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孤島奇案 第 8 頁


了。人家說他完全可以讓陪審團照他的意思作出決定。根本 通不過的案子,他不止一次地讓陪審團通過了。而且說在哪 天就在哪天通過,有人說他是個劊子手法官。 在這個地方——塵世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 / 頁數:(8 / 40)

了。人家說他完全可以讓陪審團照他的意思作出決定。根本

通不過的案子,他不止一次地讓陪審團通過了。而且說在哪
天就在哪天通過,有人說他是個劊子手法官。
在這個地方——塵世之外……見到他,太有意思了。

沃格雷夫法官先生思忖着:

“阿姆斯特朗?記得!證人席上見過。挺會裝模作樣的,
那個小心勁兒就甭提了。當醫生的都是混蛋。哈萊街那幫子
人更是混蛋之尤。”他想到前不久才見過那條街上的一個奉
承討好的人物,一口惡氣還憋在心頭。

他大聲哼哼着說:

「大廳裡面有喝的。」

阿姆斯特朗大夫說道:

「我得去向東道主夫婦致意。」
沃格雷夫法官先生又闔上了眼,滿臉鬼模鬼樣的。
「不行啊。」

阿姆斯特朗大夫驚訝地說道:

「怎麼回事?」

法官說道:

「沒有男主人,也沒有女主人。莫明其妙得透頂,弄不 清楚這地方。」
阿姆斯特朗大夫盯着他看了足有一分鐘。正當他以為這
位老先生真的睡着了時,沃格雷夫猛地又說起話來了。
「你聽說過康斯坦斯·卡爾明頓嗎?」
「呢——不,我想沒有。」
「這問題不大,」法官說道,「這個女人的身分不清楚,其 實筆跡也認不真切。我正在懷疑自己是不是找錯了地方。」
阿姆斯特朗大夫搖搖頭,繼續向房子走去。
沃格雷夫法官先生還在琢磨着康斯坦斯·卡爾明頓的問
題。這個女人就象天下所有的女人一樣的不可靠。
他又想到屋裡的兩個女人,一個緊閉着嘴不說話的老小
姐和另一個姑娘。他才不在乎那個姑娘呢,冷冰冰的毛丫頭。
啊,不,是三個女的,還得把羅傑斯的那口子算進去。怪
人,看來她驚恐得要死。兩口子倒是挺體面的一對,也懂
行。
這時,羅傑斯來到平台上。法官問他:
「請康斯坦斯·卡爾明頓夫人了,你知道嗎?」
羅傑斯凝視着他。
「不,先生,我不清楚。」
法官抬起了眉毛,但只是嘟嚷了一下。他想:
「印地安島,呢?其中必有文章!」

安東尼·馬斯頓正在洗澡,熱水冒着氣,痛快得很。開
車開久了,四肢都發麻。他腦子裡啥也不考慮。安東尼是個
好激動的人物——也好動。

他自己思付:

「我想,總得堅持始終吧。」隨後他就什麼也不想啦。
熱氣騰騰的水,無力的四肢,再刮上一次臉,一次鷄尾
酒——吃上一頓。
之後?

布洛爾先生在打領帶,這類事情他並不在行。
穿著打扮看上去沒問題吧?他自己認為是沒有問題的。
誰對他也不親切……,大家都是你看我、我看你的德
性,怪!就好象他們都知道……。
不過,這還得看他自己。
他並不打算把事情弄糟。
他對壁爐架上鏡框裡的托兒所歌謡瞟了一眼。
這麼擱着倒是顯得乾淨利落。

他想道:

打從孩提時起,自己就記得這座島了。但從來也沒想到
過。會在這兒的這所房個裡幹這種活。也許,一個人預見不
到將來倒是件好事……。

十一

麥克阿瑟將軍緊皺着雙眉。
一切都該死。這樁事情的前前後後都見鬼!一點也不象
他先前一直想象的那樣……。
他得藉故溜走,丟開整個這檔子事……。
可是摩托艇已經開回去了。
他沒法子,只能留下。
隆巴德那傢伙,現在看來,真是少有。
不地道。他敢起誓發咒,這個人就是不地道。

十二

聽到鐘響,菲利普·隆巴德走出房間,一直走到樓梯盡
頭,就象一頭豹子似的,輕捷無聲。總之,他確實有點豹裡
豹氣的,象一頭猛獸那樣——看上去,怪精神的。
他自得其樂地咧着嘴。
不是一個禮拜嗎——呃?
他可得樂上一個禮拜。

十三

埃米莉·布倫特,一身黑綢衣衫,等着吃晚飯,現在,她
正坐在自己的臥室裡,讀聖經。
她喃喃地嚅動着嘴唇,逐字逐句地念道:
“異教徒們自作圈套自己套,借網藏身反而自投羅網。
上帝的審判,執法不阿:作惡之人作孽自受,作惡之人必入
地獄。”
她閉上嘴,緊撅着,合上了聖經。
她站起身來,頸項上別了一枚蘇格蘭煙晶寶石別針,下
樓吃飯去了。

第3章

晚飯快吃完了。
美酒佳餚,羅傑斯伺候得很周到。
就座的人個個興高采烈。相互間的交談開始自在多了,
也親熱多了。
沃格雷夫法官先生,幾杯甘醇的葡萄美酒下肚,酒意一
浮上了臉,就連諷帶刺地說起話來了,又風趣又逗樂。阿姆
期特朗大夫和安東尼·馬斯頓正聽著他呢。布倫特小姐同麥
克阿瑟將軍聊着,談起了他倆都熟悉的幾個朋友。維拉·克
萊索恩向戴維斯先生打聽南非的情況,問得頭頭是道,答得
也流利切題。隆巴德則在一旁聽著。有這麼一兩次,他眯着
雙眼,始起頭來掃了他們一眼,還不時地環顧全桌,觀察着
其他的幾個人。

安東尼·馬斯頓突然說道:

「這玩意兒不是挺有意思嗎?」
原來在圓桌中央的玻璃圓托盤裡擺着幾個小瓷人兒。
「印地安人,」安東尼說,「印地安島嗎!我猜就是這個意 思。」
維拉向前湊了湊。
「我看——一共幾個?十個嗎?」
「不錯——有十個。」

維拉喊了起來:

「多有意思!這就是那首兒歌上說的十個印地安小男 孩,我看就是。我臥室壁爐架上的鏡框裡,就鑲着這首兒歌。」

隆巴德說道: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