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孤島奇案 第 2 頁


「我敢打賭,這個人肯定跑過一些有意思的碼頭,見過 世面……。」 三 菲利普·隆巴德用他那雙明快的眼睛那麼一瞟,心裡就 琢磨起對座的女人來了:「相當動人——女教師味兒可能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 / 頁數:(2 / 40)

「我敢打賭,這個人肯定跑過一些有意思的碼頭,見過 世面……。」

菲利普·隆巴德用他那雙明快的眼睛那麼一瞟,心裡就
琢磨起對座的女人來了:「相當動人——女教師味兒可能重 了些……。」
他完全想象得出:這可是位硬心腸的主兒——無論搞戀
愛,上陣打仗都一樣——都能把握得住自己。他挺願意同她
搞搞……。
他對自己不滿意起來了。算了吧,割斷這檔子哥哥妹妹
的柔情蜜意吧!生意經要緊,得集中精力搞買賣。
可是,到底是怎樣一樁買賣呢,他也弄不明白。那個小
個子猶太人很會裝神弄鬼。
「千,還是不幹?隆巴德隊長!」

他仔細琢磨着回答道:

「一百塊金幣,呃?」
他故意說得漫不經心,似乎一百塊金幣對他根本算不了
什麼。其實,一百塊金幣啊!要知道眼下他連一頓象點樣的
飯都吃不上了。他還擔心,要不就是這小個子猶太人在搞鬼
——猶太人就是這一點最要命啦,銀錢問題上誰也搞不過他
們——他們可精着呢!

他還是用漫不經心的腔調說:

「你不能跟我說得再清楚點兒嗎?」
艾薩克·莫里斯先生斬釘截鐵地搖了搖他那禿腦袋。
“不,隆巴德隊長,就這麼回子事。我的當事人說你是
專門對付這種辣手場合的好手。我受權交給你一百金幣,只
要你去德文郡的斯蒂克爾海文跑上一趟。靠那裡最近的一站
就是橡樹橋,在那兒有人等你,會開車送你去斯蒂克爾海文
的。再從那裡用摩托艇把你送上印地安島。到了島上,你就
聽我的當事人的安排吧。”

隆巴德立刻問道:

「干多久?」
「最多不超過一個星期。」

隆巴德摸弄着小鬍子說:

「你清楚,我是不幹那種勾當的——我是說,不合法的 勾當。」
他說著,狠狠地盯了對方一眼。莫里斯先生猶太人特有
的厚嘴唇上隱約地掠過一絲笑意。他一本正經地說道:

「當然,要是讓你幹什麼不正當的勾當,你完全可以自 由退出。」
這個該死的滑不溜鰍的小畜生,他還笑!好象隆巴德過
去的所做所為他全曉得似的,曉得對隆巴德這種人來說,分
什麼合法不合法呢,扯淡!
隆巴德自己也不由得咧嘴一笑。
天知道,有這麼一兩次他几乎出事!結果,總算滑過去
了!其實,他是不大在乎什麼出界不出界的……。
不在乎!什麼出界不出界,沒那個事!令人陶醉的是:
上了印地安島,可得好好享受一番了……。

在不准吸煙的車廂裡,埃米莉·布倫特小姐象往常一樣
挺胸直腰地坐著。雖說六十五歲了,她還是不敢苟同斜倚側
靠的那種懶洋洋的勁頭兒。她那位古板老派的上校父親,尤
其講究舉止儀表。
看看現在這一代!瞧瞧這個車廂裡!其實在那兒都一樣:
放蕩,不知道害臊……。
布倫特小姐沉浸在憤世嫉俗、毫不妥協的精神狀態之
中。她雖然踞處于擁擠不堪的三等車廂,卻能怡然超脫于令
人難受的悶熱之外。如今,大家對什麼事情都愛折騰!什麼
拔牙之前要打針啦,睡不着要吃藥啦——要坐靠背椅子,要
墊軟靠墊啦,而姑娘家竟然可以把身子扭來扭去的,夏天還
半裸地在河灘上躺得到處都是!
布倫特小姐緊閉着嘴唇,非得給那些人立個榜樣看看!
她還記得去年夏天的那次假期。可是今年,一定大不相同。
印地安島……。
她暗思默想地把那封已經讀過不知多少遍的信,又讀了
一遍。

親愛的布倫特小姐:

我多麼希望你還記得我,幾年前,有一次在八月裡,我
們一起住過貝爾海文招待所,看來我們十分投契。
我正在着手自己經營一個招待所,就在德文郡岸外的一
個小島上。我認為這可以說是個創舉。在這裡,吃得上清淡
的伙食,見得到泱泱古風的人物,沒有袒胸裸體的玩意兒,
也沒有一唱就是大半夜的話匣子,如果你能安排得開,作為
我的免費貴客來這個印地安島度暑假,我將深感榮幸。八月
初合適嗎?就定在八日吧!

尤·納·——

落款是什麼?簽名太難認了。埃米莉·布倫特又按捺不
住了:「這麼多的人簽名就是不認真。」
她回想在貝爾海文見過的人。她接連去過兩個夏天。有
過這麼一個挺不錯的中年婦女——叫什麼太太的——叫什麼
名字來着,就是那位父親在大教堂裡當牧師的。還有一位奧
爾頓小姐——要不就是奧曼——不,肯定叫奧利弗!對,就
是奧利弗。
印地安島!報上談到過什麼的,好象是關於一個電影明
星,要不就是一個美國百萬富翁,是不?
當然,這類地方經常要價不高——小島並非對誰都合適
的。原來的設想也許很羅曼蒂克,但是一住到那裡之後,這
也不方便,那也不稱心,就會以儘快脫手為快了。
埃米莉·布倫特想著:「管它呢!反正我白住上一個假 期。」
在收入劇減,這裡也滯付、那裡也停發股息的情況下,
這確是一個不得不考慮的問題,現在的問題是,只要能記得
起,那怕再記起一點點也好,關於這位叫什麼夫人的,也許
叫奧利弗小姐的,就好了!

麥克阿瑟將軍從車窗望出去,列車剛剛駛進厄克塞特小
站。見鬼!這些支線區間慢車!如果照直行駛,印地安島這
個地方,簡直就算不上有多遠路程。
他沒弄明白歐文這傢伙到底是誰。是斯波夫·萊加德的
朋友吧!顯然是的——還是約翰尼·威爾的呢?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