙,我想是偽裝成她倆在9點鐘左右從湖畔回來了。時尚書屋
每個團員的房間都是單間,要是鑰匙從服務台取走了,大家會相信,每個人都回到了房間。時尚書屋
格里福托·休茲探長冷漠的眼光,宛如靜靜蕩漾着的微波,在眾人席位上來回掃視着。他那意味深長的眼神,仔細地逐個窺伺着婦女們,似乎在等待着有什麼反應。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