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金田一之女人的決鬥 第 6 頁


瓢潑大雨仍然傾瀉不止,不時象機關槍似地拍拍地打着玻璃。關嚴門窗的房間裡此時更加悶熱,人們感到被勒住脖子似的憋悶。只有傑克·安永一個人還在悠閒自得地飲酒,在婦女們的心中,他簡直不
作者:待考 / 頁數:(6 / 12)

瓢潑大雨仍然傾瀉不止,不時象機關槍似地拍拍地打着玻璃。關嚴門窗的房間裡此時更加悶熱,人們感到被勒住脖子似的憋悶。只有傑克·安永一個人還在悠閒自得地飲酒,

在婦女們的心中,他簡直不如一個三歲的孩子。時尚書屋
山本三郎又走到泰子跟前,告訴她坐到椅子上,木戶奶奶也小聲地催促着她。時尚書屋
可是泰子卻一言不發,只是使勁地搖着頭。似乎她覺得保待多美子倒下時自己的姿態,是眼下需要履行的義務。時尚書屋
金田一耕助意昧深長地注視着泰子的舉止神態。時尚書屋
几乎使人感到過了一年,木下大夫臉色難看地來到了客廳。客廳的主人和魯賓孫夫婦也一起回來了,但藤本哲也和井出清一卻沒露面。時尚書屋
「木下大夫,怎麼樣?藤本夫人的病情……」
中井夫人一迭連聲地搶着問。時尚書屋
「聽說是哪位使她嘔吐過,這種處置很得當,看來沒有生命危險。」
「這麼說,還是毒物……」
「大概是吃了番木鱉礆……」
木下大夫似乎感到憋悶,鬆了鬆領帶:
「而且,據患者丈夫說,患者決不是自殺。這樣,就得請警察偵破了。」
「警察嗎,剛纔已經打過電話了。啊,象似來了。」
此刻,泰子彷彿再也支持不住了。時尚書屋
「不好!」
山本三郎叫着,和木戶奶奶一起跑近泰子,泰子無力地歪倒在兩個人的胳膊上。時尚書屋
「不要緊,不要緊!奶奶,不用扶我……我只是想休息一會……」
事到如今,泰子仍然這麼堅持着,可見她是何等地堅強。時尚書屋

可是,那天夜裡警察的調查並無任何結果。時尚書屋
搜查主任為島田警部補譯者註:警部補為日本警察宮階。他又矮又胖。羅圈腿,臉圓得象十五的月亮,與金田一耕助是老相識。過去,金田一耕助曾經偵破過綠丘發生的兩起犯罪事件,那時,總是島田警部補和他一起行動。時尚書屋
島田警部補為金田一耕助發案時能在場感到特別高興。時尚書屋
島田聽耕助講完大致情況後,又開始向在場的人詢問情況。時尚書屋
做這種事情,島田是再合適不過的了。他的目光象羊一樣溫和,提問方式非常穩妥,一舉一動簡直使人感到他不象警察,而象大商店的老闆或經理一樣周到。當然,島田警部補今晚處事也格外小心,因為這裡聚集的都是綠丘的名流。時尚書屋

「啊,那麼軟冰糕是……」
對於島田警部補的提問,泰子低低地,但卻異常沉着地回答:
「多美子夫人讓她的丈大藤本先生去拿軟冰糕,於是藤本先生到那裡……到招待員那裡拿來了。藤本先生考慮得很周到。給我也拿了一份。接着我和多美子夫人井排坐到了沙發上……」
「請稍等一下。」
島田警部補插嘴說[
「軟冰糕是夫人……也就是被害者直接從藤本先生手中接過來的嗎?」
泰子有些吃驚地望瞭望警部補,蒼白的臉止突然漲得通紅:
「不!這,是我從藤本先生手中接過後遞給多美子夫人的。」
「啊,是這樣。接着呢?」
「我們倆個人正吃着,突然,多美子夫人手裡的軟冰糕掉到了地板止。我吃驚地扭頭一看。只見多美子夫人的臉令人恐怖的抽搐着。我剛想開口,只見她猛地從沙發k站起, 接着就象砍斷的朽木一樣,咕咚一下栽倒了。時尚書屋
……那以後的事情人家都知道,我好象不由自主地叫了一聲。」
「這麼說,過程是這樣的。藤本夫人請丈大拿過來兩份軟冰糕。你接過來之後遞給藤本夫人一份……可是。藤本先生為什麼不直接遞給夫人呢?」
「當時的位置正好是這樣的。藤本先生隔着桌子把冰糕遞了過來,因為我離得近……再是正好這時中井夫人邀請藤本先生跳舞,所以我就……」
泰子站起來,指着三人當時的位開說。時尚書屋
「那麼,當時三位旁邊是……」
「這……」

泰子歪着頭略加思索地說

「這張沙發上只有我和多美子夫人,木戶奶奶離這不遠,中井夫人站在藤本先生身後。再是山本老師正在旁邊和別人談話……」
因為泰子跟山本三郎學習英語,所以稱他為老師。時尚書屋
「那麼,藤本先生遞過來軟冰糕之後父做了什麼呢?」
「沒做什麼。他接連遞過兩份軟冰糕之後,便被中井夫人邀去跳舞了。」
「當藤本先生遞給你冰糕時,井出先生也在旁邊嗎?」
「摁。」
「請你原諒,冒昧地再問一下:聽說在一年以前你還和藤本先生一起生活?」
「摁。」
泰子鼻樑上聚起皺紋,臉上浮起一絲飄忽不定的笑:
「我被他拋棄了……」
說完之後,泰子輕輕地,但是迅速地問正關注着自己的瑪卡麗特夫人望了一眼。這使得金田一耕助心里納悶:那目光中包含着什麼意思嗎?時尚書屋
可是,島田警部補卻毫無察覺……
「提這樣的問題實在失禮,我所以要這樣提問,原因不在於瞭解你們離開的原因,而是從你的口氣中感到,你似乎並不熟悉藤本先生的朋友井出先生……」
「摁。他是多美子夫人的朋友吧。據說是這樣的……」
「啊,原來是這樣。那麼你也吃了軟冰糕吧?」
「摁。」
「沒什麼異常感覺吧?」
「摁,現在感到身體蠻好……」
說著,泰子臉上又浮現出飄忽不定的微笑。時尚書屋
秦子覺察到警部補對有的問題故意不明確提出,她想,這可能是警部補覺得自己可憐。時尚書屋
可是,警部補終於涉及到了實質性問題:
「這樣就是說,只是藤本夫人吃的軟冰糕裡摻進了番木鱉礆,你認為這究竟是誰的所作所為呢?」
泰子又歪起她那妖精似的長脖子考慮着:
「這樣的事,我不知道!」
泰子眉宇間閃過一絲怒氣。時尚書屋
「對不起,是我提問的方式不當。我的意思是,誰能有機會往冰糕裡投放番木鱉礆呢?」
「這……」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