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玫瑰旅遊團 第 6 頁


門田被侍者的急報嚇得魂飛魄散。雖然事情發生在下一層摟,而那兒任何房間都沒有這個團體的旅客,想來這個報告可能是弄錯了的。但侍客的德國腔英語緊張得結結巴巴,鑿鑿地說是這個團體的婦女,一
作者:日松本清張 / 頁數:(6 / 21)

門田被侍者的急報嚇得魂飛魄散。雖然事情發生在下一層摟,而那兒任何房間都沒有這個團體的旅客,想來這個報告可能是弄錯了的。但侍客的德國腔英語緊張得結結巴巴,鑿鑿地說是這個團體的婦女,一個勁兒地指着樓下。時尚書屋

門田出來找土方悅子,這時已經看不見她的身影了。她很可能在19層樓和將要出發的同伴待在一起。時尚書屋
門田隨即就被侍者拽下樓梯。他的腳磕磕絆絆地不聽使喚,腦子十分混亂。作為導遊,遊客被害,他從未經歷。時尚書屋
到底是哪個團員進入了1703室呢,根本沒有預訂十七樓的任何一個房間呀,這個團體全部在18、19樓。這個美國式的建築,對全體團員來說,哪一層樓房間的外觀都好象沒有區別。作為當導遊的門田出於職業性的要求,當然曾加以注意。但是,儘管那樣,團員還是在下一層樓被殺,怎麼會到那間房裡去呢?時尚書屋
門田的這些考慮,花了很長時間。接着,他被侍者拽着從18樓急步下到17樓,再走不到10米的距離就來到1703號房的半開着的門前,實際上還沒有三分鐘。時尚書屋
門半開半掩,發現事故的侍者跑出房間仍保持原狀,其餘的房間則全部關閉。時尚書屋
這時,靠近進口附近的門咯吱一聲開了,門田嚇得心都要擰住了,以為是躲在洗臉間裡的兇犯馬上就要跑出來。時尚書屋
可是,眼前出現的是一團花花綠綠的顏色在踉蹌搖晃着。時尚書屋
「啊,多田,」門田好象看見幻象似地木然了,旁邊的侍者也發愣般地獃住了。時尚書屋
多田真理子晃晃悠悠地背靠在關閉的門上,一隻手貼著喉嚨,眼睛看著天花板,急促地大口大口地嘔吐着,她肩膀依在門口,象是勉強堅持着不倒下來,臉色十分蒼白。時尚書屋
「多田,究竟這……」
門田急促地盤問。多田真理子用另一隻手慢慢地大幅度地搖了兩三次表示不要靠近她。時尚書屋
這時,她一手捂着自己的喉齶,馬上又嘔吐起來,從喉嚨裡發出一陣陣的乾嘔聲,又向上仰着,做着深呼吸。時尚書屋
「上錯樓……叫電梯停在這層樓,」在呼吸困難的間歇中,對著目不轉眼注視着的門田,她喘籲着說,聲音就象老太婆般嘶啞。時尚書屋

「我剛剛路過這個房間……冷不防……從後面被緊緊抱住……拉進這個房間裡來……從後面用兩個手把頭……卡住……接着,從後面推倒了……只是模模糊糊感到……以後就什麼也就清楚了。」說話時,好象是擠出聲音般上下動着肩膀。時尚書屋
「那麼,你看見那個男的臉嗎?」門田焦急地問。時尚書屋
「不,沒有看見臉,根本來不及去看,就被後面從膈肢窩下伸出的兩隻手卡住脖子」。她突然放下遮着的手,脖子前的皮膚滲出了血。時尚書屋
門田下意識地退了一步。這時,門口,出現了土方悅子的臉。時尚書屋
後面還有五、六個人的臉。時尚書屋
以後的騷亂,就象龍捲風似的在17、18、19層樓中進行着。先是大家從17層的1703室將多田真理子東歪西倒地送到19樓的土方悅子房間裡。門田和悅子、藤野由美、竹田鬱子、日笠朋子扶着真理子的肩膀,晃晃悠悠地上了電梯。時尚書屋
門田在這兒作出決斷。要是去機場的大轎車還沒有到旅館的話,即使有充裕的時間,靠門田的果斷恐怕也無法作出有效的決定來。更不用說時間相當緊迫,肯定已沒有充分的時間處理完這突如其來的事件。他掏出不少小費給了侍者,對陸續趕來的膛目結舌的旅館經理和客房主任簡短他講了事故。時尚書屋
旅館的經理、主任面面相覷,說願意照那麼辦,不讓其他旅客產生對他們不必要的不快感。他們完全謙恭地俯就,唯恐暴徒或許就是旅館的侍者。不用說,他們對這樁事會箝制議論,向全體職工宣佈不得走漏消息。時尚書屋
不久,多田複原了,「她不要緊吧?」門田為多田真理子的迅速康復感到吃驚,亦惴惴不安。時尚書屋
「已經沒什麼了,我急救過了。」是原澄子的聲音,她的聲調和眼神都很鎮靜。時尚書屋
「啊,你……」門田注意到原澄子是婦產科醫院院長的孀妻。時尚書屋
「你丈夫是醫生吧?做過幫手嗎?」
丈夫是醫生,就貿然斷定他的妻子有簡單的醫療知識和護理經驗,門田的想法和社會上一般人的錯誤認識相同。時尚書屋
原澄子冷靜地訂正了門田的錯覺:「那是年輕的時候,在丈夫的醫療室裡幫過忙,一般的外科手術也許還是能夠做的。」
「原太太,多謝了。多田的事情你多加關照。」門田行了禮。時尚書屋
「好的。在這個時候得互相幫忙。都是出門人嘛。」原澄客氣地滿口答應。時尚書屋

三 冷情況和熱話題

去倫敦的SAS客機,準時停在哥本哈根的卡期托魯布機場。時尚書屋
多田真理子夾坐在靠窗的原澄子和過道邊的星野加根中間的座席上。原澄子受門田的委託服侍多田真理子,星野加根子是多田真理子的室友。時尚書屋
多田真理子恢復了元氣。時尚書屋
鑒於以上原因,30個團員都寡言無語。沒有一個和鄰座侃談。大家都蜷縮在座席上,顯出一副孤獨的神情。時尚書屋
到達倫敦後,大家休息了一晚,早上八點左右,門田在自己的房裡整理哥本哈根以來的支出摘要和收據,聽到了敲門聲。他以為是悅子來了,打開門一看,卻是尖臉的原澄子站在走廊上。她完全是外出的打扮。時尚書屋
「你早!,要去海德公園散步吧?」門田和藹可親地問候。時尚書屋
「不,我想跟您說點兒事,大家都出去散步了。」原澄子稍許有點逞威地大搖大擺一直走到門田桌邊客人坐的椅子旁。門田把門打開,讓走廊上看得見這裡,自然這是出於在男人的房間裡接待女客的禮貌。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