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夜行》 第 16 頁


開,而我則被一股莫名的恐怖籠罩住,胸口有股沉重的壓迫感,甚至還有點兒想吐。仙石直記神情緊張地掀開棉被,赫然發現床上躺着一具駝背男子的屍體,可是誰也沒有辦法判斷他到底是
作者:待考 / 頁數:(16 / 56)

開,而我則被一股莫名的恐怖籠罩住,胸口有股沉重的

壓迫感,甚至還有點兒想吐。時尚書屋
仙石直記神情緊張地掀開棉被,赫然發現床上躺着
一具駝背男子的屍體,可是誰也沒有辦法判斷他到底是
守衛,還是蜂屋小市……
現場頓時瀰漫著一股詭異難辨的氣息,因為這具駝

背男屍居然沒有頭……

牆上的文字

各位一定也曾經在報紙或雜誌報導中,閲讀過關於
無頭屍體的相關報導,實際上,親眼看見無頭屍體是一
件多可怕的事,相信大家恐怕連作夢也無法想像到。時尚書屋
如果以文字來形容無頭屍體有多麼恐怖的話,大約
只能表達其真實情形的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甚至連
萬分之一都不到。時尚書屋
在這個時候,我覺得自己全身虛脫,必須費盡全力
才能勉強支撐下去。時尚書屋
由此可見,人類的神經雖然脆弱,但也許比想像中
強韌也說不定。時尚書屋
不過,這也得依照當時的狀況來決定。就如同兩個
人一起喝酒,其中一個人先醉倒的話,那麼另一個人無
論如何也不能喝醉,一定要支撐到底才行。時尚書屋
當時的我就是處在這種情形下。因為我看見仙石直
記已經先嚇獃了,所以我當然不能也跟着昏倒或喪失理
智,太過誇張的動作。時尚書屋
我甩了甩頭,終於讓自己恢復些許理智。時尚書屋
一看見仙石直記整個人都傻掉的模樣,我不耐煩地
用力拍拍他的背部說[
「仙石,振作一點!你該不會是嚇壞了吧!」
聽到我的叫喚聲,仙石直記終於勉強振作起精神,
結結巴巴地問[
「屋代……糟了!事態嚴重了!怎麼辦?發生這種可怕的事情……我們該怎麼辦?」
仙石直記表面上看起來是一個喜歡惡作劇、狂妄自
大、令人討厭的男人。但現在看來,他也只不過是一個
壓抑情緒、膽小懦弱的男子罷了,一旦出事,就失了方
寸。時尚書屋
「還能怎麼辦?總之,先報警處理呀!」
“報警?你不要開玩笑了,怎麼能報警呢?這麼一

來,古神家的名聲將毀于一旦……屋代,你是開玩笑的
吧!除了報警以外,就沒有其他辦法了嗎?時尚書屋
“你講什麼傻話!現在可是出了人命耶!而且這件事
非同小可,兇手居然還把屍體的頭割下來,你不報警的
話還能怎麼解決?”
「兇手把頭割下來……他為什麼要把屍體的頭拿走?」
“我也正在想這個問題。兇手之所以要拿走屍體的
頭,通常是為了讓人無法正確地判定死者的身分,所以
……”“可是,屋代,這沒有意義啊!屍體雖然沒有頭,
但身體……蜂屋身體上的那塊肉瘤,比他的臉孔更具有
代表性不是嗎?”
仙石直記以沙啞的聲音叫道。時尚書屋
「仙石!但是……這真的是蜂屋的屍體嗎?」
「你在說什麼?看屍體的背部不就應該知道了嗎?」
「可是在古神家中,還有另一個人也是駝背呀!」
仙石直記嚇得跳起來叫道[
「你在說什麼呀!難道你是指守衛嗎?不可能,我父親沒理由殺害守衛的!」
這次輪到我嚇一跳了。時尚書屋
我不發語地望着仙石直記的臉,他呼了一口氣,瞪
視着我的臉;我則把卡在喉嚨的痰吐了出來。時尚書屋
「仙石,雖然這件事有可能如你猜想那樣,可是你也不要太主觀……憑什麼認定這個人是你父親殺的?」
仙石直記避開我的視線,開始在房內踱着方步。時尚書屋
沒錯,你說的沒錯,這個人不一定是我父親殺的
我到底是怎麼啦?可能是昨晚沒睡好,所以精神有
點恍惚吧!話說回來,如果不是我父親殺的,那還會有
誰能把屍體的頭砍斷,這可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時尚書屋
「你的意思是你父親做得到?」
仙石直記又反射性地把頭轉向我,他思考了一下,
焦躁地說[
“屋代,你想想看,像我們這種年紀的人,早就被現
在的社會風氣磨掉一大半的勇氣,哪還有早期日本武士
那種大揮武士刀的氣魄!”
更何況,我現在一看到武士刀就全身發軟,如果我
要殺人,一定不會選擇武士刀作兇器。時尚書屋
但是我父親就不同了。他今年六十五歲,正好生於
明治二十年前後,當時日本仍是一個殺伐的時代,那時
我祖父還在,他歷經維新時代的變革,根本不把殺人當
一回事。時尚書屋
我父親就是在祖父那種教育方式一下成長的,他們的
思考模式和行為部和我們這一代人不一樣,所以,如果
這裡有人被殺死,我第1個聯想到的兇手一定是我父
親。”
仙石直記的神情顯得十分慌亂,他一邊踱着方步,
一邊喋喋不休地說著,好像怕別人會中途打斷他的話。時尚書屋
聽著他急促散亂的腳步聲和喋喋不休的講話聲,害
我也變得神經兮兮的。時尚書屋
我被他弄得頭昏腦脹,連忙阻止他說:
“仙石,停下來!不要再踱方步了,如果你再走下
去,現場可能會被你破壞掉,在警察來到這裡以前,我
們要儘量設法讓現場保持原狀。”
「警察……喂!你非要報警不可是不是?」
“那當然!如果這件事只有你和我兩個人知道,或許
還可以依照你的方法來處理,只可惜四方太也知道這件
事。”
「四方太!」
仙石直記無奈地呻吟道。時尚書屋
“對呀!他一定到處去廣播古神家發生兇殺案,現在
大概連傭人都知道這件事情了吧!仙石,傭人可是外人
哦!”
仙石直記再度發出呻吟聲。時尚書屋
「所以我們現在除了報警之外,別無選擇是嗎?」
「沒錯,而且要愈快報警愈好。但是在報警以前,我們要先確認一件事。」
「確認什麼?」
「確認這到底是誰的屍體。」
「你仍然認為這是守衛的屍體嗎?可是,這件西裝是蜂屋的。」
「衣服不算是關鍵性證物,兇手可以殺了他以後再幫他穿上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