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娉婷娘子 第 7 頁


該何以回應,她小聲嚅道,仍鼓着勇氣迎視他,而喉中緊澀又起。總是如此,她心緒波動不止,喉便發乾。「我並未見過那幅綉圖。」略頓,他似暗暗尋思,最後仍坦白道:「前些時候我人不在湘陰,婚事多由娘親作決,她說替我合了一門親,
作者:雷恩那 / 頁數:(7 / 35)

「但現不再想想,似乎你合該生得這般模樣。」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啊?」慕娉婷又是怔然,杏眼漾着水波,朱唇略掀,試了幾次才尋到聲音。時尚書屋
「……我這模樣……不好嗎?」她雖非國色天香,生得傾城傾國,但依世俗對美醜的判斷,她已構得着中等之姿,不是嗎?她柔荑不自禁撫上頰,頰熱,更感觸指尖泛涼。時尚書屋
刀義天勾唇,似笑非笑。「你這模樣生得好,恰是公婆們挑選兒媳時最為中意的長相,說話輕聲細語,五官端莊秀氣,也難怪娘親見過王媒婆取來的綉圖後,便要人上慕家提親。」
他話中所提的「綉圖」出自她手底,是她的「自綉圖」,當初是綉着好玩的,把自個兒按着在銅鏡裡見着的模樣、一針一綫綉在緞子上,沒料及有朝一日要被爹爹取了去,交給王媒婆帶到刀家。時尚書屋
「那綉圖其實綉得不好……」
不知該何以回應,她小聲嚅道,仍鼓着勇氣迎視他,而喉中緊澀又起。總是如此,她心緒波動不止,喉便發乾。時尚書屋
「我並未見過那幅綉圖。」
略頓,他似暗暗尋思,最後仍坦白道:「前些時候我人不在湘陰,婚事多由娘親作決,她說替我合了一門親,對方是瀏陽布商慕家的閨秀,聘禮、婚期等大小事她也請人與慕老爺子談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在這事上,我聽她的,沒什麼異議。」
在他看來,娶哪家姑娘皆無所謂,只要雙親歡喜便好。時尚書屋
在她看來,同樣是嫁誰都成,只要談得攏條件,護得住慕家龐大家業,也就足夠。時尚書屋
所以,對於這樁姻緣,她和他仍有共通之處——打一開始便想得極為實際,不發白日夢,就僅是兩個不相干的人兒湊合在一塊兒,合得來,很好,合不來,也得磨至相合為止。時尚書屋
喉頭的緊燥像是往胸口蔓延過去,心緊縮着,那滋味漸漸掌握她,沒來由的,大紅吉服下的身子一陣顫慄。時尚書屋
房內燭火澄明,供以取暖的火盆子裡星火跳熠,流散着一屋子暖,慕娉婷卻渾然一凜,頸後都已竄出粒粒細小的鷄皮疙瘩。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她感激他的坦白,儘管將事攤開了,有些教人難堪,她還是心懷感激。時尚書屋
「我爹說,兩家結成姻親,對彼此都好。慕家每年從南方收購大量生絲和成布,走河路往返,碼頭運載和出入船貨上早有自個兒的一套方法,往後刀、慕兩家走到一塊兒,刀家打鐵場子若往南方出貨,在河運上有慕家幫襯……」
她掩飾得極好,淡垂的臉瞧起來沉靜而溫柔,若非露在紅袖外的蔥白指尖輕顫、絞纏着,咽喉似暗暗吞嚥,微乎其微地透出什麼來,也不易教人察覺她此刻不安的心緒。時尚書屋
刀義天看在眼底,內心一嘆,卻不戳破她強裝的鎮定。時尚書屋
他方纔將話挑明,表示之所以與慕家結親,他個人意願並不重要。時尚書屋
男大當婚。他年歲已屆,又無傾慕之人,既是娘親看上眼的姑娘,便順遂老人家的意思成親。時尚書屋
他道出這話或者傷着了她,可世間但憑媒妁之言成就的姻緣又何其多?他與她僅是當中的一對,既娶她為妻,他自會儘力待她好,不教她受委屈,只是這近乎承諾的言語若說出口,怕要體會不出當中的誠意。兩人既有緣分,那便是一生的事,她總有明白的時候。時尚書屋
「慕家幫襯刀家,慕家自個兒又得了什麼好處?」他平靜地問,唇山明顯的嘴一直噙着似有若無的弧。時尚書屋
慕娉婷對他此刻的神情感到些微迷惘,不曉得他是當真全然不知,抑或有意試探?時尚書屋
再次輕嚥著喉頭,她低幽言語:「兩家自然是相互照看,往後慕家在河路上行走,有『刀家五虎門』的旗幟保護,想來行船定能安穩許多,不怕……不怕……」
她忽地止住,眉心略顰,似乎不肯多談。時尚書屋
刀義天深目湛了湛,片刻才道:「前些時候,慕家十來艘貨船剛出湘境,便被人連船帶貨洗劫一空,尚閙出三條人命,江南那邊的生意似乎也無端端受了阻礙,你是為這事擔憂吧?」
蓮容倏地抬起,她眨眨羽睫,訥聲道:「……原來你知曉的。」
「這些亦算得上是江湖事,不難得知。」
他淡淡道。時尚書屋
慕家是瀏陽富豪,以布匹買賣起家,江南養蠶、收絲、治絲、紡紗,鄂東與陝北一帶則植棉、收棉、織布,經營有道,家大業大,慕家閨女出閣,大可擺出高姿態,多的是對象任其挑選。時尚書屋
但他聽聞娘親提及,是慕老爺子得知王媒婆為著他的婚事四處尋找合適人家,便親自替閨女兒討了這樁姻緣,還急巴巴地要媒婆把閨女的綉圖送來。他得承認,一開始,自己對慕家為何急着要將閨女嫁允,比對那名要與他結成連理的女子更感興趣。時尚書屋
但如今初會,兩人雙雙坐在鴛鴦錦榻上,房中四處佈置着大紅喜緞,垂着團團喜彩,每扇窗紙皆貼著雙薯圖,連擺在角落的屏風和臉盆架也貼了紅。牆上掛着一面荷花鴛鴦圖的喜幛,垂迤到地面,旁邊高台上燃着一對龍鳳燭,一屋喜紅映出一屋錦霞般的潤光。她在這當中,用固執的、強裝鎮定的幽幽眼眸回望他,莫名的,他左胸感到一陣拉扯,極想撫去她的不安。時尚書屋
「慕家貨船遭劫的事,我會與岳父大人詳細談過,待看如何處理。」
他峻唇靜牽,眉字有抹溫柔神氣。「你別憂心。」
慕娉婷身子一顫,呼息深濃。時尚書屋
猛然間,她被那張剛毅有型的男性臉龐重撞了胸房一下,既熱又麻,一泉無以名狀的溫潮從方寸底端湧出,漫漫泛開,不住地泛開,無法抑止地泛開……
她須得道謝,說幾句漂亮話。時尚書屋
她該要回他一笑,真誠的、大方的笑,藉以化解周遭濃郁得教她有些暈眩的氛圍。時尚書屋
因此,柳眉柔揚了,扣着胭脂的朱唇掀啟了,她想笑,想柔軟地對他說些什麼,擠出的卻是啞啞嗓音。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