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玫瑰旅遊團 第 14 頁


可是,眾人那邊雖然傳出了嘁嘁喳喳的騷動之聲,卻沒有休茲探長期待的那種顯著的反應,因而無法取得識別嫌疑者的線索。休茲深長正想問門田,卻又改變了主意,把目光投向眾人席間。「如果
作者:日松本清張 / 頁數:(14 / 21)

可是,眾人那邊雖然傳出了嘁嘁喳喳的騷動之聲,卻沒有休茲探長期待的那種顯著的反應,因而無法取得識別嫌疑者的線索。時尚書屋

休茲深長正想問門田,卻又改變了主意,把目光投向眾人席間。時尚書屋
「如果有可能的話,多田真理子是否回答一下我的問題?」
隨着高瀨的日語翻譯,多田真理子大聲地答允着,她在大家好奇的視線注視下。臉上沒有一丁點兒羞恥的表情,甚至感到被眾人環視十分光彩,因此,面帶者誇耀之色。時尚書屋
「你是否可以說明一下有關在哥本哈根的皇家飯店蒙受的災禍?」
門田望着多田真理子那信口雌黃的神情,她萬萬不會料到原澄子曾說過自己在說謊,而在這裡暴露出來。時尚書屋
高懶一秘的翻譯剛結束,多田真理子馬上舉起手來。休茲探長雖摸不清就裡,卻神色若定地用眼光許可她發言。時尚書屋
「有一個問題,」多田真理子站起來說,「休茲探長說我受到的災難和萊本湖的殺人案無關,那麼,在安科雷季機場藤野由美買的紅寶石戒指丟失一事,是不是也與殺人案無關呢?」
多田真理子詳細敘述了那個戒指丟失的事。時尚書屋
這時有人舉手要求發言,休茲探長用眼對著那兒作出許可的表情,一個中年婦女站了起來。時尚書屋
「我叫星野加根子。」她對翻譯自報了姓名,「剛纔說的藤野由美在安科雷季買的紅寶石戒指一事,與事實不符,它並沒有丟失,而是藤野由美退還給了商店。這件事是我目擊的。」
探長着問:「星野,我對你的話挺感興趣。當時只有你一個看見了嗎?」
星野加根子露出置信不疑的神色。時尚書屋
「與共說還有目擊者,倒不如說是受到藤野信任,代辦戒指退貨的人,她就在這兒,就是坐在門田先生的旁邊的土方悅子。」
休茲探長對纖小的土方悅子發問:「土方小姐,對剛纔星野加根子的發言,你是怎麼認為的?」

土方悅子站起來。時尚書屋
「剛纔星野加根子說的全都是事實。」
土方悅子的回答剛結束,婦女之中又一次傳出了嘆息聲,探長問:
「那你為什麼至今還全部隱瞞呢?」
「那是藤野由美要求我對大家保密的。藤野由美買了那麼貴的東西,馬上就後悔了,說要是退貨的事讓大家知道了,也挺難為情的。」
「可是,當事人已經死了,你完全可以說出真實情況來。」
「探長先生,說出真實情況的機會到處都會有的吧?那丟失戒指的話題消遁之時,再特意把它提出來就大可不必了。但現在藤野由美既然已經死了,過于格守死者的信約也是用不着的。」
探長撐着臂肘交叉起雙手指,間:
「土方小姐,你對門田先生講過那些情況沒有?」
「沒告訴過門田先生。」
「為什麼呢?」
休茲探長的質問,實際上也就是門田聽到星野加根子的「告密」以後想問土方悅子的話。時尚書屋
「門田先生是這個團體的負責人。本來也可以講給他聽的。」土方悅子立刻說,「不過,隱瞞那件小小的事件,是為了維護死去的藤野由美的名譽。說明白些,是為了維護她的虛榮心。時尚書屋
就是這個意思……何況,戒指之事和萊本湖畔的殺人案也沒有什麼關係。如若我考慮到這件稍微有些關聯的話,我還是會和門田講清楚的。」
為此,探長環視着在坐的人問:還有其它類似的事故嗎?那也許會成為我們重要的參考線索。”
大家都沒發言,回答的是沉默。時尚書屋
伊恩哥爾頓警長向休茲探長要求發言。時尚書屋
探長同意,他於是說:「我從剛纔土方悅子小姐的發言中感到某種興趣。為什麼呢?關於被殺害的藤野由美的行動不是自發性的,而有其它因素。根據星野加根子的發言,土方不得己才講出來,她始終還對這個旅遊團的負責人門田先生保持沉默。她說隱瞞安科雷季商店退還戒指一事,是為了維護藤野由美的名譽。時尚書屋
我覺得這種說法多少有些不自然。由於藤野由美不知是被誰殺害的,她至少應該將這件戒指的事告訴門田先生,引起他的注意,這難道不符合正常的感情嗎?顯然,土方小姐在我們于萊本湖搜查之時,也沒提起那件事。」
伊恩哥爾頓接着又侃侃不絶地說下去,「我剛纔已經談過菜本湖畔的殺人案偵破過程,還想指出一些其中的若干疑點。」
「我考慮殺害兩個人的兇手是同一個人。可以認為這個人在這個團體裡有着特殊的地位。因為相互關係緊張的藤野由美和原澄子兩人都信任兇手。」
「這兩名被害者共同親近的人物,對誰都不會偏頗而取平衡,想象得出,可以說是個不偏不倚的中立人物。這個人應該是什麼樣的身份呢?我想,譬如提供率領這個旅遊團的導遊。導遊出於其義務或是職業性的原因,能夠接觸任何一個團員,自然也受到每個團員的信任。A和B雖然不和,但都會對擔任導遊工作的人有信任感,對導遊說的話,也高興地亦步亦趨,甚至會將自己的私事去告訴那個人的。時尚書屋
照這麼考慮的話,那個人物從條件方面自然就被限定了。我在這兒不得不指出,具有這種資格的應該是土方悅子小姐。」
滿場轟然,這般衝擊波就象地震般地軒然作響。被指名道姓的土方悅子,在一瞬間用眼光掃射般地看著伊恩哥爾頓的臉,現出了何等悲壯剛毅的表情!
伊恩哥爾頓繼續說著[
「試將土方悅子對照一下方纔陳述的條件,她的環境完全符合,而且她說在22日晚8點40分左右,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本職認為,沒有一個團員目擊她八點四十分進入了房間,因為那時所有的團員都還在湖畔未回旅館。她雖然稱從8點40分進入自己房間睡覺了,可沒人能證明,從這方面不得不說,無法提供不在現場證明。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