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玫瑰旅遊團 第 21 頁


「不過,江木奈歧子取消講師不就能達到自己目了的嗎?她要是不參加旅遊團,藤野由美或原澄子就永遠看不到她。因此就確保了她的安全。難道有唆使鈴木殺害那兩個婦女的必要嗎?更沒有必要招來殺身
作者:日松本清張 / 頁數:(21 / 21)

「不過,江木奈歧子取消講師不就能達到自己目了的嗎?她要是不參加旅遊團,藤野由美或原澄子就永遠看不到她。因此就確保了她的安全。難道有唆使鈴木殺害那兩個婦女的必要嗎?更沒有必要招來殺身之禍。」休茲探長不容置辨地指責着,用拳頭一個勁兒地叩打着桌子。時尚書屋

「休茲探長,話雖這麼說,」土方悅子難堪地說,「江木先生陷入了被害妄想,好象不是通常的精神狀態。我接觸過江木先生,屢屢有此感覺,先生有着一種強烈的強迫觀念,總是覺得自己被誰拽曳到現在境地。到處都是看不見的失望人,即使看到我們也多少有點不正常。先生為了躲避那種錯亂狀態,時常服用精神安定劑一類的鎮靜藥。」
門田翻譯的詞名噎在喉嚨口,他從土方悅子的話裡,回憶起去江木奈歧子家裡責問她違約之時,她熟練的吞下鎮靜藥的情景。時尚書屋
「那末是否可以認為,江木奈歧子的手提包或旅行箱裡,至今還放著鎮靜劑呢、土方小姐?能不能找得到呢?」
「不,可能找不到吧?我想這次是不會帶來的。」
「為什麼呢?」

「已經沒有必要了,探長,因為強迫觀念的對象藤野由美和原澄子已被除去,先生靜心安神地追從我們來到這兒。我認為先生暫時是用不着服用鎮靜藥的。」
「可是……儘管如此,也不過是情況判斷,沒有有力的證明。」
時間一秒秒地在籠罩着沉悶緊張而又恐怖靜寂中過去了。土方悅子的腦袋已經伏倒了,她那纖細的身體現在就象撲在地板上似的傾斜着。被黑暗湮沒了的阿依加及少婦峰似乎彎腰注視着這個窗裡發生的悲劇的收場。時尚書屋
正在這時,一個女人醉醺醺地晃悠着身體,從座席裡站起來,門田和大家看過去,那是多田真理子。時尚書屋
江木奈歧子格外狐疑地注視着多田真理子的臉,就象從來沒看見過似
「江木先生,在團員名冊裡還有一個曾經住在千歲町的『基地之女』的名字。消除了藤野由美和原澄子可以安心這句話說得為時過早,還有一個留在這兒,這個名字就是多田真理子。先生,你難道不記得她的名字和模樣了嗎?喂,我倒還記得起先生當時的樣子……雖然時隔多年,我還叫得出你的名字是坪內文子。」
多田真理子幼稚的「自我顯示」,用格外天真爛漫的表情顯示了她現在的「發跡」,而江木先生過去的不可告人的一部分身世,雖然如同泡沫般地曾經消逝,但隨着這個「證人」的揭發,使全場為之絶倒!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