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孤島奇案 第 6 頁


世人,簡直是一尊年青的神仙,一尊見諸于北歐傳說中的英 雄神仙。 他按着喇叭,一陣回聲震盪,響徹海灣的山石叢中。 這一剎那確是精彩。安東尼·馬斯頓此時此刻簡直太不 同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 / 頁數:(6 / 40)

世人,簡直是一尊年青的神仙,一尊見諸于北歐傳說中的英

雄神仙。
他按着喇叭,一陣回聲震盪,響徹海灣的山石叢中。
這一剎那確是精彩。安東尼·馬斯頓此時此刻簡直太不
同凡響了。就是後來,清楚記得這個情景的也絶不止一人。

弗雷德·納拉科特坐在馬達旁邊,心裡想著,這幫人真
叫奇怪。歐文先生請的這些客人究竟是些什麼貨色,真叫人
摸不着頭腦。總之,他想象的要比現在見到的高級,比如應
該是全身穿著乘遊艇出遊的服裝,富麗堂皇,氣派非凡的老
爺太太等等。
弗雷德·納拉科特回想起埃爾默·羅布森先生平時的交
往,不由得撇嘴微微一笑,這幫人哪裡象是這位百萬富翁的
高朋貴客。如果你說得出口,這幫人真叫是——瞧他們平時
喝的是啥玩意!
這位歐文先生也真叫個別,就是讓弗雷德想想也夠滑稽
的。他壓根兒沒瞅見過這位老爺,甭說太太了。從來沒見他
來過,沒有。全都是莫里斯先生張羅的,錢也是他付,應該
做些什麼,得怎麼做,總是說得再清楚不過了,而錢也給得
爽快。就算這麼著吧,仍是出奇。報紙上說了歐文那麼多莫
明其妙的閒話。納拉科特想想,確實有道理。
說真格的,興許就是加布里埃爾·特爾小姐買下的產業
吧。但是,他望望眼前的一個個客人,覺得這種想法沒道
理。這幫人不象——沒一個夠得上同一位電影明星打交道的。
他不動聲色地估摸着這幫子人:
“一個是老姑娘——酸不溜丟的那種,這幫人他全看
得透。要不,就打賭?她不是個刺兒頭才叫怪吶。一個是老
行伍——從神色看,倒是個地道的軍人。那個年青的妞兒,盤
子不錯——只是也平常,沒那股浪勁兒——談不上好萊塢氣
派。那個裝腔做勢、咋咋呼呼的大少爺可不是個正人君于。弗
雷德·納拉科特認為,他象是個倒閉了鋪子的生意人。另外那

個先生,精瘦精瘦的,一臉狠相,一雙滴溜溜轉的眼睛,少
見,倒很可能同電影行業有點兒瓜葛。
慢着,船上還是有一個象點樣子的客人,就他一個,開
小汽車最後到的那個,多棒的汽車!斯蒂克爾海文以前從沒
有見過,象這種車,得花上幾萬幾萬的。
他才夠格,錢堆裡
長大的。要是這幫人都象他那樣……,那才說得通……。
真要想個明白的話,是越想越糊塗——本來就是件糊塗
事——夠糊塗的……。

小船在礁石中間顛簸前進。現在總算望得見那幢房子
了。島的南側又是另一番景象了,邊緣延伸為斜坡一直伸入
海中。那幢房子就正好位於那裡,面朝南,不高,方方正正
的,時髦得很,圓形的窗戶把陽光充分地引入室內。
這幢房子確實使人感到興奮——沒有辜負大家的響往。
弗雷德·納拉科特關上馬達,小艇載着他們順利地鑽進
了岩石和岩石之間形成的一個天然小港灣。
菲利普·隆巴德尖聲尖氣地說道:
「碰上壞天氣,在這幾上岸那就難咯!」
弗雷德·納拉科特樂呵呵地說:
「風一往東南刮,那誰也休想上印地安島。有時候不上 不下的,一斷就是個把禮拜。」

維拉·克英索恩想:

「供應想必很不方便。這一點對一個島子來說是最糟糕 的,看來要當好這個家是夠人操心的了。」
小艇碰撞着岩石,嘎嘎作響。弗雷德·納拉科特跳下
船,他同隆巴德攙扶着其他的人下了船。納拉科特把小艇牢
率拴在岩石上的一個環上,隨後引導大家登着岩石上鑿出來
的石級。

麥克阿瑟將軍嘴裡說著:

「好地方,叫人心曠神怡!」
然而,他心裡並不平靜!真見鬼,這鬼地方!
這幫人拾級而上,來到上面一層的平台,精神才穩定下
來。在這所房子洞開着的房門口,一個端端正正的男管家正
等着他們,他那副一本正經象煞有介事的神態,使這幫人更穩
定了些。此外,這幢房子本身確實是再動人不過了,站在平
台上欣賞海島上的綺麗風光,真是壯觀……。
男管家走過來,微微躬着身。他細高條,灰白頭,十分
體面。管家說道:
「請這裡來。」
寬敞的大廳裡,酒已擺好,成排成排的瓶子。安東尼·
馬斯頓精神有些振奮了,他剛纔還一直在想著,真是一出莫
明其妙的把戲,不對他的胃口!老傢伙巴傑爾把他弄在裡
頭,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但話又得說回來,這些酒是不錯
的,冰也不少。
這個男管家什麼的傢伙方纔說什麼來着?
歐文先生……不巧,耽誤了……明天才能到。他關照好
了……要啥有啥……現在是否到各位的房間去?……八點鐘
開飯……。
維拉由羅傑斯太太帶上了樓。這個女人推開了甬道盡頭
的一扇門,維拉走進一間討人喜歡的臥室。有一扇大窗戶正
好在海的上方,另一扇朝東。她立刻高興得呼喚了一聲。

羅傑斯太太問:

「小姐,還要什麼嗎??」
維拉向四周掃了一眼。行李已經搬進來,而且打開了。
房間的另一邊是淺藍色瓷磚鋪成的浴室,門開着。

她當即說道:

「我看,不用了。」
「小姐,要是想要什麼,請拉鈴。」
羅傑斯太太的聲音既平板又單調,維拉好奇地望瞭望
她。真是少見的毫無血色的蒼白的女幽靈。頭髮往後一把
抓,穿著一身黑。模樣兒倒體面極了。就是那雙眼睛,出奇
的亮,而且一刻不停地轉來轉去。

維拉想道:

「她連自己的影子都害怕。」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