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白色醜聞 第 1 頁


一在下樓梯時,人們有時難免會有這樣的感覺:以為已經走到最後一級,當跨出腳時,不料腳底下空空如也。在這瞬間,人們會猝然感到一陣如同跌落深淵似的驚悸。不可能掉落到地底
作者:待考 / 頁數:(1 / 6)

在下樓梯時,人們有時難免會有這樣的感覺:以為已經走到最後一級,當跨出

腳時,不料腳底下空空如也。在這瞬間,人們會猝然感到一陣如同跌落深淵似的驚
悸。時尚書屋
不可能掉落到地底下去的,只是比預料中稍低一些,但人們依然不能擺脫那種
擔驚受怕的感覺。時尚書屋
這種感覺,不僅只是在下樓梯時才有。人們對日常生活中的每一個細節已經習
以為常,稍有差異,便往往會感到惶恐。時尚書屋
三十五歲、在東南商事公司任秘書課長的澤木功,每天忙忙碌碌,沒有一絲兒
空閒,常常還會如此一本正經地提醒同事或部下;但是,即便只是窗玻璃被颱風刮
碎了,他也會束手無策。時尚書屋
那天,正確地講是11月10日,下班後和朋友一起在銀座喝酒時,澤木還說:
「生活太沒有刺激,每天都無聊得很!」
朋友笑了。時尚書屋
「現在你的妻子正回娘家,你一個人過日子,還不自由?沒有人管你了!」
“妻子回娘家,是因為岳父病了;不過,我還不能算自由吧?妻子每天定時打
電話回來,到時倘若我不在家,妻子就會擔心的;而且我身上也沒有錢,無法自由
行動,充其量就像現在這樣與你一起喝杯酒吧。”
「你的意思是說,當白領很可憐嗎?」
朋友不無諷刺地說道,因為澤木好歹也算是一個領導。時尚書屋
不過,澤木儘管抱怨,但在出人頭地的道路上還算平步青雲,一帆風順。他本
人很有才華,加上與公司董事的女兒結婚,這無疑是錦上添花,如虎添翼。時尚書屋
澤木與朋友一起喝到11點鐘後,便坐出租汽車回到地處世田谷的住宅裡。時尚書屋
住房雖只是兩套間,但起居室很寬敞,只和妻子久仁子兩人生活,這已經是太
空曠了。時尚書屋
妻子久仁子從不仰仗父親的權勢,雖然任性、愛花錢,但她從小生活在那樣的
環境裡,這也是沒有辦法的。儘管如此,澤木總會感覺到她是董事的女兒,心生厭
惡,因此見她回娘家去,澤木便會隱隱地有一種被解放的感覺。時尚書屋
澤木今天也是帶著微微的醉意乘上電梯直到六樓的。605室,是澤木夫婦的住房。時尚書屋
澤木取下插在門把手上的晚報後,走進房間。時尚書屋

他打開電燈,在內客廳的沙發上坐下,伸直了雙腳。攤開晚報,大致測覽了一
遍之後,他忽然發現房間裡有些異樣。時尚書屋
桌子上,放著一台小型錄音機。這台錄音機是澤木去年購買的,功能齊全,但……
難道去上班時,我將錄音機放在桌子上了?時尚書屋

不會的!澤木搖了搖頭。時尚書屋
9月底連續休假時,澤木與妻子一起去山口遊玩。當時兩人是乘坐山口綫去的,
為了錄下蒸汽機車的聲響,澤木還特地帶著錄音機。此後,澤木還沒有用過它。時尚書屋
錄音機是放在書櫥的角落裡的。時尚書屋
澤木記得今天早晨在內客廳裡讀早報時,桌子上還沒有錄音機,只有煙灰碟和
台式打火機。假如桌子上有錄音機,就會像現在一樣感到奇怪的。時尚書屋
有小偷光顧了?時尚書屋
澤木思忖着,趕緊將其他房間檢查了一遍。時尚書屋
家裡基本上不放現金,存款單和印章都由久仁子存放在銀行的出租櫥箱裡,不
過家裡還有澤木的高級照相機和妻子久仁子那些並不算多的珠寶。時尚書屋
但是,經檢查以後,照相機和珠寶都在。時尚書屋
久仁子回來過了?時尚書屋
澤木緊接着這樣想道。時尚書屋
他心想,也許妻子回到家以後,想起什麼事便又出去了。難道她懶得寫便條,
便將留言灌進錄音機裡了?時尚書屋
已經夜深人靜,但澤術還是向妻子的娘家打了一個電話試試。時尚書屋
妻子久仁子接電話。時尚書屋
「嘿,你還在啊!」
「是啊!怎麼了?」
「今天你回家過嗎?」
「沒有。我一直在這裡呀!你怎麼問這話?」
「不,我只是突然這麼感覺到。你父親的病情怎麼樣?」
「已經沒有關係了。明天傍晚我就回家了。」久仁子說道。時尚書屋
一掛斷電話,澤術便重新打量着桌子上的錄音機。時尚書屋
假如不是妻子,那麼是誰、為了什麼、將錄音機放在這裡呢?他又去檢查了一
遍書櫥,那裡沒有錄音機。桌子上的錄音機,果然是他的。時尚書屋
看來只不過是錄音機從書櫥裡移到了內客廳的桌子上,而且沒有任何東西被盜,
這反而更使他感到忐忑不安。時尚書屋
那份感覺就像是踏空了樓梯產生的驚慌。記得錄音機是放在書櫥裡的,但它卻
跑到了內客廳的桌子上。時尚書屋
澤木提起錄音機看著。錄音機裡裝有磁帶。時尚書屋
澤木對此也頗感怪異。他的性格非常認真,將錄音機或照相機收藏起來時,他
必然要將磁帶或膠捲卸下來另外安放。時尚書屋
奇怪!
他這麼想著,試着按了一下放音鍵。時尚書屋
磁帶開始旋轉。若是錄下山口綫蒸汽機車聲響的磁帶,馬上就會傳出列車車廂
內沉悶的聲音。不料,一陣輕微的聲音之後,傳出一個女人高亢的話音。時尚書屋
澤木君[
我知道你的隱秘。時尚書屋
兩年前,你在札幌將一個女人逼得自殺。你已經結婚,卻謊稱獨身,
引誘那名女子,她對你深信不疑,得知受騙後便臥軌自殺了。時尚書屋
她沒有親人,報紙上也說她是厭世自殺。人們絲毫沒有發現你。於是,
你便佯裝不知,一直混到現在。不過,我知道得很清楚。時尚書屋
她的名字叫田島美根子,自殺時大概是二十八歲吧。時尚書屋
她沒有親人,因此,為了她,你必須承擔她自殺的責任。時尚書屋
明天午休時,你帶上一千萬元到新宿的K旅館1106號房間來。我要用
那些錢為美根子建造一座漂亮的墳墓。時尚書屋
喂!澤木君,你即便將這磁帶毀了也無濟於事。假如你這麼做,我就
會在錄音機裡錄下更詳細的情況,送給你的夫人,並送到你的公司裡去。時尚書屋
那麼,明天午休時,我們再樂一樂吧。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