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底牌 第 10 頁


是說,「驚慌的大眼睛盯着他的面孔,」說我可能幹下這件事。但是我沒有。噢,我沒有!我為什麼要干呢?「巴特說:」這就是我們想知道的問題。動機是什麼?為什麼有人要殺夏塔納?他裝得
作者:阿嘉莎·克里斯第 / 頁數:(10 / 47)

是說,「驚慌的大眼睛盯着他的面孔,」說我可能幹下這件事。但是我沒有。噢,我沒有!我

為什麼要干呢?「巴特說:」這就是我們想知道的問題。動機是什麼?為什麼有人要殺夏塔
納?他裝得活靈活現的,可是就我瞭解,他並不具危險性。"她是不少微微倒抽了一口氣─
─胸部突然聳起?時尚書屋
巴特繼續說:“譬如說,他不會勒索之類的。梅瑞迪斯小姐,反正你不象藏有罪惡隱私
的女孩子。「她第1次微笑,為他和藹的態度而放心不少。」不,我真的沒有。我根本沒有秘
密。”“那你別擔心,梅瑞迪斯小姐。我們大概會過來再請教你幾個問題,不過全是例行公
事。「他站起來。」現在你走吧。我手下的警察會替你叫部計程車,你別躺着睡不着,瞎操
心。吃兩片阿司匹靈吧。「他送她出去。回來以後,瑞斯上校用好玩的的語氣低聲說:」巴
特,你真會撒謊!你那種慈父姿態簡直沒有人比得上。”“瑞斯上校,跟她磨下去也沒有
用。這可憐的孩子可能是嚇得半死──若是那樣就太殘忍了,而我不是殘酷的人,向來不是
──不然就是演技出眾的小演員,我們留她到半夜,也不會有任何進展。"奧利佛太太嘆息
一聲,兩手亂抓瀏海,最後毛髮豎立,使她看起來象醉漢似的。她說:“你們知道,現在我
相信是她干的!幸虧不是在小說裡。讀者不喜歡年輕貌美的姑娘犯案。不過我依舊認為是她
干的。白羅先生,你一位如何?”「我,我剛剛發現一件事。」「又是橋牌計分的問題?」
「是的,安妮·梅瑞迪斯把計分紙翻過來,劃了綫,反面再用。這代表什麼?」「可見她貧困成習,不然就是天生節儉。」「她穿的衣服很貴重哩,“奧利佛太太說。,」請德斯
帕少校進來,"巴特探長說。時尚書屋
第7章
 第4位兇手?時尚書屋
德斯帕以敏捷輕快的步伐走進房間──使白羅想起某一種動物或者某一個人。巴特說:
「德斯帕少校,讓你久等真抱歉。不過我要讓太太小姐們儘速離開。"」別道歉,我瞭解

的。"他坐下來,以詢問的目光看看探長。時尚書屋
「你跟夏塔納先生相熟到什麼程度?」後者問道。時尚書屋
「我見過他兩次,」德斯帕爽爽快快說。時尚書屋
「只有兩次?」
「只是這樣。」
「在什麼場合見面的?」
「大約一個月之前,我們同赴某家人的餐宴。過了一個星期,他請我參加鷄尾酒會。」
「在這兒舉行鷄尾酒會?」「是的。」「在什麼地方──這個房間還是客廳?所有的房間都利用到了。」「有沒有看到這個小東西擺在一處地方?」巴特再度抽出小劍。時尚書屋
德斯帕少校略微歪歪嘴唇。時尚書屋
他說:「不,我那回並沒有記下此物的位置,以備日後使用。」「德斯帕少校,用不着進一步推測我話裡的意思。」「對不起。推演過程很明顯嘛。」
偵詢中斷片刻,接着巴特繼
續發問。時尚書屋
「你有沒有理由討厭夏塔納先生?」
「動機多得很。」
「呃?」探長似乎很驚訝。時尚書屋
德斯帕說:「是指討厭他──不是殺他的動機。我一點都不想殺他,可是我真想踢他幾腳。真遺憾。現在來不及了。」
「德斯帕少校,你為什麼想踢他?」「因為他正是那種需要狠狠踢幾腳的鼠輩。他常常害得我腳趾發癢。」「對他有多少認識──我是指有損他名聲的一面?」「他的衣着太考究;頭髮太長,身上有臭味。」巴特指出:“然而你應邀來他家吃
飯。「德斯帕淡然說:」巴特探長,如果我只到自己讚許的東道主家吃飯,那我出去赴宴的
機會恐怕不多。「探長暗示說:「你喜歡社交,卻不讚成這樣?」」我喜歡短時間內多交
際。由蠻荒地區回到燈火通明的室內,見見衣着迷人的女性,跳跳舞,吃吃好飯菜,談談笑
笑──是的,我一度喜歡。接着我厭倦了那種缺乏誠意的氣氛,又想再度遠行。”“德斯帕
少校,你在蠻荒地區流浪,那種生活一定很危險。"德斯帕聳聳肩,泛出笑容。時尚書屋
「夏塔納先生的生活不危險──可是他死了,我卻活着!」巴特意味深長說:「他過的生活也許比你想象中危險多了。」「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已故的夏塔納先生有點好管閒
事,"巴特說。時尚書屋
對方的身子往前傾。「你是說他介入別人的生活──發現了──什麼?”」我是說,他
也許愛跟──呃──女性胡來。"德斯帕少校仰靠在椅子上。他笑了,似乎覺得很有意思卻
又漠不關心。時尚書屋
「我想女人不會對這種騙子太認真。」
「德斯帕少校,你推想是誰殺他?」
「噢,我知道不是我干的,也不是梅瑞迪斯小姐干的。我無法想象洛瑞瑪太太做這種事──她叫我想起某一位敬畏上帝的姑媽。年就只剩醫生了。」「你能不能描述你自己和別人今夜的活動?」「我站起來兩次──一次去那煙灰碟,還撥了爐火──另外一次去拿飲料。」
「什麼時間?」“我不敢確定。第1次大概是十一點,不過都是瞎猜的。洛瑞瑪太太
曾經走到爐邊一次,跟夏塔納先生說了一句話。我沒聽見他回答,不過當時我沒注意,不過
保證他沒開口。梅瑞迪斯小姐在屋內逛來逛去,可是我覺得她沒走近壁爐。羅勃茲醫生老是
跳起跳落──至少三四回。“巴特微笑說:“我要問你一個白羅先生想出來的問題。你認為
他們的牌技如何?梅瑞迪斯小姐打得不錯。羅勃茲叫牌叫得太高,簡直丟人。他該敗得
比實際上更慘。洛瑞瑪太太的牌技棒極了。"巴特轉向白羅。時尚書屋
「白羅先生,還有沒有話要問?」
白羅搖搖頭。時尚書屋
德斯帕把阿本尼地區的地址說出來,祝他們晚安,就踏出門外。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