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玫瑰旅遊團 第 2 頁


江木奈歧子低垂下頭,扭過臉默默站立起來。她從容廳角落的桌子抽屜裡,取出一個薄薄的小盒子,把兩粒小藥片倒在手掌上,含入口中吞了下去。她看來是時常服用,吞得相當熟練。門田暗暗瞥了一眼小
作者:日松本清張 / 頁數:(2 / 21)

江木奈歧子低垂下頭,扭過臉默默站立起來。她從容廳角落的桌子抽屜裡,取出一個薄薄的小盒子,把兩粒小藥片倒在手掌上,含入口中吞了下去。她看來是時常服用,吞得相當熟練。門田暗暗瞥了一眼小盒標籤。時尚書屋

藥名是tranguilizer,一種精神安定劑。時尚書屋
「實在抱歉,請您向廣島先生還有參加這次旅遊的各位表示歉意,門田先生,請您幫我的忙,否則會發生關係終生浮沉興衰的大事。」
「終身浮沉興衰?太說大了吧?」門田愣住了。時尚書屋
「不,是真的,正因為這,在電話裡沒法說,確實是這麼回事。」
江木奈歧子所指的事,是兩天前被讀者稱為第1流婦女雜誌《女性思潮》編輯約她寫長篇遊記體文章一事。她自己至今只寫雜文。為感激這第1流雜誌的關注,總想寫成應付過
去。如果成功的話,她就站得住腳。偏偏槁約期截止到下月七日,只好不去旅行。雖然違約於心不安,然而這種運氣恐怕不會再來第2次,她盼別人能理解自己把精力傾注于此的心境,並希望能得到支持。時尚書屋
江木奈歧子望着門田困惑的臉,又說:「我準備冒昧提出一個替代的人,對外可以說是我日常工作的助手。相信大家會滿意繼我之後的人選。」
門田囿于一個人難以決策,決定起身離席。時尚書屋
「那個替補的人選請務必放心,請對廣島先生致以衷心的問候。」江木奈歧子將門田送到門口,把手搭在他肩上,用懇切的口吻說著。時尚書屋
這個替補的人叫上方悅子,到此,也只好權且這麼辦了,旅行團確定成員,配齊角色,爾後就該出發了。時尚書屋
4月15日晚上7點40分,在羽田機場的國際航線特別候機室裡,舉行了王冠旅行社的歐洲旅遊團「玫瑰旅行」結團儀式。時尚書屋

SAS客機22點15分啟航,向北經由哥本哈根直抵倫敦。預定到達安科雷季為當地時間15日l0點45分,在候機廳待一個小時,1l點45分出發。大家到達哥本哈根為16日6點50分。時尚書屋
特別候機廳裡,除了30名團員和導遊門田良平、代理講師土方悅子以外,還擠滿了前來送行的家屬和朋友,就連走廊裡也塞滿了送客。離出發時間越近,送客的人就會越多。時尚書屋
截止的三天前報名申請者是二十三個。在這以後超過門田的預想,又增加了七個人。在結團儀式中,團員們各自作了自我介紹,門田則拿着團員名冊核對著。土方悅子也俟每人自我介紹結束,用鉛筆在名字上做個記號。時尚書屋
這30個人的旅館住房分配,按一室兩人,正好分成15組,大體上以居住地區、年齡、職業等為標準決定同室的人。這是門田的決定,尚未逐個探詢本人的意願。室友次序如下:

①北村·杉田;

②竹田·深山;

③星野·多田;

④原口·田村;

⑤曾我·宮原;

⑥鈴木·中川;

⑦浦道·小林;

⑧佐藤·川島;

⑨本田·折原;

⑩西村·金森;

⑾千葉·浜野;⑿喜多·福島[
⒀黑田·日笠[

⒁戶道·上田;

⒂原·藤野。時尚書屋
門田在特別候機室結團儀式開始前散髮這份「室友一覽表」,並對每個人都懇求着:
「這個方案已經確定,25天的旅行就照此執行了。多少總有和您不投緣的地方,還望多將就些。由於是團體旅行,希望不要影響大家的情緒。我希望大家能在一片和睦友好的氣氛中愉快地旅行。」
各自肯首應允了。一想起25天裡要和素不相識的女子在一個房間裡生活,不少人都相當關心地看著室友的名字。時尚書屋
在結團儀式上,廣島常務理事代表主辦者作簡短致詞。他說,王冠旅行社對於這方面的業務具有相當長的歷史和經驗,至今沒有出過一次差錯。相信這次具有特色的婦女旅遊團「玫瑰旅行」計劃定會成功,而這次成功,將使社會更加信賴它豐富的經驗。時尚書屋
SAS客機比規定時間遲12分鐘飛離羽田機場。「機艙內,原澄子用不太歡悅的表情對門田說著,」……我還是在牽掛着室友的事。”
「嗯。」門田在印出的名冊上看到了藤野由美的名字,「是藤野呀,挺不錯的。我想您會和她合得來的。」
她還是用純粹事務性的語調問:「這位藤野多大年紀?」
「嗯……」藤野由美身份證上年齡是37歲,原澄子是43歲,不用說,婦女之間年齡即使相同,也不會說心裡話的。“她和您差不多年齡吧?門田含糊其詞地說。時尚書屋
「門田先生,剛纔您所說的我都聽到了,但是在這次旅行中,室友是不是絶對不能變更的呢?」
「是的,希望是那樣,嗯,我想雖然會有各種各樣的事情發生,但在25天裡,互相之間要發揚友好協作精神……」
門田想,這個原澄子剛來,就問能否調換滿意的人,還是慎重回答為好。當然不能明確表態。時尚書屋
「可是,您在我來報名時不是說過,假如和對方合不來,可以調換編組的嗎?」
「好了好了,請冷靜點。」門田屈服了,「倘若分到的室友實在格格不入的話,可以用特殊理由重新分組,但這對其他的人請務保密,否則大家都會抱怨不滿,我們將難以收拾這副局面,請您能理解我們的處境。」
幸而旁邊人聲嘈雜,沒有理會到這低聲耳語的秘密交易。離登機的時間愈來愈近了,原澄子滿足於那個密約而離去,門田長嘆了口氣:「哎呀,這個女人可真纏得叫人受不了啊!」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