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孤島奇案 第 3 頁


……您的一兩位軍隊上的老同事也要來——大家都想敘 敘舊。 是啊,他就愛擺弄陳年往事。近來,他懷疑人家是不是在 躲着他,都怪那個該死的謡言!天哪!那真是叫人受不了!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 / 頁數:(3 / 40)

……您的一兩位軍隊上的老同事也要來——大家都想敘

敘舊。
是啊,他就愛擺弄陳年往事。近來,他懷疑人家是不是在
躲着他,都怪那個該死的謡言!天哪!那真是叫人受不了!
……現在算來,快三十年了!他想,一定阿米泰奇傳出去
的。該死的小畜生!這樁事情他究竟清楚多少?得了,還是
少想些吧!人有時就是好猜想——猜想有誰死盯着你什麼
的。
現在說說這座印地安島吧!他多麼想見見它。有多少閒
話傳說著,真是沸沸揚楊。那一條說海軍部或陸軍部、空軍
部買下它的傳聞,看來其中確實有些名堂……。而年青的美國
百萬富翁埃爾默·羅布森,也的確蓋起了那幢樓房。據說錢
是成萬成萬花上去的。
據說人間富貴景象盡集於此……。
厄克塞特!還得等上一小時!他真不願再等了,真想快
快上路……。

阿姆斯特朗大關駕駛着他那輛莫里斯牌汽車穿過索爾斯
伯裡原野。他累極了,……出名也有出名的苦處啊。想當
初,他全身上下打扮得整整齊齊,在設備嶄新、裝潢豪華的
候診室裡等着,熬着——熬過無人上門的清閒日子,等着不
知是凶是吉的渺茫前程。
好吧!總算大吉大利,他交了紅運!紅運再加上醫術高
明!他業務上有一套——但要出名光靠這一點可不夠,還得
運氣好。而他就是運氣好。有過那樣一次了不起的確診,再
加上兩三個感恩戴德的女病人,而且都是既有身分又有錢的
主兒,好話就從此傳開了。“你應該去找阿姆斯特朗大夫,
他年紀不大,可是高明極了。阿潘東找大夫西尋醫生的折騰
了好幾年,而他一帖藥就見效!”從此,阿姆斯特朗就一帆
風順了。
而今他一躍而登龍門,天天門庭若市,忙得不可開交。
象今天這樣能在八月的早晨,走出倫敦,去德文郡沿海小島

小住一段,清閒上幾天,豈不快哉!但是,要說完全是度假
吧,也不盡然。一則來信措辭含糊,二則毫不含糊的倒是那
張隨信附來的支票。好大一筆錢!這歐文一家子想必滾在錢
堆裡了。看來不過是些小毛病,男的不放心女的身體,又不
願意驚動她,就想不聲不響地讓醫生去證實一下。她聽不得
看醫生之類的諾,她的神經……。
神經!大夫的眉毛皺起來了。瞧這些女人!還有什麼神
經之類的!好吧!反正是生財有道。反正找他看病的女人,
好說也有一半的確是什麼毛病也說不上來,純屬吃飽了飯撐
的。可是這種大實話說了也不見情。好在總能拉扯上些這個

那個的:

“稍許有點不大……什麼的……屬於一種……,這個名
詞說起來特別長,拗口——反正,沒什麼大不了的——治,
還得治,不難。”
說實在的,藥,主要是個信任問題,說靈就靈。而且他
能說會道,不但讓人有求於他,還叫人信得過他。
幸好那樁事情總算對付過來了,總有十年——不,十五
年了吧。那樁事情真是好險哪!他差點垮了台。幸好那次震
動使他重新鎮靜下來。從此以後,他滴酒不沾。老天爺……,
儘管事情已經過去了,想起來真是差點兒完蛋……。
隨着一陣震耳欲聾的鳴笛聲,一輛超級達爾曼跑車以每
小時八十英里的速度飛馳過去。阿姆斯特朗大夫差點給擠得
撞到路邊的樹樁上。
又是一個到處搗亂的小笨蛋!他討厭他們。這次又是差
一點完蛋。該死的小笨蛋!

巴J、

安東尼·馬斯頓猛開快車,他一邊想著:
這麼一大堆車子盡在路上爬呀爬的,真有點嚇人,不
是這輛,就是那輛,總攔着你,使你動彈不得,而且,它們
還總是走在路中間!英國的汽車交通真沒辦法……,哪象法
國,人家真叫你敞開來超車……。
要不要停下來喝一杯?還是往前趕?時間有的是!只有
百把英里了。得喝上杯帶勁兒的,再喝杯淡的。這個熱得吱
吱叫的鬼天氣!
如果就這樣熱下去,島上那種地方就帶勁兒了!姓歐文
的是何許樣人,他不清楚。總是個闊佬吧,闊得邪乎。探
這些闊佬的道兒,巴傑爾確實在行。當然,他也是身不由
己,可憐的老傢伙,自己沒錢真夠嗆……。
但願他們有好酒待客。同這幫弄了好多錢而又不是生來
就懂得花錢的傢伙從沒有打過交道。可惜關於加布里埃爾·
特爾買下那個小島的說法不確,他可真想同這位女明星拉拉
近乎。
好吧!安東尼·馬斯頓估計那兒總會有上幾個姑娘
的。
他走出飯店,伸伸懶腰,打了個哈欠,望一望藍天,然
後又爬進達爾曼跑車。
有幾個女人不勝愛慕地盯着他看——六英呎高的身材,
體態勻稱,頭髮松鬈,臉膛黝黑,還有一雙一往情深的藍眼
睛。
他轟然發動着汽車,開上了狹窄的街道,把老頭兒和那
些替別人跑腿的小鬼嚇得直往兩邊跳。可是小鬼們還盯着汽
車看呢,羡慕極了!
安東尼·馬斯頓神氣活現地繼續着他的旅程。

布洛爾先生乘坐的是從普萊茅斯開出來的慢車。除他之
外,車廂裡只有一個人,一個飄洋過海的老人家,眼圈兒都
爛了。眼下,他耷拉著腦袋睡着了。
布洛爾先生正仔細地往小本本上寫着。
「這夥人有,」他一邊叨咕說,“埃米莉·布倫特,維拉。
克菜索恩,阿姆斯特朗大夫,安東尼·馬斯頓,沃格雷夫老
法官,菲利普·隆巴德,麥克阿瑟將軍,男管家和他的老
婆——羅傑斯先生和羅傑斯太太。”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