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玫瑰旅遊團 第 7 頁


原澄子沒去看那些,坐在椅子上用看來有點性急的口氣和對面坐著的門田快言捷語地說,「我這麼急趕來,為的是多田真理子的事,怕其他人認為有什麼反常的原因。」「啊,門田先生。你還記得在哥
作者:日松本清張 / 頁數:(7 / 21)

原澄子沒去看那些,坐在椅子上用看來有點性急的口氣和對面坐著的門田快言捷語地說,「我這麼急趕來,為的是多田真理子的事,怕其他人認為有什麼反常的原因。」

「啊,門田先生。你還記得在哥本哈根的旅館裡,多田被誰從後面卡住了脖子嗎?」原澄子目不轉眼地盯着門田。時尚書屋
「那是什麼意思呢?多田是那麼說的,當然要相信羅。」門田看著對方的臉。時尚書屋
「不,我認為多田不是被人家從背後卡住脖子的。」
「啊?」
「我治療過多田的頭頸,被卡扼部分的傷痕,僅僅是前頸部的左右兩側皮膚稍有破損剝離。那不過是指甲搔出來的痕跡罷了。」
「你那時就知道?」門田問。時尚書屋
「有關之處的情況我講不確切。當然我說不清多田以前的事,那時的氣氛緊張。要是被其他人從後面卡住脖子的後,兩手指壓迫頸動脈,在前頸部兩側應看到皮下淤血,所謂青紫,就是手指壓迫處呈暗紫色。」
「然而,卻看不見多田的青紫,也沒有來自後而的兩手手指的壓痕,皮膚沒有變色,挺清晰的。另外,被指甲抓傷,只是從皮膚裡滲出血來,這種扼殺的方法恐怕是沒有的。」原澄子訂正了轟動一時的多田真理子被扼殺的情況。時尚書屋
門田膛然了:「那麼事件不就更嚴重了?」
原澄子冷冷地望着驚愕的門田:「豈止是沒有用指甲抓頸的扼死方法,多田脖子上的拗痕方向,不是從後向前,而是從前向上。要是兩手從背後抱住的手指正貼住喉頭,指甲尖應該向前,然而多田的卻相反。」
門田照原澄子所說的方式,用自己的手在空中試了試那個手勢。時尚書屋
「這麼說,多田是用自己的手卡扼喉嚨的嗎?」門田低聲叫起來。時尚書屋
「雖然打算卡,但最後只是用手指甲搔傷皮膚。那種修剪過的手指甲修長的頂端呈三角形尖頭。多田說是被那個男的從後面卡住脖子,然而,男的手指甲伸出來和女的是不一樣的。」

「而且。多田的臉色是蒼白的,要是在那麼長的時間裡失去意識,倒在17樓的空房裡,臉色肯定暗紅色的。我在當丈夫助手時,看見過上吊縊頸的自殺未遂者,所以多少懂一點,象那種情況,臉色發白的人是沒有的。」
「這麼說來,多田是自己卡死自己,不,可她為什麼要胡說八道說自己快要被卡死呢?」門田木然地說。時尚書屋
「是不是胡說八道,隨您怎麼去判斷好了。」原澄子嘴角邊漾出淡淡笑容。時尚書屋
「要是胡說八道。反倒會擾亂人心,引起騷亂。」門田湧出了對多田的氣憤。時尚書屋
「引起騷亂的人,總是希望周圍有許多人注意到自己的存在吧?」
門田默唸著原澄子的話。時尚書屋
「可是,門田先生,當時幸虧沒有報警哪。要是哥本哈根的警察來到旅館的話,多田的偽裝立刻就會被識破。那件事可把大家給蠱惑住了。如果來了警察,我真擔心談什麼好。」
原澄子說到這兒,長吁了一口氣。時尚書屋
門田也同時長聲嘆息着,和她有着同樣的感受。時尚書屋
「多田真理子是大阪人嗎?」原澄子的表情突然變化了,就象光線透過彩景變幻的樣子。時尚書屋
「是的,聽口音是大阪話。在大阪經營酒館,不知會不會是酒吧的老闆娘。」門田不客氣地說道。那是個人人都可以去的場所。時尚書屋
「是嗎?」原澄子納悶了,自言自語地說,「我記得很久以前,在什麼地方見過她似的。」
「噢,也是大阪嗎?」
「不,是另外一個地方。」原澄子把凝思的眼神,回到前面與門田交談的眼睛上,「記不清了,也講不清這事。羅羅唆唆說的剛纔那些哥本哈根的事,請不要對多田本人和其他人講呀!」原澄子叮囑着,說還要去海德公園散步,還是用進來時那種大模大樣的步子走出了房間。時尚書屋
談話就這麼結束。早餐後,旅遊團乘大轎車經由比卡丹利撒加斯,從特拉法加文場參觀威斯托敏斯教堂,在白金漢宮前觀瞻了身着硃紅色制服的衛兵換崗,最後在北海的海鮮飯店吃中午飯。門田帶者大家,一路上相安無事。時尚書屋
一夜太平無事,次日上午又繼續遊覽,這對門田來說是值得撫額慶幸的。多田真理子也沒動靜。時尚書屋
這天上午,預定計劃確實很順利。九點鐘前全體集合,門田就像指揮着一群溫馴的羊似的,乘上了大型包租巴士。大英博物館的規模宏大,使人歎為觀止。但和不常去的日本上野博物館一樣,大家不感興趣,也象去美術館那樣,過而不入。時尚書屋
一星期走後,門田思索着她來告訴的一件怪事,又激起新的驚悸。她說那紅寶石戒指再也回不到藤野由美手上了。門田起初的直感,以為是失竊了。現在看來有點不對路。時尚書屋
這件事對團員應該極端保密,現在不能再激起波瀾。對土方悅子也只能緘口。聽原澄子說的多田真理子假裝被扼殺未遂的騙局,從星野加根子那兒得到了暗示有關藤野由美丟失戒指的實情,這些暫時都不能對土方悅子講。他的想法,只能用電話向總部傾訴。時尚書屋
「門田君嗎?我是廣島,」耳機裡傳來王冠旅行社常務董事的聲音,雖然受到雜音的影響,但傳來的情緒倒是挺清晰的,口氣開始就很焦急。時尚書屋
「你那兒沒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看來廣島的話開始就力求鎮靜。時尚書屋
「沒什麼特別的事,全體遊客都很健康,全都期待着國外的旅行。」門田多少有點拘謹地說。時尚書屋
廣島默然了。門田為了要面子,隱瞞了事實。想來廣島在尋覓質問的話。時尚書屋
「是嗎?確實那樣就好了。」傳來廣島放心和疑問參半的聲音。時尚書屋
「怎麼回事,」門田問,顯得很自若。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