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白色醜聞 第 5 頁


「是啊!證明你去的,不是902號房間,而是1106號房間。」「可以呀!」「你能證明?」「現在你和我一起到我家裡去,我向你證明我是去見剛纔那個1106號房間裡的女人的。」
作者:待考 / 頁數:(5 / 6)

「是啊!證明你去的,不是902號房間,而是1106號房間。」

「可以呀!」
「你能證明?」
「現在你和我一起到我家裡去,我向你證明我是去見剛纔那個1106號房間裡的女人的。」
澤木已經顯得氣急敗壞。時尚書屋
他帶著十津川一回到家,妻子久仁子便擔心地問:「沒關係嗎?你……」
「是誤解,馬上就清楚了。」
澤木故意裝得很輕鬆的樣子對妻子說道,然後走進裡間,從桌子的抽屜裡取出
錄音機。那盤錄音磁帶還卡在錄音機裡。時尚書屋
「只要聽聽這個,你就明白了!」澤木向十津川說道,接着壓低着嗓音說道,
「不要讓我妻子聽見,先回警察署吧。」
兩人回到新宿警署。時尚書屋
「那個女人是將敲詐的話灌進錄音帶裡的,而且清楚地說,將一千萬元送到旅館的1106號房間裡來。」
「那麼,打開聽聽吧。」
十津川接了錄音機的放音鍵。錄音帶旋轉着,傳出一個女人的聲音。時尚書屋
澤木君[
我知道你的隱秘。時尚書屋
兩年前,你在札幌將一個女人逼得自殺了——
其他刑警們也圍攏過來。十津川放大了音量。時尚書屋
明天午休時,你帶上一千萬元來新宿的K旅館902號房間,我要用那些
錢為美根子建造一座漂亮的墳墓——
「不過!」聽到一半,澤木便絶望地叫喊起來。時尚書屋

澤木因殺人嫌疑而被捕。警方在新宿車站的帶鎖櫃櫥裡發現了裝有那一千萬元
的包。帶鎖櫃櫥的鑰匙就放在澤木的上衣口袋裏。時尚書屋
案件解決了。因兩年前的婚外戀而受到敲詐的優秀職員,因捨不得那一千萬元,
將勒索他的女人殺害了。這是電視台津津樂道的事件。時尚書屋
然而,不知為何,十津川遲遲不肯結案。他將自己的想法向部下龜井刑警作了
試探。時尚書屋

「龜井君,你認為怎麼樣?」
「澤術還是不承認作案過嗎?」
「他說是上當呀!」
「是用磁帶敲詐吧!澤木最初在磁帶裡聽到的,說是來K旅館的1106號房間。」
「也許是他走投無路而編造的謊話吧。」
“我也這麼想;可是,倘若澤木講的是實話,又怎麼樣?對方要他在午休時去
1106號房間,12點半到1點鐘時,他去K旅館與那個房間裡的小川君子見面。同時,
902號房間裡的被害者在這同一時間裡被害。就是說,澤木完全不能證明自己不在現
場。假設是圈套,就是兇手耍花招使澤木無法證明自己不在現場。”
「是啊!」
「關於小川君子,你們作過調查嗎?」
「我們向木縣警察調查得知,她在佐野市內的酒吧裡當女服務員。她向酒吧的老闆娘請假時說是去東京旅遊。」
「這麼說,那是她的真名?」
“是啊!問題在於還不知道被害者是誰,住在哪裡。在K旅館的登記卡上,記着
的是札幌市內的住所和闐島美根子的名字,按對方警察的調查,那裡沒有叫田島美
根子的女人。當然,為了敲詐澤木,才特地使用一個被他逼得自殺的女人名字吧?”
「龜井君,麻煩你跑一趟,你去一次佐野市,徹底調查一下小川君子的事,怎麼樣?她應該是今天在K旅館裡結賬回佐野的。」
「明白了。」
龜井出去後,十津川決定再次提審已經關押在看守所裡的澤木。時尚書屋
澤木在押還沒有超過十二個小時,卻已經是一副疲憊不堪的表情;但是,一看
見十津川,他便大喊大叫起來。時尚書屋
「我是冤枉的!我上當了!」
十津川遞給他一支菸。時尚書屋
「那麼,你上了誰的當?」
「我想過了,但想不明白。也許就是K旅館1106號房間的那個女人。」
「小川君子的名字和她的臉,你以前見過嗎?」
「沒有。」
「那麼,她怎麼會知道你的秘密而敲詐你呢?而且,既敲詐你一千萬元,說是要錢,卻還讓你當了殺人嫌疑犯。以前你真的沒有見過她嗎?」
「我不記得了。」
「你的夫人,聽說是你上司的女兒,她很有錢吧?」
「岳父家確實很有錢,但這有什麼關係?」
「你沒有想過是夫人給你設的圈套嗎?對方倘若能自由進出你的公寓,將磁帶放在你的錄音機裡,也許是夫人給的鑰匙。」
「兇手也許有鑰匙呢!妻子為什麼要害我?」
「因為她知道你在兩年前曾經有過外遇。你夫人自尊心很強,她不能原諒你。」
「妻子不可能知道的,因為田島美根子沒有親人,而且我也沒有對任何人說起過。」
「有沒有在酒吧裡喝醉了,向女服務員說起過?比如,在佐野市的酒吧裡?」
「我雖然愛喝酒,但從來沒有喝醉過,而且也從來沒有去過佐野這個地方。」
“但是,你說的倘若是實話,卻不認識這個叫小川君子的女人,這不是有些離
奇嗎?你肯定在哪裡見過,還談起過兩年前的那個情人,可是你偏偏連她的名字也
記不得了,這不是很奇怪嗎?因此,你的話不能令人信服啊!”
「我也一直在想,應該在哪裡見到過。那麼說,白色的東西……」
「白色的東西?那是什麼?」
「不知道。只是,我一想到那個女人,頭腦裡便一片花白。我不知道那是白色牆壁的房間,還是白色的衣服,或是潔白的雪。」

晚上,去佐野市調查的龜井刑警打來了電話。時尚書屋
「小川君子回到了這裡。回來以後,你猜她最先做什麼?」
「去酒店裡上班?」
「不!是去不動產公司,物色市內能開酒吧的鋪面,付了二百萬元定金。那鋪面總額是三千萬元。」
「這傢伙真氣派呀!」
“還有,我已查明她在當女服務員之前幹什麼了。我真有些不能相信,她在東
京世田谷的醫院裡當護士。現在這個社會,連主婦和女大學生都在當女服務員,所
以護士當女服務員也很正常。”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