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夜行》 第 6 頁


仙石直記雖然花錢花得很凶,但他從不認為自己是在亂花錢,也不覺得自己有奢侈到像王公貴族那般地步。他辯說自己花錢都是有目的的,更不希望自己被別人看作是一個只會花錢的敗家子。
作者:待考 / 頁數:(6 / 56)

仙石直記雖然花錢花得很凶,但他從不認為自己是

在亂花錢,也不覺得自己有奢侈到像王公貴族那般地步。時尚書屋
他辯說自己花錢都是有目的的,更不希望自己被別
人看作是一個只會花錢的敗家子。時尚書屋
我和仙石直記是在學校認識的,我們念的是一所私
立大學的文學部。時尚書屋
我自幼就立志要當一個作家,仙石直記則沒有特定
的志向,他只想找一個比較容易進去的學校而已。時尚書屋
從學校畢業後,他也沒有做過什麼正經的工作,每
天都只是虛度光陰、玩女人而已。時尚書屋
在前面我曾經說過,我的老家是古神家族領地內的
一個小村莊,代代就是貧窮的農夫。時尚書屋
明治時代結束後,我父親來到東京,之後就很少和
老家聯繫了。時尚書屋
當我還是學生的時候,父母便相繼過世,因此我和
老家的關係更是完全斷絶。時尚書屋
這麼多年來,我甚至連一次都沒有回去過家鄉。時尚書屋
仙石直記的情形和我差不多,聽說他也不曾回去古
神家的舊領地。時尚書屋
奇怪的是,當仙石直記知道我是他的同鄉後,便主
動向我示好,在物質上一直很照顧我。時尚書屋
我自己對仙石直記這個人並沒有特別的好感或厭惡,
由於我家的環境本來是不允許我上大學,生活比較清苦,
因此能獲得仙石直記的金錢援助,對我而言,實在是件
值得慶幸的事。時尚書屋
我前面也提過仙石直記用錢都是有目的的,他一旦
花了錢,就一定要得到回報。時尚書屋
我很清楚這一點,所以對他根本不曾心存感激。時尚書屋
其實,我也曾經想過要感激他,但每次心中一浮現
這個念頭時,又會立即被他的惡形惡狀、自私、情緒化,
或是一些不體諒人的言行舉止氣得消失無蹤。時尚書屋
但我們兩人並沒有因此而絶交,主要是因為我知道
自己目前是一個沒有名氣的小作家,非常需要一位贊助
者,因此我只能對他忍氣吞聲,搖尾乞憐地繼續跟他來
往。時尚書屋

仙石直記不是傻瓜,他當然也瞭解我的心態。他之
所以繼續和我交往,可能是因為我還有一些利用價值吧!
特別是我能幫他處理一些女孩子的事情,所以,我
們之間可以說完全沒有友情的成份存在,彼此之間一點
都不互相尊重。時尚書屋
仙石直記甚至還有點輕蔑我,即使我們認識這麼久,
他也從來都不曾請我到他家作客。時尚書屋
我們之間的關係,大概就是年齡同為三十五歲、肖
虎,如此而已。時尚書屋
接下來,我們再回到仙石直記的談話——
「那麼,八千代準是狙擊蜂屋的兇手!」
仙石直記一個人喝完將近一瓶的威士忌,原本蒼白
的臉上有兩條青筋不規律地浮動着,他眯着眼繼續說道:
“不,先別提那個,我要先跟你談一下八千代的哥哥
——守衛的事。時尚書屋
剛纔我已經說過守衛也是個駝背。雖然他是個駝背,
卻不會給人醜陋的感覺。除了體型上的缺陷之外,這家
伙風度翩翩,而且相貌堂堂,這一點倒是和蜂屋很像。時尚書屋
他今年三十三歲,比我小兩歲。也許是因為身體有
缺陷的緣故,想法有些偏激,滿憤世嫉俗的,是個陰險
的傢伙。時尚書屋
其實這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因為我父親本來應該
是奴僕的身分,現在卻掌握了古神家的大權,連我這個
下人的兒子都這麼囂張跋扈,也難怪他會感到不平衡。時尚書屋
所以守衛時常擺出一副不問世事的態度,整天關在
屋裡看書。時尚書屋
但我相信他一定在暗中計劃,只要一有機會,他就
會對我們父子做出反擊的動作。另外,守衛也很喜歡八
千代。”
我一聽,不覺訝異地看著仙石直記,我覺得他說的
話真是越來越荒謬了,忍不住問道:
「這未免太可怕了吧!守衛先生和八千代小姐不是兄妹嗎?」
“我剛纔不是告訴過你,那只是對外的說法嗎?守衛
是織部子爵前妻的孩子,八千代則是現在古神家的女主
人——柳夫人所生,但卻不是織部子爵的種。時尚書屋
這是一個公開的秘密,所以他們名義上是兄妹,實
際上卻沒有血緣關係,因此當然可以成為夫婦了。我相
信守衛心裡也是這麼想的。時尚書屋
不過,守衛之所以會打這忡想法,恐怕肇因于那個
卜卦婆婆的預言。時尚書屋
守衛暗自認為八千代將來要嫁的駝背一定就是自己,
然而,事情就是因為他對此深信不疑才變糟糕的。時尚書屋
八千代故意透露她要和駝背畫家——蜂屋小市結婚
的消息,其中一個原因可能就是要讓守衛死心,她想讓
守衛知道,卜卦婆婆說的駝背井不是他,而是指蜂屋小
市!”
這麼說來,八千代的出生也算是一種不幸。時尚書屋
仙石直記的父親仙石鐵之進打算讓他和八千代成為
夫妻;而根據仙石直記的說法,八千代是仙石鐵之進的
女兒,幸好仙石直記對她並沒有什麼興趣,要不然豈不
成了兄妹通姦!
另一方面,八千代名義上的哥哥——守衛非常喜歡
她,或許他們之間真的沒有血緣關係,但兩人在戶籍上
的的確確是兄妹啊!
不管事情朝哪個方向發展,八千代都是和自己的兄
長結婚,所以情況才會變得這麼複雜。時尚書屋
「原來如此……可是,我仍然無法瞭解八千代小姐為何要射擊根本未曾謀面的蜂屋小市。」
「你別急,我接下來就是要告訴你這件事。」
仙石直記的聲調變得有點奇怪,他剛纔口氣說了一
大堆話,几乎快要喘不過氣來。時尚書屋
即使如此,他似乎更急着想繼續講下去,閃閃發亮
的眼眸中散髮着熱火,模樣變得十分駭人。時尚書屋
看來,仙石直記可能真的醉了。時尚書屋
「事實上……」
他做了個小狗用舌頭舔嘴唇的動作後,繼續說道:
“那是去年夏天的事,當時八千代收到一封奇怪的
信。八千代一向不把家中其他人看在眼裡,唯獨對我就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