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金田一之女人的決鬥 第 4 頁


魯賓孫小聲問道「你給河崎小姐發請柬了嗎?」「沒呀!」瑪卡麗特回答着,褐色的眼睛裡浮現出不安的神情:「傑姆!是不是誰搞的惡作劇啊?」「就是惡作劇,也是不能問罪的惡
作者:待考 / 頁數:(4 / 12)

魯賓孫小聲問道

「你給河崎小姐發請柬了嗎?」

「沒呀!」
瑪卡麗特回答着,褐色的眼睛裡浮現出不安的神情:
「傑姆!是不是誰搞的惡作劇啊?」
「就是惡作劇,也是不能問罪的惡作劇。到底是誰……」
「是傑克,一定是他。我最討厭他了。」
話儘管這麼說,但瑪卡麗特仍為今晚能見到泰子高興。時尚書屋
瑪卡麗特同藤本皙也的新妻多美子交往還不足一年,而同泰子卻曾作為鄰居相處了兩年多。魯賓孫住的火柴盒般小巧美麗的房子緊挨着流行作家藤本哲也頗有氣派的宅第,兩家經過後院的木門可以互相往來。泰子曾向瑪卡麗特請教過西洋菜和點心的作法,作為答謝,她也教過瑪卡麗特夫人日語。時尚書屋
成為鄰居不久,倆人就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由於瑪卡麗特的請求,泰子還把她介紹給了木戶奶奶。時尚書屋
所以,當泰子被藤本拋棄,不得不離開家時,最悲痛的要數瑪卡麗特了。時尚書屋
雖然瑪卡麗特和泰感信深厚。但她卻不是感情用事的人,她知道多美子肯定會出席她家的告別宴會,就沒給泰子發請柬。待到從橫濱乘船出發還有一周時間,她想在這期間去拜訪泰子,盡情地暢談一番。時尚書屋
那麼,到底是誰冒充自己的名義把泰子騙來了呢?時尚書屋
當多美子被傑克·安永強行拉走時,藤本哲也一時間竟傻獃獃地不知所為。他覺得自己的英語會話不象多美子那樣外國人那一組裡去。時尚書屋
此時,多美子正高興地同外國人談笑着,無形中這是對那邊泰子的一種示威。如果是好脾氣的丈夫哪怕聽不懂他們的談話,也要站在旁邊,臉上作出微笑。然而,象藤本哲也這樣虛榮心很強的人,卻難以扮演這樣的角色。何況離婚的—被自己拋棄的妻子還在那裡,作為男人,難道不應該對她說點什麼暖心的話嗎?時尚書屋
藤本哲也是個出色的男子。他身高一米七五左右,體態勻稱,不胖不瘦,太陽曬過的皮膚紅裡透黑,象抹了油似的潤滑。總之,他是一個無可挑剔的瀟灑男子,還是個紅極一時的作家。時尚書屋
藤本哲也不喜歡泰子,是她太古板了。對這點,綠丘居民們深信無疑。藤本哲也既是流行作家,又是體育健將,而泰子卻沒有運動的細胞,她不愛和丈夫一起出去玩,卻喜歡閉門讀書。後來藤本哲也終於在高爾夫球場上發現了自己的知音,她就是多美子。時尚書屋
多美子是一個富有的貿易商的女兒。藤本結識她之後,便和泰子糾紛不斷,但最後終於甩掉了死纏不放的泰子,而和多美子結了婚。時尚書屋
「好久不見了。怎麼樣?身體好嗎?……」
井出清一以一副哲學家的派頭端然而立,他嘴裡叼着煙斗,不住地噴着煙,藤本哲也把他甩在外國人小組那裡,慢慢地踱到木戶奶奶這邊來。時尚書屋
「好久不見了,你身體也……」

泰子閃動着美麗的眼睛笑道。時尚書屋
這傢伙和自己離婚後反倒漂亮起來了……對此,藤本心裡暗暗生恨。時尚書屋
「在報紙的廣告欄上不時看到你的名字,知道你幹得不錯……」
和藤本離開之後,泰子一直寫着小朋友們所喜愛的作品。時尚書屋
「哎,平平常常。」
泰子臉上流露出不置可否的微笑。正在這時。中井夫人在一旁開了口:
「藤本先生,這回泰子要搬回來,和木戶奶奶住在一起,您看好嗎?」
藤本顯得有些吃驚,當他發現眾人都注視着自己,頓時血往上湧,臉潮紅起來:
「啊,啊,這……好,好……」
「好了好了!你並無權制止嘛!」
不知什麼時候,多美子來到了藤本身旁,她嬌艷地笑着:
「泰子小姐,好久不見了。身體好……」
「哎,謝謝。你也……」
泰子鼻樑上聚起皺紋,又露出那種妖精般的笑。時尚書屋
「夫人,請入我們這一夥吧。藤本先生,您也請……」
好管閒事的中井夫人想要在兩個妻子中間斡旋,至少她覺得自己應該儘力緩解一下眼前的緊張空氣。時尚書屋
「哎,好唯!」
多美子快活地應承[
「井出先生。請您也過來吧!我介紹您認識一下綠丘的名流們。」
井出仍舊叼着煙斗,不緊不慢地來到這邊,這位頗負盛名的作曲家竟拙笨得象頭公牛。時尚書屋
魯賓孫夫婦互相交換了一下目光,似乎懸着的心放下了。這就平安無事了。想到這,老實厚道的魯賓孫放心地長出了一口氣。時尚書屋
可是,瑪卡麗特夫人卻不這樣想。因為誰被假冒姓名也會感到不快,所以她不能象丈夫那樣無所顧慮地放下心來。時尚書屋
何況她還知道他人所不知的,兩個女人圍繞藤本哲也的糾葛,這也成了她的精神負擔。因此,當幾個當事人湊到一起之後,她變得提心吊膽起來。對瑪卡麗特來說,如果泰子和多美子互相疏遠、冷淡,各在不同的組裡度過這一晚上,那該是多麼求之不得呀。時尚書屋
「怎麼了?瑪麗!」
看到妻子臉色不好看,魯賓孫來到她身邊,用本國語言小聲問道:
「你還在為河崎小姐和多美子夫人的事煩惱嗎?」
「不!沒什麼……」
瑪卡麗特無力地微笑着,把頭轉向丈夫
「不知為什麼,總覺得這屋子悶熱悶熱的……」
她皺着眉頭,確實是一副因悶熱頭痛的樣子。時尚書屋
客廳裡確實悶極了。因為擔心開窗吹進雨水弄濕客人們的衣物,所以只能關着。何況就是嚴嚴地關着窗戶,潮氣還是毫不留情地流進。進來的潮氣被三十人的體溫、呼吸烘得熱乎乎的,難怪瑪卡麗特夫人說頭疼了。時尚書屋
可是,作為丈夫的魯賓孫卻清楚,妻子難看的臉色絶不只是關窗的緣故。時尚書屋
「瑪麗」。時尚書屋
他體貼地輕輕拍着妻子的手。時尚書屋
「宴會就要結束了,河崎小姐和藤本夫人將微笑着互道再見,這樣也就沒什麼了。你看,一切不都很順利嘛!」
「是的。」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