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誘惑 第 5 頁


這個設計事務所的工作並沒有給池野的名聲抹黑。相反,比起池野經營時。有了更大的聲譽。池野的建築設計風格已過時了。秋岡的設計風格進入了全新的時代。他把他的設計與日本古典設計融為一體
作者:待考 / 頁數:(5 / 11)

這個設計事務所的工作並沒有給池野的名聲抹黑。相反,比起池野經營時。有了更大的聲譽。池野的建築設計風格已過時了。時尚書屋

秋岡的設計風格進入了全新的時代。他把他的設計與日本古典設計融為一體。嶄新的構思使他不斷地取得技術上的突破,其設計作品大大地滿足了主顧們。使同行業的人為之驚嘆。時尚書屋
老師和老所員己不在了。所以秋岡不受人家的限制。可以自由自在地發揮他的才能。他更受到所長三沙子的信賴和庇護。時尚書屋
因此工作上可以放心大膽地按他的想法干。這使得他的設計樣式也達到了很高級的程度。出乎人們的意料。池野設計事務所在池野死後不僅沒有衰落。時尚書屋
竟比以前更加繁榮了。時尚書屋
所長三沙子每天都到所長辦公室。負責涉外事務。女所長很機敏、親切、善於應酬。博得了主顧的好感。時尚書屋
她在社會上的影響也越來越大。被稱為當時建築業上的女強人。時尚書屋
然而。三沙子對秋岡辰夫的態度卻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時尚書屋
丈夫被殺之後。她為了避開大家的眼睛、特別是警察的耳目。不再與秋岡見面了。搜查本部解散之後。時尚書屋
她十分謹慎地與秋岡見了一次面。時尚書屋
她用親切而嚴肅的口吻對秋叼說:「我倆的關係就此為止吧。你不要誤會。我還是愛你的。可是。時尚書屋
要顧及目前的情況,如果警察知道你我的關係。就一定會懷疑你是殺害池野的兇手。但是,除我之外沒有別的目擊者。因此。時尚書屋
我的證詞是唯一有效的。如果警察知道在池野活着的時候我們就有關係。肯定會認為你我合謀供出的假證詞。」
根據三沙子供述的證詞。是強盜把池野殺害了。而且編造的強盜外貌特徵、年齡,也完全與秋岡不同。警視廳相信了她的證詞。時尚書屋
立案是作為強盜殺人案件來偵破。為此。沒有公開對設計所所員進行調查。也許在暗中調查了內部情況。時尚書屋
但一點麻煩都沒發生。因為原先就沒有人知道她與秋岡的姦情。所以。正象對其它所員那樣。時尚書屋
對秋岡的調查也末進行。時尚書屋
秋岡也明白。假如警察目前察覺到他與三沙子的關係。當然要對他在池野被殺時是否在現場一事給予追究。雖然倆人也早己商量過在萬一情況下應付的辦法——就說當時秋岡借了三沙子的私人汽車。時尚書屋

一個人去郊外旅行了。但編造出來的證詞總有些不自然。並不是無懈可擊。想保守這一證詞是非常困難的。時尚書屋
因此,為了避免發生以外,秋岡也只好同意三沙子的主張,今後完全是所長和所員的關係。時尚書屋
「我很理解你心裡的痛苦。但你在事業上現在己有了出頭之日。你的才能使大家驚嘆。你將來完全可以成為日本最著名的建築設計家。時尚書屋
就是在世界建築舞台上。也會得到公認。可是,如果作為殺人犯被送上審判台。就是不死。時尚書屋
一生也得被囚禁在黑暗的牢獄裡。你好好想想,到底選擇哪條路好呢?」
她接着又補充說,「如果讓警察知道我是你的幫凶,被逮捕起來,那我也得進監獄。當然。我這個酒巴女招待本來就無所顧忌的,既無父母和兄弟牽掛,又是隻身一人,所以即便進了監獄,被囚禁起來,也沒有什麼了不得的。就是回到過去的境遇,我也心甘情願了。時尚書屋
何況作為一個女人的風流時代已經過去了……然而。你就不同了。才智過人。年紀又輕,會有出息的。時尚書屋
你什麼樣的幸福都會享受到。可不要因為戀我而誤了你的前程啊!」
秋岡沉默着,痛苦地點了點頭。雖然三沙子說服了他,但他仍為失去三沙子而感到痛苦。三沙子給了他初戀的幸福。並向他奉獻了她的肉體。時尚書屋
現在叫他跟她分別。的確是很痛苦的。時尚書屋
「若是那樣的話,我就離開設計事務所。每天見到你的身影,我真忍受不了。為了消除這種痛苦,我要轉到別的設計事務所去。」
「這絶對不行。你與我的事務所是休戚相關的。別說離開。就是獨立經營也不行。時尚書屋
雖然與我的關係終結了。但只要我活着。你就必須與我合作。直至終生。」
「難道是沒有愛情的合作嗎?」秋岡反問道。時尚書屋
「在心裡彼此相愛不是更好嗎?那也是很有浪漫色彩的。在我這裡,我會把你造就成為日本第1流的、世界聞名的建築設計家。」
這些話從表面上看,象是伯樂相馬的關係。但實際上是以同謀犯相威脅。秋岡發覺這一點,還是稍後的事情。時尚書屋
那天晚上的擁抱是最後一次。三沙子把自己特有的溫情全給了秋岡。時尚書屋
「就此終結我們的關係是件好事。如果再追求我。你就要身敗名裂了。這一點絶對不能忘記。」
三沙子象哄小孩子一樣叮囑他。時尚書屋
兩個月之後。一天傍晚。當其它所員離開後。三沙子把秋岡叫到了所長室。時尚書屋
彼此各坐一方。絲毫也看不出曾有過什麼私情。時尚書屋
「你對我的感情還沒有改變嗎?」三沙子以又嚴肅又親切的口吻問道。時尚書屋
「夫人。這太過分了。」
「還是叫我所長合適。」
「啊……我的感情不會那麼快就消失的。我想你。可所長你卻……」秋岡流露出遺憾的神情。時尚書屋
「你對我近來的態度不滿意嗎?」
「我知道你與某個情人消遣到深夜。」
「啊,我是有意這樣做的。一是為瞭解除警察的懷疑。所以又重新找了情人。這樣一來。時尚書屋
誰也不會回顧我倆過去的關係了……二是為了讓你儘快地忘掉我。這對我倆來說是至關重要的。」她目不轉睛地看著秋岡,微笑了一下。「你沒想過,應該找個姑娘結婚嗎?」
「結婚?」
「你不是二十六歲了嗎?不小了。我想告訴你。現在有一個很好的姑娘。家庭也好,女方對你的才能也特別欽佩。時尚書屋
性格更沒說的。我想你一定會迷上她的。」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