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夜晚的遠足 第 6 頁


外長大的緣故不知其他的底細所以不明了,一切都那麼無拘無束的,總是讓人感覺只有在她身邊吹着和別人不一樣的風。開朗豁達的性格,以及她對別人抱有的寬大態度,都是在不同環境裡鍛鍊出來的堅強品格吧。也許正因為她跑了很多的國家,瞭解
作者:待考 / 頁數:(6 / 34)

杏奈的父母都從事化學領域工作,她生在美國,初中三年級到高中二年級在日本度過,今年春天又隨雙親返回美國了。她能駕輕就熟地使用兩國語言,為了準備大學入學資格考試,比原定計劃提早去了美國。對於不能從北高中畢業,她總表示非常遺憾,而且對於步行節,她有着不同一般的熱愛。為什麼如此迷戀那樣的活動呢,班上的女生們都大惑不解。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貴子回想起像千秋那樣的學生總是會那麼嘮叨地說——要是我呀,如果學校允許可以不參加步行節的話,我一定會謝天謝地那麼做的。時尚書屋
但對於貴子來說,似乎理解到了杏奈的心情。時尚書屋
杏奈是不是因為在國外長大的緣故不知其他的底細所以不明了,一切都那麼無拘無束的,總是讓人感覺只有在她身邊吹着和別人不一樣的風。開朗豁達的性格,以及她對別人抱有的寬大態度,都是在不同環境裡鍛鍊出來的堅強品格吧。也許正因為她跑了很多的國家,瞭解各地的風土人情,反過來,對於日本式高中的這種甚至可以被認為是不合常理的舊傳統有着憧憬之心。時尚書屋
去年步行節和她一起走的時候,她也動不動就嘰嘰喳喳活蹦亂跳起來,還總是露出感動的神情。時尚書屋
和大家一起,在夜裡步行,就為那麼一丁點兒的事呀。時尚書屋
「為什麼,那麼一丁點兒的事兒,會這麼特別呢?」
杏奈的聲音,現在還迴蕩在自己的耳朵裡。時尚書屋
其實,她那麼多的話裡,在貴子心中留下的只有這一句關於步行節的話。還有,她寄來的明信片,上面也有寫得讓人費解的地方,到了步行節的時候想和你們一起走,這些都容易理解,可是文章的最後那部分……
「『關於我杏奈,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完全是個加利福尼亞做派的女孩,想不到的是,我的內在氣質是傳統的喲。』到末了,她最後發出的情書是給誰的呢?」
梨香交替觀察着貴子和千秋的臉,她猜這兩位一定知道那個答案。時尚書屋
貴子和千秋都把腦袋往兩邊搖着。時尚書屋
「不知道啊——真的。那個杏奈,在這種方面倒是個相當害羞的丫頭,我想就算是美和子也不會知道這個答案。」
「我也不知道。」
「她真的會把情書寄出去?」
「啊,發出信是真的。說是回美國的前一天投進郵筒的。」
「那麼,對方就算是接受了也不能在她面前表態囉。」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這種做法才像她杏奈的個性嘛。」
貴子重重地點了點頭。時尚書屋
沒錯。貴子每當看到美和子和杏奈在一起的時候,都會感嘆:「她們真是有天壤之別的一對呀。」
乍看上去,如同畫中的日本女性形象的美和子,和茶色頭髮配上小麥色肌膚顯得精力充沛的頗有美國年輕人感覺的杏奈,性格卻截然相反,美和子膽子又大又追求時髦,而杏奈反倒表現得出人意料的客客氣氣、羞羞答答。時尚書屋
對於戀愛,美和子是積極主動的,像那些沒有教養的女孩一樣對男人評頭論足;相比之下,杏奈每逢這樣的對話,就會說「這不太好吧」,而後只是笑咪咪地聽著,絶不會參與進去。她的心裡是不是已經形成了一道防護欄?結果,到底喜歡誰,美和子和貴子三番五次地用話套她,都無法從她的嘴裡得到明確答案……
「我已經趕忙把我們班的扎頭巾給杏奈寄過去了。」
「這麼艷麗的粉紅色頭巾?」
「嗯,把這個系在頭上迎接大學入學資格考試。」
「不是已經結束了嗎?」
「啊,是嗎?」
「這真像貴子的作風呀。現在,杏奈一定是哭笑不得了。」
三個人一起鬨笑起來。從遠處的河畔飄來的風輕輕地婆娑着姑娘們的臉。時尚書屋
忽然,貴子下意識地用目光向周圍搜尋着杏奈的身影,感覺她似乎正一邊笑着,一邊就在自己的附近一起走着。時尚書屋
「噼」——哨聲響後,是休息時間。時尚書屋
走一小時後休息十分鐘,這是步行節的基本安排。時尚書屋
還只是剛開始走,都還想再多走會兒呢,能看出大家臉上顯出不滿的神情。現在,學生們還都是從容不迫的樣子。時尚書屋
休息哨一響,無論如何得坐下,然後,把腳弄乾。因為高班的學生們知道,這是長時間步行的關鍵——保護自己的措施,大家最先就是脫下鞋,脫去襪子,認真地觀察自己的腳丫子,看看有沒有起血泡。時尚書屋
要是天氣好,休息時間就是盡情享受的時候。能夠毫無顧忌地一屁股坐在地上,晾乾自己的腳。時尚書屋
時間是九點半左右,這還只是個開頭。時尚書屋
眼前的風景,從住宅區慢慢地移到了鄉間,一間間獨立樓房的農家院增多了。學生們在矮樹籬笆牆及環繞院子的樹林投下的深深的影子裡席地而坐。時尚書屋
氣溫一個勁兒地往上升。穿著防風短外衣或帶帽防水衣的學生們紛紛把衣服脫下,系在了腰上,大部分學生都只穿著圓領衫,戴帽子的學生也很多。時尚書屋
喝水的學生還不多,因為知道咕嘟咕嘟大口喝水會引起疲勞。時尚書屋
才不過剛開頭,就像感覺已經走了好幾個小時似的。時尚書屋
哨聲再一次響起,學生們穿上襪子,重新打好鞋帶,然後,揀着有影子的地方開始走。時尚書屋
鮮明地輕輕浮現在蔚藍色天空裡的,是柔軟的絲雲。時尚書屋
想變成那片雲,貴子這麼思考着。時尚書屋
如果能在這樣沒有風,讓人心情爽快的天空中漂浮的話,那種愜意肯定沒法說了。時尚書屋
她認為,有這種願望的本身,就意味着已經有了從步行節裡逃避的念頭,自己開始有點心煩意亂了。時尚書屋
這麼說,昨晚上,自己沒能睡個好覺噢。時尚書屋
睡眠這個東西,像貓一樣。在諸如考試前的日子裡,還不到點兒呢,它就來了,等眼睛睜開後,人還會發獃發愣,但真準備要睡覺了,它又遲遲不來,讓人心煩意亂的。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