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玫瑰旅遊團 第 20 頁


鈴木顯然說過假話,但有當時的通航護照和民航乘客名冊作證,他只好承認了這一點。「可你在哥本哈根遇到門田先生時,不是說已經三年沒有回過國嗎?」「那僅僅是寒暄的措詞,也是為了表現
作者:日松本清張 / 頁數:(20 / 21)

鈴木顯然說過假話,但有當時的通航護照和民航乘客名冊作證,他只好承認了這一點。時尚書屋

「可你在哥本哈根遇到門田先生時,不是說已經三年沒有回過國嗎?」
「那僅僅是寒暄的措詞,也是為了表現對日本的鄉愁,對從日本來的旅行者感情方面的安慰。」
「你在東京會見過江木奈歧子嗎?」
「沒有遇到過,就如剛纔所說的那樣,從來沒有看見過她。也沒有事需要見面。」
「你回國的理由呢?」
「我接到家裡的通知,說是在日本西部廣島縣的母親病重,探親完畢,就以特約通訊員身份和東京的日本體育文化新聞社及幾家周刊雜誌社會各處商談工作。」
「你哪一天從日本出來回哥本哈根?」
「4月13日乘SAS客機,14日到達哥本哈根。」
「你是否在東京讀到了《朝日新聞》副刊登載的江木奈歧子的隨筆?」
「想起來了,確實是在東京讀到的。」
「萊本湖發生日本婦女被殺案時,你是否住在附近的金羅斯旅館?」
「是住在那兒。」

一旁座席裡不期發生了忍俊不禁的笑聲。時尚書屋
鈴木除了承認當時回過一次國外,全部否定了土方悅子的推測,休茲探長暫時中止了對他的提問。時尚書屋
休茲探長和旁邊的助理探長悄悄地商量了一會兒,又將視線投向土方悅子。時尚書屋
“土方悅子小姐,你推測萊本湖的共殺案是江木奈歧子唆使當時回國的朋友鈴木道夫先生實施謀殺。可是江木和鈴木即使在丹麥旅行之中墜入情網,但鈴木先生僅僅受情人委託,怎麼就會有施行兩起重大殺人案的心境呢?如此看來,我認為動機不強,沒有說服力。時尚書屋
「你說得對,這一點我也反覆考慮過,現在我想起門田先生告訴我的話,在哥本哈根的小酒店裡,鈴木先生這麼對門田先生說:『我準備結束這種在歐洲流浪的不安定的獨身生活,那希望的腳步聲現在已由遠及近了』門田先生問及是不是指回日本結婚的事,鈴木先生說,『不,不一定說是結婚,形式是多種多樣的。』」
翻譯門田記起鈴木在小酒店裡說過的話,作證般地向休茲探長深深的點了點頭。時尚書屋
“那席話和鈴木先生當時的回國,諒來是有聯繫的。我認為江木先生將鈴木先生急遽地叫回日本,約定和他在日本同居,他為了促成此事,江木先生大肆渲染,從而得以約束將來。時尚書屋
“鈴木先生對門田先生說的結婚有各種各樣的形式,可能指的就是這件事吧?時尚書屋
「鈴木先生『探親』回到哥本哈根後不久,就遇到了門田先生,過于興奮,流露出『希望的腳步』這句話。這倒不是交易抵押,而是鈴木承攬殺人。況且,江木先生要是為了原澄子和藤野由美兩人墮落的話,鈴木先生好不容易盼到的『希望的腳步聲』也變成終了的幻像。殺害這兩個人的事,對鈴木先生本人也是『為了自己一個人』。時尚書屋
他並不是受囑託殺人,而是利益使他成為江木先生的同犯。」
土方悅子的發言,猶如在大家頭上炸開的雷鳴,摧擊得一旁的人們彎腰俯首。時尚書屋
休斯探長又慌慌張張地和助理探長湊在一起,讓伊恩哥爾頓警長和日本警況廳派駐法國的參贊也來商議。時尚書屋
「令人吃驚的推論,土方小姐,……」休茲探長那貴族式的面龐上泛出潮紅,回到了正面的位置,「你的推測有什麼根據呢?要是沒有證據,光靠推測是不能成立的,只能說那純粹是臆測罷了。」
「是我的推測,暫時還無法證明,」土方悅子喃喃而言,耷拉著頭。時尚書屋
「是的,土方小姐,你的大膽推測,不是臆測。那個殺人的基地,據你的推測,江木奈歧子和藤野由美當時都住在駐有美軍的千歲町空軍基地附近,從事那樣的職業,雖然推測江木奈歧子從事過那種職業,但此事關係重大。要是單靠推測,就會給江木奈歧子先生帶來極大的侮辱,江木奈歧子要是對你提出控告,你也奈何不得。土方小姐,你能夠提供方纔推定的證明嗎?」
“……?時尚書屋
「要是能夠證明的話,殺人動機就明顯了。至于作案經過。只要審問鈴木就行了。鈴木的答辯裡,相當部分是暖昧的。時尚書屋
可是我們得掌握殺人動機。本職對你所述的動機原因寄予極大的關心。儘管如此,尚需要得到有根據的證明,要是沒有確鑿的實證,即物證,人證,就不能產生法律效力,你能夠提供物證人證嗎?」
滿場如同在夜闌更深的荒野之中般靜寂。土方悅子剛纔被伊恩哥爾頓警長視為殺人犯,她憑着對本身事件的推理擺脫掉危險,而由於這個同樣的推理,再度陷入了困境。時尚書屋
「說起來我是死心了,」土方悅子咬着嘴唇揚臉對著探長,「我迄今雖然沒有充分地聽過江木先生的英語,但還是有機會多次聽到過。她的發音和措詞,不是英語而是美國語,而且先生專門翻譯美國小說,對俗語的翻譯技巧特別嫻熟。俗語往往易被譯者誤譯,但先生的翻譯手法實在高明正確。就是熟知美國文學的文藝評論家佐田一郎先生,也對江木先生的俗語譯法讚口不絶,在GI語裡俚俗之語相當多。時尚書屋
我由江木先生的美國語聯想到俗語和GI語,GI語和基地周圍、基地和日本的《沃蘭夫的職業。」
「只好算是假設,」休茲探氏皺眉聳肩說,「那不過是情況證據,其說力極弱。是嗎,土方小姐?據你的推理,江木奈歧子在旅遊團中名冊中發現了曾經在千歲町和她相同職業女性的名字,以及為那些特殊女性診療的婦科醫生妻子的名字,唯恐會暴露自己以前的經歷,而取消了原計劃的旅遊團講師之職。是嗎?」
「是的。」她小聲回答。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