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玫瑰旅遊團 第 9 頁


門田躺在臥鋪上,還在思慮着另一樁事,那就是星野加根子講的,藤野由美說在安科雷委丟失的紅寶石戒指永遠找不到了。星野加根子為什麼會說出這樣一句含有特殊意味的話呢?星野加根子作為
作者:日松本清張 / 頁數:(9 / 21)

門田躺在臥鋪上,還在思慮着另一樁事,那就是星野加根子講的,藤野由美說在安科雷委丟失的紅寶石戒指永遠找不到了。時尚書屋

星野加根子為什麼會說出這樣一句含有特殊意味的話呢?時尚書屋
星野加根子作為不引人注目的女子來說,是更為陰鬱的女人。她即便看到美妙綺麗的景色,也不會生發感動之情。星野是個寡婦,她在想些什麼,難以猜度。當然,也會有人無事生非。時尚書屋
故弄玄虛地弄出些似是而非的事情來。時尚書屋
星野加根子所說的戒指之事就是一例呢,還是她確實知道些什麼徵候呢?——由於白天活動的疲勞,門田在冥思苦索中進入夢鄉。時尚書屋
下一個停車站是當卡斯特站。時尚書屋
到愛丁堡的威巴利站是早上7點前。愛丁堡街道很有風格,建築物的窗燈稀稀點點。四月底的愛丁堡中午平均氣溫為華氏48度,約比倫敦低六度。門田在列車上就提請團員們做好禦寒準備,大家披上了短大衣,圍上厚厚的頭巾。時尚書屋
預約的巴士開着車燈,已經依時停靠在立體交叉橋邊。門田心中頓感寬慰——要是巴土不如約來到,就進不了旅館。時尚書屋
可是,門田在這兒卻遇到了挫折。好不容易順利到達愛了堡,預約的旅館卻拒絶安排住宿。責任當然在預約客人的旅館,旅館的負責人特意走出來道歉,辨解說是發生了聯絡差錯,在這以前已安排10間客房給美軒觀光團。他並交了鑰匙,現在連三間房也無法解決。時尚書屋
門田一個勁兒地抗議,並讓介紹其它旅館。負責人督促事務員給各處打電話,可蘇格蘭這時正值旅遊旺季,愛丁堡的旅館全部客滿。蘇格蘭的負責人,彎腰搓手地又建議,說從這兒往北10英里處有一個叫萊本湖的湖。萊本湖畔有一座專住避暑消夏遊客的漂亮旅館,現在還空着,一下子可以解決17個客房,倘若要去那裡,造成損失的往返費由我們負責,住宿費則打折扣。時尚書屋
門田認定這樣比分宿好。負責人莞爾一笑,又補充說,反正萊本湖是名勝,不如用兩小時在市內遊覽。時尚書屋
門田同意,於是旅遊團來到城市廣場。土方悅子站在小型廣場上的伏爾泰·斯考托爵士銅像前,又當起「講師」。門田雖然覺得很討厭,但還是以頗為原諒的心情聽著。時尚書屋
這以後,一行人到那個避暑渡假村。萊本湖在旅館的正北面,位於東蘇格蘭,被金羅斯半島的山脈地帶包圍在狹小盆地之中。這裡山勢平緩,在湖面上倒映出東側的羅蒙多·希爾險峻山岬。時尚書屋
湖心的四個小島在湖面上映出清晰的倒影,其中的一個島上有城堡的廢墟。從愛丁堡乘巴土到這兒得一多小時,婦女們全神貫注觀望着這個中世紀傳說中的湖光山色。時尚書屋

「瞧,湖上的小島,上面還看得見有古塔的小城堡哪!那就是悲劇中曼阿莉女工被幽禁的古城吧?一直保持着十五世紀的風格,湖上還有它的倒影。」
大家眺望着修建在湖心小島上那古風生輝、已經衰亡了的城堡,心蕩神馳,唏噓不已,不禁被那盛衰榮枯激發起感傷的心情。時尚書屋
這是意外的事,團員們原希望划船環遊小島,特別對小島上的古堡凝結着傳奇的嚮往。時尚書屋
門田作為帶隊人,自然要慎重,他說明夜艇出遊的危險,阻止了多數團員的要求。他把餐廳經理叫來詢問,這時湖水已象池水般地沉靜下來。經理說,只要不離得太遠,不必過于擔心。再者,離這兒最近的島上還架有從湖岸引去的橋,要是去那兒就更安全了;白天還備有小型遊覽船為遊客服務。時尚書屋
對於這個團體今後的旅行,門田有種將要發生什麼事的不安預感。自從廣島常務從東京掛來電話後,那聲音使他的內心變得懦弱。時尚書屋
這時,土方悅子對門田說:
「門廳裡一個團員的影子都沒有,倒是看見了要會見團長的客人。」
「有客人來訪嗎?」門田傻眼了,在這兒不應該有客人來訪。時尚書屋
「是那個連鬢鬍子,向我提了不少問題的《體育文化新聞》通訊員。」
門田出去,用了幾分鐘便將鈴木打發走。時尚書屋
他走到門廳前,禿頂事務員討厭地打量着日本人的臉,從箱裡取出鑰匙放在櫃檯上。時尚書屋
鑰匙箱裡,包括土方悅子的在內,排列着三行鑰匙。時尚書屋
於是門田進房休息,但半夜時分,他被枕邊的電話鈴閙醒了。他從床上支起半邊身子,看見手錶正是12點半。他拿起聽筒,冷不防一個男人的聲音大聲地震着耳膜。那男人話講得很快,一下子聽不清,聲調相當激動。時尚書屋
「不過,不過。」那人大聲叫嚷着,門田在睡意朦朧之中,尋思着什麼是「不過,不過」。時尚書屋
「殺人?」門田忽然意識到「殺人」與「不過」是音近詞,他一下子坐起來、電話是服務台打來的,「殺了誰啊?」
「日本女人。馬上到這兒來吧!」
門田轉身下床,脫下睡衣穿上西裝褲,激動時褲子擰捲起來,腿腳也不聽使喚,一下子套不進去。時尚書屋
門田住在頂端客房,離電樓和樓梯都挺遠,他疾步走在走廊上,看到兩側的房門都緊閉着,如同一堵牆壁。時尚書屋
門廳裡,事務員和一個中年人、一個青年人在談話,他們倆好像是刑事警察,旁邊站着一個巡警。時尚書屋
事務員用糾纏不放的表情湊過來:
「在這個湖裡,發現了日本婦女的溺屍。警察認為是謀殺,肯定是您帶來的婦女之中的一個,昨晚有一個人沒有回旅館。」他又向帶隊的門田打聽,昨晚是否檢查過人數。時尚書屋
中年的刑事警察制止了事務員的多嘴,笑眯咪地對門田說:
「警方尚未斷定是否他殺,那只是事務員講的,因為旅遊團的婦女不會在這種地方自殺,也許是他殺。也可能是過失死亡。不管怎麼樣,先去看看屍體吧。」
門田跟着刑警和巡警走出去。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