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玫瑰旅遊團 第 19 頁


“可以推定,原澄子嫌惡藤野由美不潔的真實理由,是由於藤野由美在千歲時代是原婦產科醫院的患者。原澄子在這個旅遊團裡,看到藤野由美,就恢復了她曾經是患者的記憶。作為醫院院長之妻,和曾經
作者:日松本清張 / 頁數:(19 / 21)

“可以推定,原澄子嫌惡藤野由美不潔的真實理由,是由於藤野由美在千歲時代是原婦產科醫院的患者。原澄子在這個旅遊團裡,看到藤野由美,就恢復了她曾經是患者的記憶。作為醫院院長之妻,和曾經受過治療的基地女郎同宿共眠,肯定是不能忍受的。藤野由美由於歲月的漫長,加之原澄子在醫院裡是眾多護士之一,記憶已經淡漠了。時尚書屋

如若藤野由美回想得起來的話,也會希望更換室友的。原澄子不僅記得藤野由美的臉,也許還記得她的名字。為什麼呢?我忖思她曾經在暗帳上登記過患者的名字。時尚書屋
“那麼,江木先生在名冊看到原澄子和藤野由美的名字,就馬上辭退了講師,那又有什麼因果關係呢?江木先生是要迴避原澄子呢,還是要躲避藤野由美呢?時尚書屋
“我認為這兩個人都是先生忌避的對象,說起來,江木先生當時也生活在熟悉該兩人的環境之中。時尚書屋
“原澄子只記得千歲町時代婦產科醫院的患者,藤野由美沒準也記得住這麼個人,坪內文子原先是江木奈歧子的名字,在多數人的記憶中已然消失了。時尚書屋
「可是,僅僅根據筆名還不能判明,當時認識她的人,一看見她的臉,立刻就能斷定是坪內文子。江木先生在名冊中發現了原醫院院長之妻原澄子和藤野由美的名字,察覺到這種危險,立刻辭了退了講師。」
不知是誰叫了一聲,又剋制住了,扭曲着身體。時尚書屋
土方悅子低頭沉默了一會兒,咬緊着牙關,不久,她仰着臉似乎沒有看見獃若木鷄的江木奈歧子,凝視着休茲探長又侃侃長談起來。時尚書屋
“如上所述,鈴木先生之所以瞭解的30名團員人數,可以推溯在我們組團時他回日本『探過親』。鈴木先生批評《朝陽新聞》4月10日刊出的江木先生的文章裡有幾處錯誤,這份報紙的副刊是否到過阿姆斯特丹還是個疑問。要是鈴木先生回過國,就能理解他有讀到這份報紙的機會。4月10日的報紙,是在玫瑰旅行的團員名冊確定以後出版的,正好是江木先生辭去講師推薦我之後不久。時尚書屋
“團員的人數以及我的名字叫土方悅子的事,是鈴木先生『探親』之時和先生見面時聽說的。既然裝作不知情況,一方面沒向門田先生打聽團中的人數,一方面又不留神脫口叫出我和姓名就顯得失態。時尚書屋
“我認為江木先生和鈴木先生以前是認識的,那是在江木先生撰寫旅行記在北歐旅遊之時。托爾珀爾珊小姐雖然作為江木先生的嚮導兼翻譯在丹麥陪同旅行,但這種旅行不會只是兩個女人。我想還會有一個人存在,那就是鈴木先生。因為鈴木先生是托爾珀爾珊小姐的情人。時尚書屋
……也許江木先生和翻譯托爾珀爾珊小姐在一起,沒有鈴木先生。江木先生來到丹麥,在哥本哈根和鈴木先生邂逅相遇,結成了親密的關係,亦未必是過于臆測。時尚書屋
“反正這是任何人也不清楚的事,這篇旅行記故意隱瞞了這個問題。江木先生不提及托爾珀爾珊小姐的名字,只模糊地記敘了『和翻譯一同旅行』,而隱瞞了另一個人。旅行記隱匿了托爾珀爾珊小姐的名字,我認為是出於一種防禦的心理。在哥本哈根的小酒店裡,托爾珀爾珊小姐剛要對門田先生談些什麼,就被鈴木先生止住了的事,諒未也能推測剛纔的事情。時尚書屋
「據門田先生說,鈴木先生看了江先生寫的《朝日新聞》的隨筆,激烈的抨擊了在那篇旅行記中至少有五處錯誤。為會麼他要對江木先生的著述施以強烈的批評呢?為什麼要在門田先生面前吐露出這樣的話呢?一般來說,江木先生作為講師參加門田先生的團體,出於禮儀是不能這麼批評的。相反的是,鈴木先生在門田先生面前指責挑剔江木先生的著作,意圖是不讓門田先生察知他和江木先生之間的關係。我想這件事也是幫助自己推測的有力材料……」

土方悅子說到這裡,江木奈歧子站了起來。時尚書屋
「休茲探長,」她竭力抑制着自己失掉理智的慌亂,雖然後邊露出一絲微笑。時尚書屋
「剛纔土方悅子的陳述,完全是捕風捉影的無稽之談。這是對我的惡意中傷,重大的中傷。」
伊恩哥爾頓警長顯出恍惚莫測的狀態,休茲探長隨着抗議者的發言,即席質問:
「你是否打算全面否定土方悅子的陳述內容?」
「不,探長,承認其中一部分是事實。」江木奈歧子用焦躁的聲調回答。時尚書屋
「承認哪一方面是事實呢?」
「我的本名是坪內文子,筆名是江木奈歧子,這是事實,不過,筆名當然不是化名。」
「土方悅子說的是否完全是事實?」
「很少。其中很細微的一部分。」
「你和這位日本《體育文化新聞》及其它日本週刊雜誌通訊員鈴木道先生認識嗎?」
江木奈歧子用證人般的態度仔細端詳着鈴木的臉。時尚書屋
「不,不認識,現在第1次在這兒看到他。」地明確地回答探長。時尚書屋
「鈴木先生,對嗎?」探長問絡腮鬍子鈴木。他的表情可能被那濃密的鬍鬚掩蔽住了,看起來變化不大。時尚書屋
「我也是今天在這個席座上第1次遇到江木奈歧子。」
探長繼續對鈴木先生訊問:「您是否認識土方悅子提到的、門田先生在哥本哈根小酒店裡遇到和你在一起的托爾珀爾珊小姐?」
「那是我的女友。」
「你是否知道幾年前江木奈歧子在丹麥旅行時,托爾珀爾珊小姐擔任江木先生的翻譯兼嚮導之事?」
「那是托爾珀爾珊小姐以後無意中告訴我的。」
「土方小姐推測你也參加了那次旅行。」
「愚蠢的推測。我當時到西班牙、葡萄牙、摩洛哥周游了約一個月,根本沒有在哥本哈根或是丹麥。」
「你在4月10日前後回過一次日本嗎?」
「回過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