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白色醜聞 第 6 頁


「你說是當護士?」十津川不由抬高了聲音,「有什麼線索?」「好像有啊!你知道是什麼醫院嗎?是甲州街道上的前田醫院,是外科專科醫院。她在那裡一直工作到去年10月,以後就來佐野當女服
作者:待考 / 頁數:(6 / 6)

「你說是當護士?」十津川不由抬高了聲音,「有什麼線索?」

「好像有啊!你知道是什麼醫院嗎?是甲州街道上的前田醫院,是外科專科醫院。她在那裡一直工作到去年10月,以後就來佐野當女服務員了。」
「在K旅館裡遇害的被害者,也許是小川君子當女服務員時的小姐妹。這方面的情況,你調查一下。」
十津川如此叮囑道,便掛斷了電話,再次去見澤木。時尚書屋
「你最近住過醫院嗎?」十津川問。時尚書屋
不料,澤木馬上回答:
「去年10月底,我遇上了車禍,被急救車送進醫院裡的。」
「問題就在這裡!」
「怎麼?」
「送去搶救的醫院,是前田醫院嗎?」
「是啊!那家醫院在甲州街道上,馬上就接受了手術,我在醫院裡昏迷了兩天,差點兒死去。」
「當時你夫人呢?」
「她父親去美國作調查旅行,所以她跟着一起去了。接到通知,她馬上就回來了。」
“事情越來越清楚了。小川君子就是那家醫院的護土,所以你頭腦中的有關白
色的記憶就和她連在一起了。病房裡牆壁的白色,醫生和護士的白大褂,在記憶中
重疊在一起。你說你昏迷了兩天,差點兒死去。當時你說了胡話,將兩年前的事情

講了出來,這事平時就壓抑在你的內心深處。負責護理你的護士小川君子聽到了你
說的胡話。”
「但是,我在那家醫院裡住了一個月,護士的臉,我都認得。」
「因為她馬上就去佐野,在酒吧裡當上了女服務員。她也許是為了掙錢吧,但錢並沒有像她所想象的那麼好掙,因此她想起了你說的胡話,便策劃敲詐你。」
「倘若如此,那麼她為什麼不將我給她的一千萬元帶走呢?我已經鑽進圈套裡了?」
“說一句不中聽的話,尊夫人恨你恨得咬牙切齒。小川君子想要三千萬元巨款,
但我想,她在調查你時,知道尊夫人更有錢,因此便向尊夫人如實相告。若是董事,
為了社會體面,即便花大錢也希望能將大事化小吧?我猜想,小川君子就是這樣想
的;但是,尊夫人無法剋制因你的背叛而產生的憎恨。尊夫人自尊心極強,不能原
諒你。被你騙了兩年,也許她不堪忍受了。聽說,你在札幌迷上別的女人時,她正
在懷孕吧?”
「是的,我妻子還流產了。」
「若是那樣,她更會恨透了你。光離婚還不解恨,就設了圈套讓你鑽啊!」
十津川說著時,佐野市的龜井刑警打來了電話。時尚書屋
正如十津川的推測,在K旅館裡遇害的女人,與小川君子同樣,是女服務員Z。時尚書屋
十津川掛斷電話,回到澤木的面前,將電話內容傳達給澤木後,說道:
“不出所料啊!開始時是小川君子一個人,她不敢幹,便引誘一名女服務員一
起來敲詐你;但是,尊夫人請她設圈套陷害你,因此她便改變計劃。也許是想殺掉
同夥,敲詐得來的錢由自己獨吞,也許是為了分臓才結怨的,或許是為了逃走吧,
反正是尊夫人和小川君子同謀殺害了她,嫁禍於你。”
「但是,小川君子在作案時間裡正在與我見面啊!那麼,在902號房間裡殺害那個女人的……」則講到這裡,澤木臉色陡變,「難道妻子……」
「多半是吧。尊夫人是那天傍晚回到家裡的,她難道就不會在中午時分就返回東京了嗎?」
「妻子有那麼恨我嗎?」
「尊夫人流產了吧?也許她認定那是你背叛她的緣故啊!」
“不!因為鑰匙可以配製,也許用別針也能打開吧!與此相比,更重要的是用
于敲詐的錄音帶放在錄音機裡的作案方法。錄音機從書櫥裡移到內客廳的桌子上,
你感到奇怪,便要聽聽錄音帶。倘若你是一個不拘小節的人,沒有注意到或者即便
注意到也不去管它的話,自然就不會受到敲詐了呀!真正瞭解你的性格的,不正是
尊夫人嗎?”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