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白色醜聞 第 4 頁


「可是,澤木君,我們在被害者的手提包裡找到了你的名片呀!」「什麼?」「就是這一張。」十津川將名片遞給他。沒錯!是澤木的名片。名片上有着東南商事公司秘書課長的頭銜。「
作者:待考 / 頁數:(4 / 6)

「可是,澤木君,我們在被害者的手提包裡找到了你的名片呀!」

「什麼?」
「就是這一張。」十津川將名片遞給他。時尚書屋
沒錯!是澤木的名片。名片上有着東南商事公司秘書課長的頭銜。時尚書屋
「是你的名片吧?」
「是我的,但這是一年前印刷的,我已經發了近一百張,有我的名片,不一定就認識吧?」
「你是說,對田島美根子這個名字,你沒有任何線索嗎?」
「是啊!我不認識她。」
「那麼,我想瞭解一下你今天的去向。」
「我一直在公司裡呀!倘若不相信,你可以去調查。在秘書課裡,無論問誰。」
「東南商事公司總部,就在這家旅館附近吧?」
「是的。在S大樓裡。」
「中午12點30分到1點這一段時間裡,你在哪裡?」
「那時……」
在那段時間裡,澤木正在K旅館與那女人見面。時尚書屋
「吃完午飯以後,我和平時一樣,一個人在公司附近散步。」澤木回答後,接
着又問,「為什麼你要問那段時間?」
「我們認為,她就是在12點半到互點鐘這段時間裡被殺的。」
混蛋!——
澤木差點兒罵出聲來,但慌忙又將話嚥了下去。那個時候,她不是在與澤木見
面嗎?時尚書屋
而且,十津川警部隻字未提那一千萬元的事,這是為什麼?那筆巨款,不正是
理由非常充足的殺人動機嗎?時尚書屋
「你真的不認識田島美根子這個女人嗎?」十津川盯着他問。時尚書屋
「是啊!我不認識。」
「你能接受測謊器的測試嗎?」
「你說什麼?」
“被害者擁有你的名片,並住在你公司附近的K旅館裡。當然,我們並不是因此
說你就是兇手。我們是為了能準確認定。受到冤枉的人,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就
會主動要求接受測試的。”
澤木啞口無言。時尚書屋
「你不相信自己嗎?」
被十津川如此一問,澤木感到自己已經無路可走。倘若堅持不同意,就會受到
更深的懷疑。時尚書屋

「好吧,我接受測試。」澤木只好說道。時尚書屋

測試結束時,已經是晚上快10點鐘了。結果,正如澤木所擔心的那樣。時尚書屋
「看來你認識田島美根子!」十津川一副嚴厲的表情說道。時尚書屋
「但是,這個測試不能證明我就是兇手呀!」
“的確不能當作證據,但是,聽到田島美根子的名字時,指針如此搖擺,這正
說明你認識她!而且,澤木君,聽到K旅館的名字時,你也有反應;因此,我們帶著
你的照片去K旅館調查,一名服務員證明,今天中午,他看見你穿過走廊,乘上了電
梯,時間是12點半左右,和作案時間完全一致。”
十津川的臉上已經沒有笑容。時尚書屋
澤木默然。時尚書屋
「現在,你還不說實話嗎?」
「我沒有殺人。」
「那麼,今天你去K旅館幹什麼了?而且,開始時你不是說沒有去過?還謊稱不認識田島美根子!」
「其實……」
「你想說什麼?」
「能向我妻子保密嗎?」
澤木的臉上已經沒有血色。他想,事到如今,看來只有說實話了。時尚書屋
「要看你說的是什麼。」
“其實我是受到威脅才去K旅館的。兩年前,我單身去札幌赴任時,瞞着妻子玩
弄過一個女人。那女人的名字就叫田島美根子,她自殺了。我還以為沒人知道此事,
卻不料有一個女人來說她知道這一切。她對我說,她今天在K旅館裡等我,倘若我不
想被妻子知道的話,就帶著一千萬元去旅館裡找她。”
「於是,你就帶著一千萬元去了K旅館?」
“她說好午休時見面,所以我湊足了一千萬元去了K旅館,到旅館時快12點半了。時尚書屋
我也許就是那時被服務員看見的。我坐電梯到十一層樓,那女人住在1106號房間,
我見到她了。”
「等一等!」
「什麼?」
「你說是十一層樓?」
「是1106號房間。」
「不是九樓的2號房間嗎?902房間!」
「不!是十一層的6號房間。」
“錯了吧?902號房間裡的住客是一名女性,名叫田島美根子。她是被繩索套住
脖子勒死的。她的手提包裡還放著你的名片。她是前一天辦理住宿登記要求房間服
務的,要求服務員在12點過後送午飯來,因此服務員在12點10分時推着貨車給她送
午飯去。她是在吃午飯時被來訪的人殺害的。也就是說,是被你殺害的。”
「別開玩笑。我是在十一層樓裡見到那個女人的。是1106號房間。」
「你能證明自己嗎?」
「當然可以證明!你帶我去見1106號房間的女人!」
「好吧。」
十津川點點頭,和澤木兩人去了K旅館。時尚書屋
「先去十一層樓吧。」十津川說道。時尚書屋
坐電梯到達十一層樓,十津川叩響了1106號房間的門鈴。時尚書屋
房門打開,一個女人探出頭來。時尚書屋
「就是這個女人呀!」澤木不由驚叫道。時尚書屋
不料,女人面不改色。時尚書屋
「你突然用手指着我,太不禮貌了吧!」
「他說,今天中午時來這裡與你見面了?」十津川問女人道。時尚書屋
女人笑了:「我一點兒也不知道呀!」
「胡說!」澤木不由嚷道,「你不是威脅我,要我交出一千萬元嗎?就在這間房間裡!」
「他在說些什麼呀?」
女人咯咯地笑了。時尚書屋
十津川一邊朝房間裡窺察着,一邊說道:「你是說你不知道?」
「當然不知道!倘若不相信,你可以到房間裡看看。什麼一千萬元,房間裡哪裡有啊!」
「你能將你的名字告訴我嗎?」
「我叫小川君子,住在木縣佐野市的住宅區裡,你可以去調查呀!」
「到東京幹什麼來了?」
「遊覽呀!我只請了三天假啊!」
「對不起。」
十津川向她輕輕地鞠了一躬。時尚書屋
返回電梯裡時,澤木臉色通紅。時尚書屋
「那個女人在說謊呀!我確實給了她一千萬元。我不認識什麼九樓的女人!」
「你能證明這一點嗎?」
「證明?」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