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白色醜聞 第 3 頁


「請你記住,我的名字,叫田島美根子。」「你要講實話!」「我認為,在我們這筆交易中,這個名字是最合適的。」女人一笑也不笑。澤木決定不再追問對方的名字,因為她肯定不會說
作者:待考 / 頁數:(3 / 6)

「請你記住,我的名字,叫田島美根子。」

「你要講實話!」
「我認為,在我們這筆交易中,這個名字是最合適的。」
女人一笑也不笑。時尚書屋
澤木決定不再追問對方的名字,因為她肯定不會說實話的。時尚書屋
「你到底知道多少事?」
「你和她的事,我全都知道!」
「你怎麼知道的?」
「這不能告訴你吧。」
「我能放心地將這錢付給你嗎?你知道多少事?有什麼證據?我付了錢,你能不能保證我不再受到威脅?如若沒有你的保證,這一千萬元,我不能付給你!」
「你和她的事,我全都知道。你們常去札幌郊外的S汽車旅客旅店吧?我還知道,那家旅店着火時,你們差點兒被燒死呢!」
女人微微地笑了。時尚書屋
澤木臉色蒼白,他沒有想到對方連這些事都知道了。時尚書屋
在札幌與美根子認識以後,兩人常去汽車旅客旅店,因為那裡不太容易被人撞
見。其中去得最多的,就是通往千歲機場的S汽車旅客旅店。時尚書屋
令他無法忘記的,是7月7日七夕那天,那家旅店着火了,澤木和美根子拚命地
逃了出來。第2天,報紙對旅店的火災作了報道,但沒有登出住客的名字。澤木和
美根子在煙霧中逃往停車場坐上了汽車,他記得逃跑時沒有被人看見。時尚書屋
但是,這個女人怎麼連S汽車旅客旅店的事都知道?時尚書屋
女人似乎看出了澤木的驚訝。時尚書屋
“我還知道其他許多事呢!她與你認識以後,馬上就懷孕了。你迫不及待地塞
錢給她要她墮胎。她獨自一人去找醫生,獨自一人將孩子打掉了!那時,你不是與
公司同事在一起大搓麻將嗎?”
正是如此。聽她說已經懷孕時,澤木慌得六神無主,希望她墮胎,自己只顧留
意着外部的傳聞,只是給她錢,什麼事也沒有做。時尚書屋
美根子獨自尋找醫院,獨自去接受手術,這都是無可反駁的事實。那是多麼地
淒涼,多麼地令人失望呀!她的自殺,也許就與那時無可自拔的失望有關。時尚書屋
美根子在醫院裡接受手術時,澤木與公司裡的同事在搓麻將,這也是事實。時尚書屋
但是,這女人怎麼會知道?連美根子也不知道,因為他騙美根子說,當時自己
一個人在公寓裡祈禱着希望她手術順利。時尚書屋

「你怎麼連這些事都知道?」
澤木失態地問,女人得意地笑了。時尚書屋
“我說過你與她的事,我全都知道吧?所以,我希望你將這一千萬元,當作讓
我保持沉默的代價吧。給不給由你選擇,倘若你不能答應我的要求,我就會將你和
她的事,告訴你的夫人和你的公司。”
「你憑什麼能保證保守這個秘密?」
「保證,就是放在你家裡的錄音帶。」
「什麼?」
“我可以打電話要你付一千萬元,但我特地來你家,把錄音帶放在你的家裡,
就是打算作這種保證的。倘若我以後再向你要錢,你被逼得走投無路,也許就會跑
進警察署裡報案。那時,那盤錄音帶就是我威脅你的證據吧。”
「我的房門鎖着,你是怎麼進去的?」
「辦法有很多呢!」女人笑了,「公司裡的午休時間快結束了吧?」
「好!我花一千萬元買你的沉默!」

妻子久仁子傍晚回到家裡。時尚書屋
「父親說,他從下星期起要上班了,還向你問好呢!」
「什麼?」
「你沒有在聽我說話?我在說,父親向你問好!」
久仁子皺了皺眉頭。時尚書屋
「我聽著呢!」
澤木含混地答道,一邊卻在想著那女人和闐島美根子的事。時尚書屋
「你怎麼啦?」久仁子不高興地問道。時尚書屋
「不!沒什麼!」
「你今天很奇怪呀!我不在家時,你別在外面搞野花啊!」
忽然,一個白花花的形象閃過澤木的腦海。是白色的面紗似的東西。是什麼?時尚書屋
澤木自己也道不明白。只是在想著那個女人時,他的腦海裡突然變得一片花白。時尚書屋
「白色……」
「你說什麼?」
「不!我想看看電視。」
澤術含混其辭地矇混過去,按了一下電視機的開關。時尚書屋
他沒有心思看電視。他切換着電視頻道,但在頻道轉換的瞬間閃現的一個新聞
畫面,令澤木的眼睛發直了。時尚書屋

新宿K旅館的住客猝死

叫田島美根子的女人

與那種恐怖的畫面一起,K旅館出現在屏幕裡。時尚書屋
就是那個女人!——澤木想道。時尚書屋
節目主持人說著「眼下警察正在調查」,接着便播送下一個新聞。時尚書屋
沒錯!正是那個女人。看來她住進1106號房間時,是用「田島美根子」的名字
登記的。時尚書屋
她死了?澤木如釋重負。同時,他開始感到擔憂。他害怕被人查出自己去訪過
1106號房間的事。她是帶著高達一千萬元的巨款而死的。警察展開調查時當然不會
放過這條線索。時尚書屋
但是,沒有任何東西能讓警方聯想到我。時尚書屋
他沒有與服務台的人見面就上樓去了1106號房間,而且在走進那個房間裡之前,
走廊裡也沒有遇見人。除了一千萬元以外,自然什麼也沒有留下。時尚書屋
用不着提心吊膽的。——他給自己壯着膽。時尚書屋
這時,門鈴響了。久仁子跑去開門,不料一副蒼白的面容返了回來。時尚書屋
「是找你的。警察說,想找你瞭解什麼事情。」

澤木被警察帶到新宿警署。刑警表面上措辭很客氣,但舉止簡單就像對待一名
犯罪嫌疑人一樣。時尚書屋
「我叫十津川。」一位中年警部面露笑容地自我介紹道。時尚書屋
看見他的微笑,澤木這才放心來,因為帶他到這裡來的兩名刑警始終板著臉,
沒有一絲笑容。時尚書屋
「我不知道為什麼要將我帶到這裡來。」澤術故意聳聳肩。時尚書屋
叫十津川的警部溫和地勸他喝茶。時尚書屋
「有一名年輕女住客在K旅館裡被殺了,你聽說了吧?」
「在來這裡的路上,聽刑警說的;但是,這和我完全無關呀!」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