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玫瑰旅遊團 第 8 頁


「情況是這樣的,這兒的日本體育文化新聞上大幅刊登了由您導遊的的事:團員多田真理子小姐在哥本哈根的皇家飯店裡,被槍手用手槍頂着,帶到了住宿房間的下一層樓,臨到她要被卡死時,被走過來的
作者:日松本清張 / 頁數:(8 / 21)

「情況是這樣的,這兒的日本體育文化新聞上大幅刊登了由您導遊的的事:團員多田真理子小姐在哥本哈根的皇家飯店裡,被槍手用手槍頂着,帶到了住宿房間的下一層樓,臨到她要被卡死時,被走過來的侍者發現了。」

廣島的聲音很快。時尚書屋
「純屬造謡。日本體育文化新聞之流,不是份相當低級趣味的報紙嗎?說什麼手槍和迷藥哥羅仿之類,不都是拙劣的暴徒電影中的道具嗎?」
「那麼,是吹牛吧」。時尚書屋
「完全是胡說八道,」門田斷言。在電話裡說多田真理子的詭計,只會引起廣島常務的混亂,還是不說為好。待回國以後再詳細說明。時尚書屋
這次電話後又繼續旅行。時尚書屋
團員乘坐大轎車到達溫莎城是21日上午11時多。時尚書屋
門田作為團體遊客的導遊,記不清到這兒來過幾次了。看著聳立在山崗上的中世紀灰色城堡,他毫無興緻。他在大家的先頭,走在沿西側城牆下的坡路上。拐過凸出在城角處的小塔,他走到那古老窄小的「亨利八世」之門。時尚書屋
從這兒看已經離得很遠的那座火筒形的圓塔,覺得塔影得越發巨大。塔上飄拂着金茶色底、一角染成深藍的女王旗。時尚書屋
這之後在城內遊覽,可以說是自由行動。宣佈一個小時以後在停車場巴士裡集合,團員都走散了。門田正想把團員們集中起來,引回勞娃沃德廣場,突然眼中捕捉到一個情景:
一個身穿深藍色風衣的男子,正湊近土方悅子,和她打招呼並說起話來。遠遠看去,那個男的臉雖然很小,但他的絡腮鬍子和身影卻很眼熟。時尚書屋
是那個傢伙!門田想起來了,他肯定是哥本哈根「比蘭哥丹」酒店裡遇到的三流新聞界的「郵差」通訊員。時尚書屋
門田血湧到頭上,想馬上就跑下這百級台階,但一想,那個通訊員和土方悅子開始問答起來,姑且再耐心觀察一下他們的情況。時尚書屋
土方悅子對通訊員提出的各種問題抱著極其消極的態度,通訊員開口問三四次,她不一定回答上一句,顯然是在迴避通訊員的提問題。接着,她甩開他走在前頭,通訊員一手拿着筆記本追纏上去,繼續發問。時尚書屋
「團長。」土方悅子跑過來,我正在找您哪。”
「什麼事?」
「我看到不少新聞記者,向我們打聽情況,弄得挺窘。」土方悅子表情顯得很為難,額頭上微微滲出汗來。時尚書屋

「都說了些什麼?」
「主要是瞭解哥本哈根旅館裡多田真理子被卡死的事。」
門田眯起眼睛向附近別的房子那兒看去,那個通訊員又不見了。時尚書屋
土方悅子也同時朝那個方向着去,指點着:「啊,是那個人,那個日本男人身穿藏青色風衣,在紅磚砌的酒館那兒小巷裡的二棟民房前,和藤野由美一個勁兒地不知在說些什麼。」
這時,門田的眼帘中也映入了通訊員的身影。通訊員離開了多田真理子,這次在向藤野由美採訪,說他是「郵差」,精力倒是夠充沛的。時尚書屋
待門田問時,藤野由美卻是這樣回答:「哥本哈根旅館的事,說起來也太無聊了。從《體育文化新聞》開始,先後有四個報社記者向我提了各式各樣的問題。我回答說,什麼也不知道。這些新聞記者,興趣都在狂熱的話題上。」

四 兇手是複數

在肯古斯·科羅斯站乘23點20分發往格拉斯哥的列車,到愛丁堡約需要6個小時。時尚書屋
門田正在暗淡燈光下整理旅館和膳費收據,車門輕輕作響。時尚書屋
原澄子來到包廂中間,向門田請求換室友,門田回答到愛丁堡就解決。時尚書屋
過了五分鐘,土方悅子來敲門了。時尚書屋
「剛剛原澄子把我的室友喊到過道上去了。」土方報告着。時尚書屋
「要變換室友嗎?」門田察覺到了。時尚書屋
「是的。對我說您同意了。」
「真是個怪人,剛纔還對我講這件事。這不,從這兒出去馬上到你那兒去串了。」
「看起來原澄子和藤野由美不對勁兒,可究竟為什麼要調換室友呢?」
「這我也弄不清,藤野說嫌她不潔。」
「不潔?她不是挺乾淨嗎?」土方悅子瞪大了眼。時尚書屋
「我也是那樣想的。可能出於生理性感覺而認為不潔。據說男人是理解不了的,只有同性才意識得到。」
「我不覺得藤野不潔,我認為她是個整潔漂亮的人。」
「要是這樣的話,我原來希望多田真理子作為新室友,也是沒有理由的羅。」
「哦,想和多田作室友?」
「看來是願意才這麼說的,難道多田和藤野不是同類型的嗎?這事我真無法理解。」
在列車的晃悠中,門田點着了煙斗。時尚書屋
「這不會有不良後果吧?」土方悅子輕輕搖晃着,想了一陣子又說,「能不能這麼說,厭惡藤野由美的原澄子,對與藤野競爭激斗的多田真理子抱有好感?」
「這種想法應該不會有。」門田漫不經心地說。時尚書屋
「我想,那一定是原澄子的心理狀態。那人和藤野由美可能只是在生理上合不來,想來那種例子還挺多。她向團長要求變更室友沒有正當理由,只好含糊其詞地說是不潔罷了。」
「原澄子,藤野由美成為多田真理子的共同之敵,兩個人不就結合起來了嗎?」
「是否結合起來還不清楚,但原澄子對金田不會有親近之感嗎?」
「這倒不清楚,不過原澄子曾暗中告訴我,多田真理子在哥本哈根旅館扼殺未遂事件的事真相。」
門田覺得已經可以向土方悅子泄露原澄子「密告」內容了。這樣,今後可以讓土方悅子監視多田真理子。廣島常務在國際電話裡說的「冀望今後團裡什麼事情都不要發生」的話,還在他的耳中縈迴。時尚書屋
土方悅子在列車的搖蕩中思考着,對門田要求多加注意多田真理子的委託,只是遺憾地說了聲「明白了」。她帶著難以言狀的暗淡表情向外走去。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