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金田一之女人的決鬥 第 5 頁


瑪麗也振作起自己的精神,朝着丈夫笑了笑。可是,實際上並不見得一切都順利,這點很快就得到了證明。夫妻倆剛說完話,在傑克·安永的提議之下,客人們跳起了舞,室內開始混亂起來。男人
作者:待考 / 頁數:(5 / 12)

瑪麗也振作起自己的精神,朝着丈夫笑了笑。時尚書屋

可是,實際上並不見得一切都順利,這點很快就得到了證明。時尚書屋
夫妻倆剛說完話,在傑克·安永的提議之下,客人們跳起了舞,室內開始混亂起來。男人們烈酒下肚,說話都語無倫次,大吵大嚷。多美子、泰子雖然都有男客邀請跳舞,但兩個人卻都笑着拒絶了。時尚書屋
瑪卡麗特夫人擔心地把目光移向多美子和泰子,只見兩個人正友好地並排坐著吃軟冰糕,山本三郎和井出清一站在她倆旁邊,大家都興緻勃勃地又說又笑。多美子的丈夫藤本皙也被中井夫人強拉硬拽,不情願地和她跳着舞,大家似乎為他倆不協調的舞姿笑着。瑪卡麗特夫人想什麼也不會發生了。日本人性格恬淡,心胸寬廣,大概對於離婚,再婚是不那麼拘泥的。時尚書屋
兩個人不是正在友好地品嚐軟冰糕嗎!
可是,就在這時,瑪卡麗特夫人突然雙眉緊皺,几乎就要驚叫起來,但考慮到今晚自己女主人的身分,總算強忍住了。可是那邊的泰子,卻失聲地尖叫了起來。時尚書屋
大家的目光一下子都被引到了那裡,只見泰子臉若素縞,多美子倒在她的腳下,激烈的痙攣使身體蜷曲成一團……

須臾之間,令人窒息的沉默籠罩了整個客廳。在場的人都目瞪口獃地低頭看著多美子狂亂掙扎的樣子。時尚書屋
開始時,連金田一耕助也以為是歇斯底里發作。因為歇斯底里症嚴重時,有時會引起類似瘸瘸發作時的癥狀。時尚書屋
也許多美子的丈夫藤本哲也也是這樣考慮的。時尚書屋
「多美子!多美子!你怎麼了?躺在這裡多不象話,怎麼不起來,快,快起來!」
他獃獃地站在多美子身邊,滿臉不高興地申斥着。也許是在他人面前故作姿態,那語氣絲毫體現不出對妻子應有的感情。時尚書屋
不知道多美子是否聽見了丈夫的話,愈加激烈地痙攣象波濤一樣搖動着她的全身,她緊緊地咬着牙關,齒縫裡淺出火炙般的呻吟聲。時尚書屋
「河崎!」
藤本虎視眈眈地望着已是路人的前妻:
「到底是怎麼回事?是不是你和多美子吵架了?」
他咬牙切齒地說道。時尚書屋
泰子吃驚地睜大了眼睛,一時間茫然地望着哲也,突然,她好象終於醒悟了似地

「沒,根本沒吵……我們倆正在一起吃着軟冰糕,可突然間多美子的冰糕掉到地下……」
可不是嗎,漆布地板上,軟冰糕正摔在那裡,散成一灘。時尚書屋
金田一耕助恍然大悟。這時,只見作曲家井出清一跪在地上,從容地抱起了多美子的上半身。時尚書屋
「阿美!阿美!你怎麼了?你平常從來都不這樣,請挺起精神來!」
金田一耕助看了一眼多羌子的臉,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氣。多美子的臉已經變成青紫色,脖子無力地向一旁耷拉著,似乎已筋斷骨折。時尚書屋
「喂!對不起。」
金田一耕助撩起褲裙,跪在井出旁邊,用手捏住了多美子的鼻子。多美子憋得左右直伸,但終於張開了嘴。金田一耕助用手指往多美子喉嚨裡捅了捅,多美子哇地一聲吐出了一堆臟物。時尚書屋
「哪位……快,快叫醫生……」
金田一耕助一邊讓多美子一次又一次地吐着,一邊斷斷續續地高聲喊道。時尚書屋
金田一耕助話音未落,傑克·安永便飛也似地朝客廳門口奔去。時尚書屋
「喂!木下大夫的電話是一○六八號……」
木戶奶奶在後面提醒道。隨後她來剩金田一耕助身旁:
「這是吃什麼中毒了吧?」
「我想是的。總之,請先找件東西把這軟冰糕裝好放著。再是,得把這位夫人放到安靜的地方躺着……」
剛纔已經嚇破膽的台濱孫一直不知所措,聽到金田一耕助的話,才猛然想到自己是宴會的主人。他用英語和客廳的主人商量了一會兒說:
「金田一先生,請抬到這邊來……」
「喂!藤本君,幹嗎還獃着!她不是你老婆嗎?你抬腳,我抱著頭。」
聽到是中毒之後,藤本哲也茫然若痴,獃如木鷄,在朋友井出清一的申斥下,他才慌慌張張地抬起多美子的腳。時尚書屋
多美子軟如亂泥,好象死了似的。身體不時一抖一抖地抽搐着。藤本和井出抬着她,跟隨魯賓孫和客廳主人走出客廳。正在這時傑克·安永回來了。時尚書屋
「木下大夫說馬上就到。再是,金田一先生,我還順便給警察f丁了個電話。」
一聽到警察兩個字,人們中間又出現了新的不安。時尚書屋
「警察?」

中井夫人扯着嗓子叫了起來

「這麼說,是有人給藤本夫人下毒了。……就是說,是一起投毒事件。」
「不,不,夫人,咱可沒那麼說!」
傑克。安永戲譴地說:
「金田一耕助尤生的臉止不是寫着嗎?哈、哈、哈、哈。」
安永此時此刻的笑,恐怕難免被議論為有失莊重。金田一耕助把地上的軟冰糕和多美子的嘔吐物分別取樣放到了不同的容器裡。他的行動似乎在證明安永的判斷,愈加使人們感到恐怖。時尚書屋
河崎泰子經受住了眼前的考驗。她意識到客廳裡的人們都眼盯盯地看著自己,好象從自己身上尋找着什麼破綻,但她泰然自若,沒有露出慌亂與不安。時尚書屋
她獃獃地注視着多美子吐過的地方,彷彿全身的血液都已經凝固,但她的臉仍象妖精一佯迷人。山本三郎走到她跟前,似乎想說什麼,但泰子默默地阻止住了他。時尚書屋
瑪卡麗特夫人擔心地從遠處望着泰子。時尚書屋
過了五分鐘左右,木下大夫趕到,瑪卡靦特夫人立刻帶著她去了患者躺着的地方,客廳裡又重新罩上令人窒息、的沉默。大家都以自己的想法考慮着事件的起因,但卻沒有一個人開口講話。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