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誘惑 第 9 頁


搜查本部查對比較了這一案件與上一案件的相同點和不同點。不同點是池野被殺時,曾有過抵抗的跡象,這次卻沒有。三沙子穿著睡衣,裸露着乳房躺在床上。在頸部有兩條勒過的痕跡,卻沒有傷
作者:待考 / 頁數:(9 / 11)

搜查本部查對比較了這一案件與上一案件的相同點和不同點。時尚書屋

不同點是池野被殺時,曾有過抵抗的跡象,這次卻沒有。時尚書屋
三沙子穿著睡衣,裸露着乳房躺在床上。在頸部有兩條勒過的痕跡,卻沒有傷着皮膚,從這一點看,可以肯定作案時兇手使用了絹絲領帶。在枕頭旁的煙灰缸裡,留有七個吸剩的煙蒂,察驗唾液證明其中有三個與三沙子血型相同,另外四個屬於與她的血型不同的A 型。時尚書屋
這一血型與在她的陰道內發現的精液是同一血型。從這一點可以推斷。三沙子是在與男人擁抱時,或是在睡覺時被勒死的。正門開着,沒有其它的進入口,這一點很清楚。時尚書屋
相同點是房間裏衣櫃和寫字檯的抽屜全部給拉開了,衣物散亂。然而她裝有十二萬餘元的錢包卻原封末動;鑽石、寶石、蛋白石、翡翠和鑲有寶石珍珠的戒指、首飾以及馬蹄型的女式手錶也沒有動過的跡象。因為三沙子本人死了,所以失盜物品的真相還不清楚,也可以推斷為盜走了除錢包裡的餞以外的現金。時尚書屋
總之,一切跡象表明,三沙子的情夫因愛情問題的糾葛,把她殺了之後,順手牽羊,盜走了錢財,或是兇手有意偽裝了現場。在上述的搜索中沒有發現兇手指紋。女傭人睡得太死了,對當夜發生的兇殺案件一無所知,不過她還是說出了幾個去過主人臥室的男人的姓名,其中之一就是設計事務所的會計師通渡。時尚書屋
搜查本部經過周密計劃,當夜傳訊了事務所的全體所員。當問到秋岡時,他說:「晚上6點到9點在電影院,1l點左右回家。」沒有必要調查所員們當時是否在現場。時尚書屋
通渡嚇得魂不附體、臉色蒼白。解釋說:「那天晚上9點到l0點正好在她床上。」
經解剖屍體驗定。三沙子死亡的時間是晚上10點至ll點。時尚書屋
通渡的血型是A 型,這與三沙子陰道里的精液和姻缸中吸剩的煙蒂上的分泌物是相同的;而且臥室裡好多地方都留有通渡的指紋。他坦白了與三沙子發生了關係和倆人把吸剩的煙蒂放入煙灰缸等情節。他拚命地否認勒死三沙子的事。並堅持說,弄亂了房間、柜子等都不是他干的事。時尚書屋
他哭述道:「我沒有理由殺死所長,我與所長之間保持這種肉體關係已很幸福了。象這樣殺了所長,無論如何也要暴露的,並給家庭帶來苦惱,在社會上也不光彩。」

可是,調查的警官們還是不相信他。「你別想矇混過去,假如你僅僅是與女人保持暖味關係的話,就當家庭糾紛解決好了;可是。如果殺了人的話,就要被判處死刑的。若不如實坦白交待,你可知道後果嗎?」
「我絶對沒有殺人。」
「那麼,三沙子被殺時,不是只有你一個人跟她在一起嗎?」
「9點到10點我與所長在一起同床了……可是,除了我之外,她還有其他的情人。對此我沒有說過一句報怨的話。」
「是你出於嫉妒把三沙子殺了吧?」
「絶沒有那樣的事,我說的都是真話。我想恐怕是她的其他情夫在我離開之後,馬上來到所長家把她殺了。」
「有那麼偶然的巧合嗎?」
審訊的法警嘲笑了一聲,把此事報告了上司。預審官沒有回絶通渡提出的疑問,並就此展開了調查。這一殺人案件有很微妙的地方,核實通渡的口供也沒有發現什麼不自然之處。的確,他沒有殺害三沙子的理由;搜查通渡家的結果表明,沒有查出任何盜得的財物。時尚書屋
說來也奇怪,通渡的指紋只留在了正門的把手、樓梯的扶手上及二樓的客廳和臥室裡,但被翻亂的柜子和日用器具上沒有發現一處指紋。從這一點來分析,通渡從正門進來後,直接通過了走廓,上了樓梯,來到了二樓的客廳與三沙子講話,然後進入了隔璧的臥室。回去的經過也是相同的;他沒有進入其它的房間。如果他把樓下房間的傢具弄亂了,一定會留下指紋的。時尚書屋
可是,那裡只有三沙子一個人的指紋。兇手是戴着手套垃開抽屜,翻亂傢具的。時尚書屋
假使兇手是通渡,那麼,殺三沙子時一定會戴上手套,在殺人現場不留指紋,這是毫無疑問的。如果這樣推論,真正的殺人兇手就是另一個人了,那個人戴着手套把三沙子勒死之後,為了偽造現場,弄亂了柜子、抽屜等。時尚書屋
預審官認為,通渡的供詞是真實的,便責令下屬調查三沙子與男人的全部關係。在這一點,女傭人的話起了決定作用,兩個中年男子和兩個年輕男子的日常情況被調查出來了。時尚書屋
三沙子的性生活是相當紊亂的。但是,在案情發生的當晚,這四個男人都有證人證實不在現場;因此警視廳認為,一定還有未查出的人。時尚書屋
搜查本部的警察對進一步調查很感棘手,便再一次尋問了女傭人,當晚是否遇到過其他的來訪者,不是三沙子的情人也可以。時尚書屋
女傭人說:「來訪的男人全都說出來了。」她想了一會兒,補充說:「大約一年前,秋岡在晚間7點來訪過,與主人在二樓談完話便告辭了。」當問到秋岡停留的時間時,女傭人回答說:「獃了30分鐘左右便回去了。僅僅這麼一次,以後再沒有來過。」
搜查本部認為,這構不成問題,30分鐘左右不象是情人關係;況且女傭人說,他們倆當時僅僅是在二樓客廳裡談話。女傭人可以分辨出進過三沙子臥室的男人們的相貌。實際上,警視廳也從末聽說過三沙子與秋岡有任何暖味關係。時尚書屋
搜查本部為了進一步掌握線索,決定傳訊秋岡。問一些情況。時尚書屋
在警視廳,秋岡沉着地說:「其實什麼關係也沒有,只是為了工作的事急於找所長商量,7點鐘左右去所長家拜訪了她。獃了30分鐘,談完了話就告辭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