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玫瑰旅遊團 第 5 頁


「我一直住在這兒,」那人的黑鬍鬚中露出皓齒,眼睛如同綫一般細,頭髮蓄成普通的長度,鬍子也恰到好處,他也許挺年輕的,在暗處看來約三十歲左右。「一直,啊,就在哥本哈根?」門田正驚訝
作者:日松本清張 / 頁數:(5 / 21)

「我一直住在這兒,」那人的黑鬍鬚中露出皓齒,眼睛如同綫一般細,頭髮蓄成普通的長度,鬍子也恰到好處,他也許挺年輕的,在暗處看來約三十歲左右。時尚書屋

「一直,啊,就在哥本哈根?」門田正驚訝,男子從口袋裏沙沙地取出名片。時尚書屋
名片左上角排印着小號鉛字:《日本體育文化新聞》、《新世界》月刊歐洲特派員,中央是「鈴木道夫」,左下角排印出如同蟲蟻般的小鉛字「荷蘭國阿姆期特丹·紐班達伊科大街一O七號附一七八六號」,內側是英文對照。時尚書屋
「啊,是新聞記者吧?」門田看著名片上署名鈴木道夫的鬍鬚照片,他的臉被燭影晃映出片片光斑。時尚書屋
「表面看來是新聞記者,但實際上是個免費通訊員兼攝影師。與名片上的雜誌雖然訂有合同,卻無固定收入。送去報道和照片才支付稿費。」通計員鈴木道夫用標準東京腔發音,在煙霧和雜訊中說。時尚書屋
丹麥女郎肩靠在鈴木身上,從側面打量着這兩個人用日語在說些什麼。時尚書屋
「冒昧打聽一下,你到這兒來是旅遊吧?」鈴木打聽著。時尚書屋
「可以這麼說,在旅遊團裡當導遊,」門田拿出名片來。時尚書屋
鈴木用小眼睛看著上面的字。時尚書屋
「的確是搞這門工作的,連這個邋遢的小酒館也曉得,想必也是個哥本哈根通了。」
「是老導遊帶出來的,去年已經來過兩次。跟這兒的掌柜也混熟了。」
「怎麼不把旅遊團的人也帶到這兒來呢?」
「要是男遊客就會一起來,也肯定會喜歡這樣的小酒店。但這次是婦女旅遊團,不能帶她們來,只好一個人行動。」
「這麼說來你這次來歐洲好象是到了女兒國羅?」
「那倒不是,擔子夠重的,婦女旅遊團什麼樣的麻煩事都有。」門田苦笑了。時尚書屋
鈴木轉過頭去,這時,他被女郎死乞白賴地央求着,把剛纔和門田說過的話扼要他講給她聽,他的丹麥語相當純熟。時尚書屋

女郎邊聽邊飄忽地睨視着門田,對鈴木不知說了些什麼、鈴木順便翻譯出來。時尚書屋
「這位丹麥女郎在宣傳部門工作,是雜誌的編輯,而且還是婦女解放運動的活動家」。時尚書屋
門田用訕訕神色望着女郎,她晃動着長長的金髮,向門田點頭莞爾而笑,笑得相當有魅力。時尚書屋
「喔,也想打聽一下你可能認識的江木奈歧子。」
門田想了一下,又仔細地看著她的臉。時尚書屋
「這位是托爾珀珊小姐,四年前的夏天,江木奈歧子到哥本哈根和她結識了,日本的女隨筆家和丹麥的女編輯好象挺合得來,兩個人在哥本哈根遨遊散步。據說江木先生出版了《白夜之國·一個女人的旅行這本旅行隨筆集,我讀過一大半,不過全部忘光了……」
「嗯,是的,我想那一定是在丹麥、瑞典、挪威北歐三國的記游,說實在的,我沒有讀過,江木獨身,可事實上,這次旅遊團雖然希望江木奈歧子先生擔任講師,但江木先生事不湊巧,中途廢了約。」
門田對托爾珀爾珊小姐輕輕地點點頭,她則報以微笑。時尚書屋
門田凝視着鈴木的臉:「鈴木先生認識江木奈歧子嗎?」
「不,只知其名,在文章中看到的,沒遇到過她本人。」
「喔,是嗎?江木先生寫的那些東西水平如何?」
「據說稍為有點討厭,完全以旅行者的眼光寫出來,仔細分析出入是不少的。好象在本月10日《朝陽新聞》文化欄上,刊載了江木先生的挪威菲約爾托地方的回憶,那篇短文裡的謬誤竟有五處。當然,誰都會有錯處的,不過那也實在太過份了。」鈴木對江木奈歧子的批評,逐漸變得辛辣起來了。時尚書屋
這使門田感覺到,這位無名的通訊員對聞名日本的全國性報紙上發表文章的隨筆家兼評論家的反感和敵意。時尚書屋
門田不由得只能隨聲附和:你說的本月10日《朝陽新聞》,至今還不到幾天,你是在哪兒看到的呢?”
鈴木擤着鼻子。時尚書屋
「好象是在阿姆斯特丹看到的,在日本人多的歐洲城市裡,都會有這份報紙的。」
「哦,是那樣的」,鈴木忽然這麼說起來:「我雖然在歐洲過着這樣流浪不安定的生活,但早就想洗手不幹了,那希望的腳步聲,已經離我越來越近了。」
「噢,那太好了,那最近是要回到日本結婚吧?」門田藉著蠟燭的火光,凝視着他的眼睛。時尚書屋
「不,結婚也未必好,還有各種各樣的形式呢,」鈴木回答的話雖少,但口吻相當明確。時尚書屋
「那麼。祝您愉快!」門田從靠窗的倚子上起身,而後回去休息。時尚書屋
第2天,早晨7點半,門田從床上起身,後腦勺上還殘留着朦朧的睡意。今天上午要乘11點啟航的飛機去倫敦,10點鐘必須到達卡斯托爾布機場。因此,8點半全體就得集體去餐廳進早餐。時尚書屋
剛過八點,就有了敲門聲。時尚書屋
「您早。」土方悅子進來了,她淡談地化着妝,容光煥發,看來昨晚睡得很好。看到她的表情,門田就放心了,諒來昨晚沒有發生麻煩事。時尚書屋
土方悅子簡單地談了出發的事宜,用眼神微微笑着說:昨晚你很晚才回來吧?”門田將昨晚的事情詳細講了一番。時尚書屋
土方悅子饒有興味地聽著。時尚書屋
土方悅子走出房間時,快到8點45分了。旅館的侍者驚慌失措地闖進門田的房間,用激動的聲音叫道:「一名日本婦女被卡倒在樓下17層樓的1703室裡。」
紅制服高個子的侍者從17樓1703室跑出來,邁着長腿飛奔上樓,來到導遊的房間至少需要兩分鐘。另外,侍者不可能在眨眼的瞬間,發現被害者馬上跑出房間,他凝視着躺臥在地上的日本女客的姿勢,也得費一分鐘,那麼,他發現她的時候,應該是8點42分左右。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