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底牌 第 5 頁


牌一百五十分。"她起身收拾繡花的晚宴手提袋,正想拂去額上的髮絲,又及時忍住了。她說:「我們的東道主大概在隔壁吧。」她穿過相通的門,另外幾個人跟在她後面。夏塔納先生坐在爐
作者:阿嘉莎·克里斯第 / 頁數:(5 / 47)

牌一百五十分。"她起身收拾繡花的晚宴手提袋,正想拂去額上的髮絲,又及時忍住了。時尚書屋

她說:「我們的東道主大概在隔壁吧。」
她穿過相通的門,另外幾個人跟在她後面。時尚書屋
夏塔納先生坐在爐邊的椅子上。橋牌桌的人專心打牌。時尚書屋
「梅花5加倍」,洛瑞瑪太太正用冷靜又尖鋭的嗓門說。時尚書屋
「無王5」。時尚書屋
「無王5加倍」。時尚書屋
奧利佛太太走到牌桌邊。這圈牌大概很精彩。時尚書屋
巴特探長跟她一起過來。時尚書屋
瑞斯上校走向夏塔納先生,白羅跟在後面。瑞斯說:「我得走了,夏塔納。」夏塔納先
生不答腔。他的腦袋向前垂,似乎睡着了。瑞斯以奇異的目光看了白羅一眼,走近幾步。突
然他悶叫一聲,身子往前探。白羅霎時站在他旁邊,也打量瑞斯上校所指的地方──很象一
種特別華麗的襯衫飾扣──可惜卻不是。時尚書屋
白羅彎腰拉起夏塔納先生的一隻手,然後放下。他接觸瑞斯詢問的眼光,點點頭。瑞斯
抬高嗓音。時尚書屋
「巴特探長,來一下。「探長走到他們身邊。奧利佛太太繼續看那場」無王5加倍」的
牌。巴特探長貌似遲鈍,其實是一個非常敏捷的人。他跟他們站在一起,揚起眉毛低聲說:
「有什麼問題嗎?」瑞斯上校頷首指一指椅子上沉默的身軀。時尚書屋
巴特俯身觀察,白羅若有所思看看夏塔納先生的面孔。現在那張臉顯得好蠢,嘴巴下垂
張開──惡魔般的神采不見了。時尚書屋
赫邱裡·白羅搖搖頭。時尚書屋
巴特探長直起身子。他檢查過夏塔納先生襯衫上那個很象飾扣的東西,但是沒有用手去
摸;那玩意兒不是特殊的飾扣。他曾拉起對方軟綿綿的手,又放下了。時尚書屋
現在他站起來,冷靜、能幹,有軍人作風──打算切實掌握局面。時尚書屋
「耽誤各位一分鐘,拜託。」他說。時尚書屋
他抬高的嗓門有公事公辦的意味,與先前不同,牌桌上的人都轉頭看他,安妮·梅瑞迪

斯正要拿「夢家」的一張黑桃A,手就此停在空中。時尚書屋
他說:「我很遺憾,我們的東道主夏塔納先生死了。」洛瑞瑪太太和羅勃茲醫生站起
來。德斯帕瞠目皺眉。安妮·梅瑞迪斯抽了一口氣。時尚書屋
「你確定嗎,老兄?」
此情此景勾起了羅勃茲醫生的職業本能,他以醫生「介入死亡事件」的輕快步伐走過去。時尚書屋
「等一等,羅勃茲醫生。你能不能先告訴我今天晚上有誰進出這個房間?」羅勃茲瞪着他。時尚書屋
「進出?我不懂你的意思。沒有人進出埃」探長轉移目光。時尚書屋
「他說得沒錯吧,洛瑞瑪太太?」
「沒有錯。」
「管事或其它傭人都沒有進來過?」
「沒有。我們坐上牌桌的時候,管事端那個托盤進屋。此後就沒有進來過。」巴特探長
看看德斯帕。時尚書屋
德斯帕點頭同意。時尚書屋
安妮屏息說:「是的──是的,沒有錯。」羅勃茲不耐煩地說:“老兄,到底怎麼回事
嘛。讓我為他檢查檢查──也許只是暈倒罷了。不是暈倒,很抱歉──分局法醫沒來之
前,誰都不能碰他。各位先生女士,夏塔納先生是被人謀殺的。“「謀殺?……」安妮發出驚
恐和不相信的嘆息。時尚書屋
德斯帕瞪着眼睛,眼神茫茫然。時尚書屋
洛瑞瑪太太尖聲說:「謀殺的?」
羅勃茲醫生說了一句:「老天爺!」
巴特探長慢慢點點頭。他看來活象一個中國製的瓷土官吏像,表情迷茫。時尚書屋
他說:「被人捅了一刀。就是這樣。捅了一到。」接着他問道:“晚上你們有誰離開過
牌桌?"他眼見四個人的表情軟化──動遙他看出畏懼──擔憂──憤慨--沮喪──恐怖
等情緒,卻沒有發現有用的線索。時尚書屋
「怎麼?」
現場沉默片刻,德斯帕少校此刻已站起身,立姿活象行列中的軍人,精明的窄臉轉向巴
特,平平靜靜說:「我想每個人都曾先後離開牌桌一會兒──去拿飲料或在壁爐中添些薪柴。我兩件事的做過。我走到火旁的時候,夏塔納先生坐在椅子上睡着了。」「睡着了?」
「我認為如此──是的。」巴特說:“他也許是睡着,也許那時候已經死了。我們立刻調
查。現在我要請你們到隔壁房間。「他轉向一旁不開腔的漢子。」瑞斯上校,你大概肯陪他們
去吧?"瑞斯明白了,迅速頷首。時尚書屋
「對,探長。」
四位打牌的客人慢慢穿過門口。時尚書屋
奧利佛太太坐在房間那一頭的椅子上,開始幽幽哭泣。時尚書屋
巴特拿起電話聽筒來說話。時尚書屋
接着他說:「本地警察馬上來。總部發下命令,要我辦這個案子。分局法醫會儘速趕來。白羅先生,你看他死去多久了?我想大概超過一個鐘頭。」
“我也這麼想。可惜不能更
精確一小─不能斷言'此人已死去一小時二十分四十秒'。"巴特心不在焉點點頭。時尚書屋
“他坐在爐火前面,這一來稍有差別。我保證醫生會說過一個鐘頭,不到兩個半鐘頭。時尚書屋
誰都沒聽見什麼,看見什麼。真驚人!冒的險很大。他可能會叫嚷呀。可是他沒有叫。時尚書屋
兇手運氣好。朋友,你說得不錯,真是不顧死活的舉動。”“白羅先生,想到沒有?關於動
機之類的?「白羅慢慢地說:」是的,這方面我有點話要報告。請問──夏塔納先生沒暗示
他今天請你們來赴哪一種宴會嗎?"巴特探長好奇地望着他。時尚書屋
「沒有,白羅先生,他什麼都沒說。怎麼?」遠處鈴聲呲呲響,有人扣門環。時尚書屋
巴特探長說:“是我們的人。我去請他們進來。待會兒我們再聽你敘述。得先完成例行
手續。"白羅點點頭。巴特踏出房間。時尚書屋
奧利佛太太哭個不停。時尚書屋
白羅走到牌桌邊。他沒摸任何東西,只用眼睛檢查計分紙,搖了一兩次頭。時尚書屋
「愚蠢的小男人!噢,愚蠢的小男人。打扮成魔鬼。想要嚇人。真幼稚!」赫邱裡·白
羅低聲說。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