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夜行》 第 18 頁


她房裡的窗戶打開一半,桃色的窗帘隨風飄飛。微風輕拂着八千代的髮絲,她似乎睡得十分安穩。看她睡覺的模樣,原先那放蕩、任性、驕縱的個性全都掩蓋在長長的睫毛下,真像是個純真甜
作者:待考 / 頁數:(18 / 56)

她房裡的窗戶打開一半,桃色的窗帘隨風飄飛。微

風輕拂着八千代的髮絲,她似乎睡得十分安穩。時尚書屋
看她睡覺的模樣,原先那放蕩、任性、驕縱的個性
全都掩蓋在長長的睫毛下,真像是個純真甜美的小女孩。時尚書屋
我們不想吵醒她,只好悄悄地走到床邊,將她放在
床邊的拖鞋拿起來檢查後,立即放回原位,然後輕聲地
退出房間。時尚書屋
八千代的拖鞋底部果然沾到黑紅色的血污。時尚書屋
「再來就是金庫。」
「仙石!那邊應該不會有問題吧——已經用兩道鎖鎖上了。」
「為了慎重起見,還是去查看一下比較好,你等我一下。」
仙石直記說完,馬上跑到二樓拿了鑰匙下來。時尚書屋
“好像沒有人動過這把鑰匙,昨晚我將這把鑰匙放在
抽屜的底部,還用齒粉在上面灑了一個『S』,我剛剛一
看,上面的字和昨晚完全一樣。時尚書屋
我們進人飯廳旁邊的書房,來到金庫前面。時尚書屋
「屋代,你的密碼是?」
我遲疑了一下,紅着臉、結結巴巴地說:
「Ya……Chi……yo。」
仙石直記望着我的臉,別有深意地笑了笑。時尚書屋
他開始轉動轉盤,再用鑰匙將鎖都打開後,深吸了
口氣,用力將金庫門打開,只見「村正」還安然放在金
櫃內。時尚書屋
「你看,還在吧!別神經過敏了,這個金庫沒有那麼容易被打開的……」
仙石直記似乎沒有在聽我說話,他伸手將「村正」
拔了出來,一看之下,才發現武士刀並沒有完全插在刀
鞘內。時尚書屋
就在此時,仙石直記驚叫出聲。時尚書屋
「怎、怎麼啦?」
我莫名奇妙地跑過去,只見刀鞘從仙石直記的手滑
落到地上,他右手抓者武士刀,刀子上面沾滿了血跡

守衛的隱私

我以前不但沒有目睹過兇殺案,甚至連殺人的兇器
都不會見過。時尚書屋
但是當我一看到仙石直記手中那把沾滿血跡的武士
刀,我不得不斷定這把「村正」就是殺死蜂屋小市,並
砍走他首級的兇器。時尚書屋
但是,怎麼可能會發生這種事?金庫明明鎖得好好

的,鑰匙由仙石直記保管,密碼只有我知道,不管是仙
石直記或是我單獨一個人,根本就無法打開金庫,更不
要說是其他人了。時尚書屋
一陣強烈的恐懼感宛如洶湧海浪般向我襲來,這種
感覺比發現無頭屍體時更來得嚇人,讓我几乎忍不住要
放聲尖叫。時尚書屋
我想極力壓抑住這股大叫和狂奔的衝動,卻深感困
難。時尚書屋
這樁殺人事件真是太恐怖了!
第1:兇手為何要殺死一個駝背男子,並拿走他的
頭?何況兇手根本就沒有必要取走屍體的頭,因為蜂屋
小市右大腿的傷痕就足以證明他的身分了。時尚書屋
第2:「村正」被鎖在雙重鎖的金庫裡,它何時被拿
來當做兇器?時尚書屋
此刻,我不由自主地往難以理解的超自然現象去揣
想,但一想到這裡,全身的汗毛就不自禁地豎了起來。時尚書屋
仙石直記也僵在原地好一會兒,目不轉暗地望着沾
滿血跡的武士刀,然後他突然回過神來,好像要逃避可
怕的東西一般,急忙把武士刀丟在地上。時尚書屋
「果然是我父親!」
被丟出的武士刀在地上彈了幾下後就靜靜地平躺在
地板上,我覺得它好像是有生命似的,背脊不禁又冷了
起來。時尚書屋
「不要亂說!」
我舔了舔嘴唇後,糾正仙石直記的想法。時尚書屋
“不論是你父親或任何人,他是怎麼打開這個金庫
呢?你剛纔不是說沒有人動過鑰匙嗎?難道這個金庫還
有另一把鑰匙?”
“不可能,沒這回事。金庫本來是有兩把鑰匙,但我
失手敲壞了其中的一把,所以目前金庫的鑰匙就只剩下
手中這一把。”
“那金庫就不可能被其他的人打開才對。就算有人偷
偷地打造另一把鑰匙,應該也沒辦法打開這個金庫……
這件事你應該很清楚才對,因為還有密碼在呀!我絶對
沒有將密碼告訴任何人,所以,絶對沒有人可以打開金
庫的門。時尚書屋
“然而現在的事實證明,這把『村正』就是兇器,這
到底要怎麼解釋才對?時尚書屋
“不知道,我也還沒搞懂……但我相信應該會有個合
理的解釋才對,又不是變魔術,怎麼可能金庫的門鎖着,
還能從裡面拿出武土刀。所以,一定有個合理的解釋才
對。時尚書屋
我們現在都太激動了,沒辦法靜下心來好好想這件
事,所以才會陷入旨點中。我覺得現在不要急着下定論,
着急的結果只會使我們走人死衚衕,正好陷入敵人的詭
計中。時尚書屋
「敵人?誰是我們的敵人?」
「目前還不知道。」
「好了!不要再說廢話了,接下來我們應該做什麼呢?」
「首先,我們將武士刀再放回金庫內,因為這是重要的證物,然後我們要趕快報案。」
我看了看表,時間已經是中午十二點多了。時尚書屋
“放樣不行.我們發現屍體到現在已經經過一個多小
時了,再這麼慢吞吞的,只會引蘇警方不必要的臆測。時尚書屋
總之,我們先到對面跟大家把事情仔細說清楚,你覺得
怎麼樣?”
仙石直記說完,便再次將武士刀放回金庫內,重新
上鎖。時尚書屋
這次是仙石直記自己轉動密碼轉身,也許他認為再
怎麼小心也沒什麼用了吧!
接着,我們來到主屋的一間和式房,看到仙石鐵之
正刺刺地盤着腿,獨自灌着冷酒。時尚書屋
柳夫人就坐在他身邊,像個娃娃一樣,表情冷然地
織着毛線。時尚書屋
在這個節骨眼上,一身典雅妝扮的她竟然還能平靜
地打着毛線,實在令人覺得有些不可思議。時尚書屋
仙石鐵之進看到我們之後,驚恐地瞪大眼晴,仔細
地觀察我們好一陣子後,用沙啞的聲音問道:
「直記,被殺的人到底是誰?是守衛還是蜂屋?」
「是蜂屋。」
仙石直記冷淡地回答。時尚書屋
「直記,你是怎麼知道的?屍體又沒有頭……」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