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誘惑 第 7 頁


秋岡還是鼓起勇氣,閉上眼睛按了門鈴。隨後。玻璃門開了一條縫,看到了陌生的女傭人的面孔。池野被殺之後,女傭人換了三個。這是三沙子有意換的。三沙子特意避開會客廳。把秋岡引到二樓
作者:待考 / 頁數:(7 / 11)

秋岡還是鼓起勇氣,閉上眼睛按了門鈴。隨後。玻璃門開了一條縫,看到了陌生的女傭人的面孔。池野被殺之後,女傭人換了三個。時尚書屋

這是三沙子有意換的。時尚書屋
三沙子特意避開會客廳。把秋岡引到二樓起居室。時尚書屋

「那件事你我彼此相牽連,即使定了罪。我也不是直接殺人犯。決不會象你那樣被判處死刑的。最多也就被判個五、六年。」
三沙子獰笑着說。時尚書屋
房間裡鴉雀無聲,秋岡看到三沙子的面部由醜惡變成猙獰。並且在抽搐着。他身處犯罪現場。犯罪時的情景象惡魔一樣糾纏着他。時尚書屋
「如果被定了罪,眼前的幸福生活就要被毀滅。不過那也不要緊,眼下的生活對我來說不過是建立在沙堆上的房子,隨時都有倒塌的危險。小過,我這個酒巴女招待即使恢復了老樣子,也沒什麼。另一方面。時尚書屋
當然我也期待着繼續過好日子。池野留下了遺產,你又為我掙了大筆錢,本打算建築一所高級別墅過無憂無慮的日子。我想,現在正處在人生的黃金時期,應盡最大努力多與一些男人來往、消遣。」她間接地說出了對愛情的不專一,說到這裡,她變換另一種聲調繼續說道:「與我相比,你有着美好的未來,又有才能。時尚書屋
什麼快樂不能享受呢?菊子是位好妻子,她深深地愛着你;你應當感謝我給你介紹菊子的恩情。今後你只能在我這兒工作,盡一切努力幫我做事;你不能不考慮安定生活的可貴。如果你嫌收入少,再往上提也可以,不要想入非非了,你的命運掌握在我的手裡。」
秋岡失敗了。她把行兇現場作為交談場所,無形中給秋岡的心裡增加了壓力。時尚書屋
當秋岡從令人恐懼的犯罪現場出來時。看見一個擦肩而過的男人正偷偷走近三沙子家的大門。秋岡認出是三沙子的某位情人,所以連看都沒看他一眼。心中充滿着對三沙子的憎惡。時尚書屋
秋岡回家後。菊子見他臉色蒼白,便不安地問他出了什麼事,他嘆了口氣說:「所長不答應我離開池野沒計事務所。」
他說:「她對我仁至義盡,硬要離開不合情理。」
純樸的妻子點了點頭表示同意。她說:「所長說得也對。恩情是不能忘的,背叛所長的行為是不對的。再忍耐兩年好嗎?在這期間你好好學習,再準備準備。」
兩年來沒出什麼事,只要三沙子活着,秋岡的命運只能綁在池野設汁事務所。她說的話並非兒戲,她的本意就是拴住他。時尚書屋

三沙子眼下的生活是不太安定的。雖然對她來說,女人追求的一切都追求到了,有了名聲和產業,過着奢侈的生活,盡情地享受着。而秋岡卻深受無名痛苦的煎熬。秋岡象奴隷那樣為三沙子賣命,卻眼看著她在無恥地揮霍享樂。時尚書屋
三沙子說。她即使失去目前的舒適生活也沒關係,這不過是在逞強。她決不想放棄難得的地位,她曾暗示,在她失意時也預示着他的滅亡。時尚書屋
此後。秋岡又默默地工作了半年,有一次午休時,趁其他所員不在,他氣憤地闖入所長室。時尚書屋
「所長,你還是不肯放我嗎?」
「放你?」三沙子的視線離開帳簿。滿不在乎地反問道。時尚書屋
「我想離開這兒,獨自經營。」
「這不行。」
「我想了一個好辦法。」
三沙子抽着煙。漫不經心地問:「什麼好辦法啊?」
「即使獨立了,這兒的工作我還是要干的,而且設計費可以少給我一些。」
吐着煙圈的三沙子吭了一聲,說,「這是一個好辦法,但對不起,這也不行。對你來說,獨立是絶對不允許的。你怎麼說也白費。假使你獨立了,並且還在承擔我的工作,可你重視的只是你的直接定貨,作為新開設的設計事務所,想招攬更多的顧客、把生意做好,這當然是合乎常情的。時尚書屋
為什麼要減少我這方面工作的設計費用呢?難道是為了應付嗎?」
「不。我決不會應付了事。」
「混蛋!你要獨立了,我的主顧還不都跑到你那邊去了?你要離開我是絶對不行的。」三沙子生氣地說。時尚書屋
「那我始終都要在這兒了?」秋岡絶望地叫道。時尚書屋
「我早就說過。只要我活着,你就不能離開。」
「那麼,是一生了?」
「用不着一生。你不是比我年輕十歲嗎?我無疑會先死的。」
然而,三沙子還不滿四十歲。這就是說,秋岡必須把最有才華、最能出成果的時期全部貢獻出來。時尚書屋
「這太過分了!」秋岡悲憤地抗議道。聲音近乎嗚嚥了。時尚書屋
「唉。你還是平靜一些好。要想到我倆的命運,還是和平共處、攜起手來順順噹噹地渡過一生吧!那把錐子可是連接我們倆的紐帶呀!」
秋岡頽然地坐到了椅子上。設計台上鋪着畫圖用的複寫紙,旁邊的盒子裡裝着最新的高級製圖工具。秋岡把兩肘支在設汁台上,胡亂地抓着他的頭髮。就算三沙子今後還能活二十年,他已近五十歲了,事業上的黃金時代一旦被束縛住。時尚書屋
就沒有施展的機會了。一到五十歲,即使獨立了,一切也都晚了。目前要能獨立,還能建立產業;眼下卻只能得到微薄的工資,而那些本應屬於他的錢只得用來養活吸乾自己的人,他將名符其實地成為一塊廢料。就是豁出命來干,三沙子也會把全部的血汗榨乾。時尚書屋
他不過是一具活着的殭屍。時尚書屋

所員們誰也沒有想到,三沙子和秋岡之間存在着這樣的糾紛。三沙子經常向人們誇獎秋岡的技術和人品,把他看作是池野設計事務所的中心人物。並給予高度的重視,在經濟方面也儘可能優待他。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