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白色醜聞 第 2 頁


澤木愣了好一會兒,連磁帶在空轉都忘了。過了五六分鐘後,澤木才突然想起,終於將磁帶停轉。他感覺到自己的臉色已經變得蒼白。兩年前,澤木曾受遣去札幌分公司工作。正確地說,那時
作者:待考 / 頁數:(2 / 6)

澤木愣了好一會兒,連磁帶在空轉都忘了。過了五六分鐘後,澤木才突然想起,

終於將磁帶停轉。時尚書屋
他感覺到自己的臉色已經變得蒼白。時尚書屋
兩年前,澤木曾受遣去札幌分公司工作。正確地說,那時是兩年半前的5月份,
赴任時間一年。凡是受到公司重點培養的人,都要到分公司去工作一段時間,這是
總公司的方針,所以澤木歡天喜地地去了札幌。時尚書屋
那時,妻子久仁子懷有六個月的身孕,所以留在東京,澤木單身赴任。結果,
久仁子流產了,但去札幌單身赴任的澤木,在那裡結識了田島美根子。時尚書屋
兩人是偶爾認識的。時尚書屋
札幌的5月非常美麗。澤木每個星期天都帶著照相機在札幌市內遊覽。他就在那
時結識了美根子。美根子也許因為身邊沒有親人,年齡又已經二十八歲,因此總顯
得很孤寂。澤木就是被她身上那種孤寂所吸引的。澤木有着妻子,又內定為公司的
幹部,因此當然只是玩玩而已。時尚書屋
澤木與她的關係是慎之又慎極其秘密的。不知道開始時美根子是否知道澤木結
過婚。澤木沒說自己獨身,但也沒說要與她結婚。想來這也許是一種怯懦。時尚書屋
最初兩人相處得很融洽。美根子性格文雅嫻靜,倘若澤木對她說你不要打電話
到公司裡來,她就絶對不會打電話。澤木彷彿覺得自己在札幌已經有妾,自我感覺
極好。時尚書屋
但是,美根子漸漸地認真起來,還說要為澤木生一個孩子。如此一來,澤木便
很自然地躲避着她。時尚書屋
想不到美根子撲進火車軌道里自殺了。時尚書屋
得知這個噩耗時,澤木最先感覺到的就是對美根子的去世產生的憐憫和恐怖,
卻沒有絲毫的仟悔,生怕美根子留下什麼遺書將他倆的事公開。他的頭腦裡甚至會
閃現出這樣的幻影:報紙登了大幅標題——「優秀職員將女人逼得自殺!」
但是,美根子沒有留下一個字。警察經調查後宣佈:死者沒有遺書,是因為不
堪孤獨而自殺。時尚書屋

此後約半年時間裡,澤木整天提心吊膽,擔心自己的名字會突然在什麼地方出
現,但事過兩年,他依然安然無恙。關於美根子的事,他早已忘得一乾二淨,時而
也會冷不防想起,但他已經心安理得,甚至感到有些懷戀了。時尚書屋
然而,現在卻突然冒出一個女人,知道他倆的事。對方不像是憑空揣測。如若
不理睬她,她將錄音帶送到妻子久仁子那裡或公司裡就糟了。時尚書屋
為了使自己鎮靜下來,澤木喝着威士忌,努力剋制着自己,冷靜地思索着。時尚書屋
「問題是……」他自言自語道,「錄音帶的主人是誰?在哪裡?又是怎麼知道那些事的?瞭解到什麼程度?」
對方索要錢財,這是推一可以獲救的。倘若對方是美根子的親人,目的只為了
報復,那就完了。倘若是為了錢財,不管如何總還有輓救的希望。時尚書屋
但是,一千萬元,這是一筆巨款。算上定期存款,將所有的錢湊在一起,也許
能有一千萬元,但倘若敗露,家裡就會閙得鷄犬不寧。時尚書屋
但是,如若不能封住錄音帶裡那個女人的嘴,便一切都完了。妻子久仁子是一
個自尊心極強的女人,倘若知道瞞着她而且還是在她懷孕時尋花問柳,就絶對不會
原諒他的。她的父母也不會放過他。在某種意義上來說,東南商事公司是一家家族
性很強的公司,所以這將意味着澤術將無法待在這家公司裡。時尚書屋
也許最後只能靠錢來解決,但是,她是怎麼知道美根子的事的?而且已經事過
兩年。時尚書屋

翌日,澤木去公司上班時,眼睛里布滿着血絲。時尚書屋
上午,澤木去銀行從出租櫥櫃裡取出存款單辦理定期解約手續,銀行辦事員一
副不快的表情,但澤木以買別墅為由,硬要解除定期。時尚書屋
一千萬元一捆錢顯得格外地小。時尚書屋
午休時,澤木將錢放在包裡,去新宿的旅館。他原想向服務台詢問1106號房間
住客的姓名,但最後沒問便徑直乘上了電梯。他覺得即便服務台告訴他,對方也肯
定會使用化名的。時尚書屋
到十一層樓,澤木察看著房間號碼一路走去。在1106號房間的門前,澤木重重
地喘了一口氣。時尚書屋
他還在口袋裏偷偷地藏了一把小刀以備萬一,不知道關鍵時能不能用上,因為
他從來沒有在與人爭吵時用過小刀。時尚書屋
錄音帶裡是一個女人的聲音,而且像是一個年輕女子。在房間裡等着他的,不
知道是不是女人。也許是黑社會團體,即便錄音帶裡的那個女人在場,可能還會有
男人。時尚書屋
但是,如若現在馬上返日,對方就會將錄音帶送到他妻子那裡。妻子今天晚上
就要從娘家回來了。無論如何必須在妻子回家之前將此事解決了。時尚書屋
澤木狠狠心按了門鈴。他靜下心來聆聽著,房間裡好像有人,門打開了。時尚書屋
站在房門背後的,是一個二十五六歲的女人。那是一張澤木從來沒有看見過的
臉。女人相貌平平,身材長得小巧玲戲。時尚書屋
女人微微笑着:「請進,澤木君。」
這是一個單人房間。澤木一邊走進房間,一邊迅速地朝浴室掃了一眼。那裡好
像沒有人藏着。時尚書屋
看著澤木那副模樣,女人微笑着望着他。時尚書屋
「你放心吧,這裡只有我一個人。」
「你是誰?」澤木站立着問道。時尚書屋
「嘿!你先請坐吧。」
女人搬過僅有的一張椅子,請澤木坐下,自己坐在床沿邊。時尚書屋
為了掩飾內心裡的怯意,澤木點燃香煙,但此時他才發現,也許因為慌張的緣
故,出門時竟然忘了帶打火機。無奈,他又將香煙裝進煙盒裡。時尚書屋
「我想知道你是誰?否則我不放心啊!」
「一千萬元,放在這包裡了?」
「是啊!但是,你是誰?如若你不能保證我不再第2次受到威脅,我就不能將這錢交給你。」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