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夜晚的遠足 第 11 頁


花對身體好。」「咬它的感覺讓人不舒服,脆硬脆硬的。」這個人真讓人琢磨不透呀,貴子邊交換着小菜邊思考着。戶田忍,感情几乎從不流露在臉上,可以說他是個沒有表情的人,也可說他是冷冰冰的人,因為他總是那麼沉着冷靜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34)

「這個打擊太大了,是這個緣故麼,女孩子都不敢接近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現在才注意到啊,兩年時間都過去了,你這傢伙!」
西脅融和戶田忍在討好梨香和千秋呢,貴子想,這兩個傢伙,像今天早上衝著美和子揮手時那樣,很像一對同案犯,說著配合默契的社交辭令。時尚書屋
話雖如此,為什麼戶田忍要故意地跑到我們小組呢?西脅融根本不可能贊成。再說,他們也不在我們的附近行走呀。時尚書屋
當注意到貴子在神情恍惚地看著自己手上的香腸時,融露出大吃一驚的表情,慌忙用牙齒把香腸和鵪鶉蛋取下,一口吞了下去。時尚書屋
戶田忍忽然把自己的飯盒遞到貴子的眼前,用另一隻手上的筷子指着貴子的飯盒。時尚書屋
「甲田,把你的荷包蛋給我吧。我用這西蘭花和你交換。」
「說得好聽吶,戶田君是討厭西蘭花吧。」
「露餡了?」
「真沒轍啊!西蘭花對身體好。」
「咬它的感覺讓人不舒服,脆硬脆硬的。」
這個人真讓人琢磨不透呀,貴子邊交換着小菜邊思考着。時尚書屋
戶田忍,感情几乎從不流露在臉上,可以說他是個沒有表情的人,也可說他是冷冰冰的人,因為他總是那麼沉着冷靜。但事實上,他既非沒人理睬也非獨行俠,在男孩兒堆裡是意外地得寵,也很有存在感。給人的感覺是,他的精神活動的溫度總保持在一個低點。時尚書屋
「是因為名字的原因嗎?」
貴子看著抿嘴嚼荷包蛋的忍的臉,不假思索地嘟囔道。時尚書屋
「什麼?」
「戶田君的溫度低吧。」
忍的嘴巴一邊繼續地蠕動着,一邊從喉嚨裡發出咯咯的笑聲。時尚書屋
「你說是因為『忍』?我在忍着?」
「唔,還潛伏得非常深呢。」
「啊哈哈,你說的話真可笑啊。」
忍笑着,他感到很滑稽。時尚書屋
「戶田君,你一定適合像古裝劇裡的日本髮型呀。」
梨香一本正經地說。時尚書屋
「長了一副可做雕塑模特兒一樣的臉型,皮膚又漂亮,化了妝後一定更美。唔,當然,藝名得用平假名『しのぶ』此為日文「忍」的發音。標註。」
忍不停地眨着眼。時尚書屋
「怎麼會想到這一茬呢?」
「然後呢,要咬着手帕的一端什麼的,吱吱地發出聲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梨香咬着餐巾的一端,模仿歌舞伎演員的動作。時尚書屋
對著已被弄獃的忍和融,千秋解釋道。時尚書屋
「瞧,她呀,要到大學裡攻讀戲劇。」
「該死!真讓人羡慕,打算『滾落』的傢伙們。」
融半開玩笑半真格兒地叫起來。時尚書屋
貴子聽說他只鎖定了國立大學。到了這個時候,班上的誰有什麼打算,基本上都能猜個八九不離十。時尚書屋
母親已經察覺到自己要選考私立大學文科系,也沒特別地叮囑什麼。雖然不知道融的家裡經濟狀況如何,但看到他為了儘可能減輕家裡的負擔而拚命努力,相比之下,自己卻無憂無慮地打發着日子,這麼一想,貴子覺得心裡有點慚愧。時尚書屋
「西脅君,私立大學全都放棄嗎?」
千秋問道。時尚書屋
「嗯,全放棄。那是浪費報名費,因為即使考上了也不會去。」
「好有勇氣啊。」
「沒你說得那麼了不起,兩碼事兒。」
因千秋真誠流露出的欽佩神情而表現出不好意思的融,令貴子感到自己心裡的某個地方隱隱作痛。時尚書屋
融和千秋、梨香在熱熱閙閙地說著話。時尚書屋
什麼呀,這個!這種疙疙瘩瘩的讓人不快的感情。時尚書屋
「哎,甲田,初中的時候不是和融在一起的吧。」
忍小聲地問道。貴子打了個寒顫,剛纔自己的表情是否被他察覺出來了?時尚書屋
「嗯,我一中的。」
「原來如此啊,完全不在一個學區呢。」
「為什麼問這些呢?」
貴子警惕地看著忍的臉。時尚書屋
「不知怎麼的,我總感覺你們都非常瞭解對方的樣子。」
「哪個方面呢?」
貴子竭力地掩飾着內心的惶惑不安,裝出莫名其妙的樣子。時尚書屋
戶田忍轉向了千秋。這是吉兆嗎,還是……
「也是常有的例子啊,交往事為了瞞着大家,在公開場合的時候,就算兩人靠得再近,也要裝出一副漠不關心的樣子。我看著你們這一對,就有這種感覺,可疑啊!」
貴子苦笑了。當知道不知為何流傳出自己和融交往的時候,就感到像是個諷刺。想必,這也給融添了麻煩。但也不是不能理解忍的猜疑,想隱瞞實情的一對兒,在別人面前裝得一本正經的話,反而顯得不自然了。時尚書屋
如果我和他感到這種不自然,那麼大家就更加靈敏哩。時尚書屋
「瞎猜喲,我們基本上就沒說過話。西脅君他肯定討厭我。」
忍露出出人意料的表情。時尚書屋
「真令人驚訝!」
「為什麼?」
「融也說了同樣的話。」
「哼嗯。」
「還是,有什麼蹊蹺事呀,你們兩個人!」
忍明顯地表現出懷疑的神色。時尚書屋
「沒有沒有,真的沒有。」
貴子揮着手笑着說道,並開始了反擊。時尚書屋
「還說呢,戶田君,她怎麼樣了?是那個西高中的女孩對吧?」
「哎?才沒有呢。」
「騙人。我可看到了,和西高中的那個女孩在一塊兒的時候……」
「什麼時候?」
忍板起了臉。貴子搜尋着記憶。時尚書屋
眼前浮現出在河邊漫步的兩個人的背影,微微低着頭走着的兩個人。忍把手放在肩的部位,掛着橘黃色的背包……身旁有個纖瘦的肩膀,水兵式女校服的藏青色領子被風吹得翻了起來……脖頸上的黑痣……那還是穿著夏季服裝的黃昏……
「嗯……九月份快結束的時候,連休日最初的那天吧?」
「在哪裡?」
「靠近櫻河的國道附近。」
「不應該吧。」
忍露出「糟糕了」的臉色,嘟起了嘴。時尚書屋
貴子昂然得意地抬起了下巴。時尚書屋
「嗨嗨嗨,怎麼樣,認輸了吧!」
「等一等,你誤會了,我只是在聽對方說點事兒。」
「只是在幫人斟酌一些事情?差不多開始大家都這麼說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