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玫瑰旅遊團 第 17 頁


「不,雖然不能確鑿地回憶,我確定是在阿姆斯特丹的什麼地方讀過那份報紙。」“說起來4月10日出版的還是最新的報紙。而且我回想起我曾把那篇文章剪了下來,但那不是《朝陽新聞》報,而是
作者:日松本清張 / 頁數:(17 / 21)

「不,雖然不能確鑿地回憶,我確定是在阿姆斯特丹的什麼地方讀過那份報紙。」

“說起來4月10日出版的還是最新的報紙。而且我回想起我曾把那篇文章剪了下來,但那不是《朝陽新聞》報,而是它的副刊《旅行特集》。這本書究竟有沒有在歐洲發行,只要請警察調查一下,馬上就會有分曉。時尚書屋
一聽到「報紙副刊」這個詞,鈴木似乎吃了一驚,但立刻又恢復了平靜,回答說:
「在哪裡看到的,實在記不清了。」
門田在翻譯時驚嘆不已。時尚書屋
「歸納以上的話,你堅持說在三年裡沒有回過日本,事實上你在今年回日本探過親。那正是組成這個團體的時候。我想這一點,只要由日本警方調查就會清楚。」
鈴木什麼也沒說,沉默起來。他那與眾不同的額上刻着深深的皺紋。時尚書屋
土方悅子把身體恢復到原狀。時尚書屋
「向休茲探長報告,現在可以推定有一個人持有殺人意圖,那就是這個通訊員。他處在易於接近窺伺對方的立場上。首先,對象是玫瑰旅行團,下一個焦點就是團體中的對象。可是,報刊通訊員怎麼也無法接近婦女旅遊團。時尚書屋
為要接近就得創造機會。這種機會,作為通訊員自然是可以設法得到的,那就是以前屢屢提到的哥本哈根發生的多田真理子的奇遇。姑且不談那個事件是怎麼回事,但對通訊員卻是件幸事。寫出聳人聽聞的報道是幸運的偶然機會。」
“那通訊員為什麼要寫重大失實的報道呢?是通訊員功名心所致的,還是打算期待讀者反應呢?我認為這位通訊員的情況不屬於這種範疇,他的目的在於創造時機接近旅遊團,因而才發稿將哥本哈根旅館的多田真理子奇禍,寫成帶有極其刺激的煽惑人心的文章。時尚書屋

“我還在想,在溫莎城,通訊員隨各報記者執拗地採訪着。那時我偶然目擊到藤野由美被通訊員採訪的情況。出於對新聞記者採訪的厭惡感,我希望他和藤野由美的談話時間能短些。而藤野卻巴不得通訊員的採訪談話能夠長些。時尚書屋
他們從大街走向人跡稀少的衚衕裡,究竟採訪什麼事,因為離得相當遠。聽不到說話的聲音。時尚書屋
“萊本湖畔的兇犯,也是將藤野由美長時間阻留在湖邊的。這實在是與那次採訪雷同的事。團員至遲九點鐘回到旅館後,藤野還晚了一個多鐘頭。時尚書屋
“我將這件事和在溫莎城看見的通訊員過長的採訪聯繫起來看,那不是單純的採訪活動,而是通訊員想要把什麼事講給藤野由美聽。能不能可以認為他是在說服勸誘她呢?倘若那麼推理的話,藤野由美順從他的意見,留在萊本湖畔的解釋,就順理成章地成立了。時尚書屋
“可是,還有一個被害者原澄子,我想她也是被通訊員說服來到湖濱的。她不是留下來的,而是去的。通訊員如何試探說服原澄子的呢?我有一個推測留在以後再說。我想,兇手計劃讓原澄子回了一次房間,設法讓她以後再去一次湖畔。時尚書屋
“原澄子過了九點從湖畔回了一次旅館,那時她是一個人。我認為是她從服務台的服務員處把自己房間34號鑰匙和藤野由美的16號房鑰匙一起取了出來。時尚書屋
“同時取起兩把鑰匙的應該是日本婦女,不是藤野由美就是原澄子,根據兇手在洗臉間設下的圈套考慮,可以推定藤野沒有從湖釁回過自己房間。這樣,兩把鑰匙就是原澄子從服台取走的。總之,是原澄子協助兇手取起了藤野的16號房鑰匙。時尚書屋
“這個推定產生了另一個推測,那就是藤野由美和原澄子同時留在湖畔,兩個人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時尚書屋
“我猜想,兇手先告訴藤野由美,室友原澄子是破壞藤野今後前程的危險人物,這話可能在溫莎城遊覽時就開始講了。那時對她採訪談話用了很長時間,實際上那是在進行說服勸誘。由於凶後以後接近了旅遊團周圍,可以斷定不斷有那種說服勸誘的機會。時尚書屋
“我想,藤野看到原澄子,已經忘卻了和她有特殊接觸的事。因為直到份敦的旅館為止,藤野的表情沒有什麼變化。十分明顯的是,提出變更室友的只是原澄子,而藤野則什麼也沒說,可以斷定,藤野不知道原澄子是札幌的原婦產科醫院院長的妻子和那家醫院原先在千歲町的事,其理由就是在配團員的團員表裡,僅僅只有團員名字而沒寫上身份及其它事項。時尚書屋
“只要原澄子說出一句話,沒準就會破壞她的好事。她就會成為家庭中的累贅。時尚書屋
“藤野認為,或許對方會葬送對社會有益的自己的前程,為了保障自己的生活,要協力殺害這個寡婦。時尚書屋
“湖濱的殺人順序究意如何進行,恕我不能詳盡推察。和剛纔伊恩哥爾頓的推理相悖,我想原澄子是先被推人湖裡的。這樣推定是有理由的。其一就是將原澄子的屍體放人遊艇底下的事。時尚書屋
迄今為止,雖然認為把手推車當作槓桿撐起倒伏的遊艇,將屍體放進去,即便靠一個人的力量是可以的。但是,兩個人行動的推定會自然些。時尚書屋
“接着,原澄子被兇手用已經說過的方法淹死了。那時她帶來的兩把鑰匙還放在手提包裡,兇手從包裡取起一把16號房的鑰匙。時尚書屋
“然後,兇手和藤野由美一起把原澄子的屍體拖上湖岸,塞人了倒伏着的遊艇之下。那輛手推車將其代用槓桿,以被認作是單獨作案,這是兇手的狡黠。至于也被牽聯進了這個案子,我這倒不害怕,而是明白了伊恩哥爾頓警長的那席話,也中了兇手的圈套。時尚書屋
“殺害原澄子後,兇手又突然襲擊剩下的藤野由美,將其推入湖中溺死,這恐怕也是操縱兇手的人所謂『為了自己一個人而殺害兩個人』的理論吧?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