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夜晚的遠足 第 8 頁


融的事情,貴子也是知道的。不掩飾自己的感情這一點,讓她羡慕不已。貴子可沒有這個膽子那麼做。她注意到西脅君在女生中出人意外地很受寵。是因為結實的身材、端正的相貌,而讓人覺得他帶有男人味的緣故吧。但對於貴子來說,自從分到
作者:待考 / 頁數:(8 / 34)

道路,慢慢地延伸進了田園地帶。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在收割完稻穀的農田深處,一根根電線杆矗立着。時尚書屋
沿著田間小道行進的學生們的隊列,就是遠遠望去也沒有中斷的地方。空地上挺立着一排排齊腰高的樹樁,原來這裡好像是一片樹園,如今看上去讓人覺得有點兒異樣。離紅葉遍野的時節還早,田埂細道旁芒草在搖曳着。時尚書屋
「到秋天了啊。」
「是呀。」
「好像明天是西脅君的生日哎。」
貴子被千秋嘴裡突然蹦出的那個名字驚得渾身一哆嗦。時尚書屋
「哎,是嗎?不是很好嗎,可以得到大家的祝福。好幸運呵!在步行節中迎接自己的生日。」
「內堀說,已經為他準備了生日禮物。」
「嚯!真了不起。她要伴隨着子夜零點的時候趕來嗎?」
三班的內堀亮子喜歡西脅融的事情,貴子也是知道的。不掩飾自己的感情這一點,讓她羡慕不已。貴子可沒有這個膽子那麼做。時尚書屋
她注意到西脅君在女生中出人意外地很受寵。是因為結實的身材、端正的相貌,而讓人覺得他帶有男人味的緣故吧。但對於貴子來說,自從分到一個班級以後,那個乾巴巴的視線時常在自己身體的某個部位像刺一樣扎來扎去,讓自己覺得如坐針氈一般。要是不在同一個班級,就可以互不顧忌對方而熬到畢業了。時尚書屋
為什麼偏偏今年會和他分到一個班級呢?時尚書屋
想了不知多少遍的牢騷心思,如今又開始在貴子的心裡翻騰了。時尚書屋
「西脅君,他沒有女朋友嗎?」
「好像是呵。」
「似乎他對這個不感興趣吶。」
兩位嘰嘰咕咕地繼續進行着對話。看得出來,她們不也很在乎融嗎。確實,融正是女孩眼裡欣賞的那類男孩呢。時尚書屋
但是,真希望他別再用那種目光看自己了,好像是我做了什麼壞事一樣。貴子偷偷地嘆了口氣。他的心情也不是不能理解,可那也不是我所能輓回的事情啊。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喂喂,我很早以前就那麼想了。」
千秋像是突然想起來一樣看著貴子的臉。時尚書屋
「什麼?」
「貴子和西脅君長得是不是有點像呢?總覺得你們眼睛這一部分——」
貴子覺得自己快要窒息了。時尚書屋
「我和他?才不像吶,一點兒都不!」
「是嗎?我倒是一直覺得你們某些地方確實很像。梨香,你不這麼認為嗎?」
「難說。像嗎?我還沒看出來。」
梨香仔細端詳着貴子的臉。時尚書屋
「才不像吶。」
貴子苦笑着,用手在自己的面前擺了擺,下意識地避開了兩個人的視線。時尚書屋
「唔……難道只有我這麼想嗎?」
千秋把頭歪到了一邊。時尚書屋
真是謝天謝地,兩個人很快轉移到了下一個話題,沒有被她們發現自己的心虛。貴子拚命地想使急速的心跳聲輕緩下來。時尚書屋
啊啊,嚇死我啦,現在這個時候說這種話。千秋呵,在這種怪事方面的判斷真敏鋭。可是,被人說我倆相像,這還是第1次。時尚書屋
貴子的腦袋裏不由自主地浮現出融的臉龐。時尚書屋
西脅融和甲田貴子是同父異母兄妹這件事几乎沒有人知道,老師們也不知道,甚至親戚中也有些人不知道。時尚書屋
甲田是母親的姓。貴子的母親,甲田聰子,與二十多歲時結婚的丈夫共同經營一家商業公司,
離婚後獨自接下了公司並勉強取得了一點成功。時尚書屋
簡單來說,貴子是西脅融的父親——西脅恆和聰子
婚外戀所生的孩子。聰子即所謂的單身媽媽,因為是離了婚的,所以周圍的人都以為貴子是她前夫的孩子。時尚書屋
西脅恆的妻子,似乎知道聰子和貴子的存在,但是什麼也沒有說。聰子也沒有向恆要求孩子的養育費,因為作為生養貴子的交換條件,就是和他斷絶了一切交往。所以,貴子沒有和自己的親生父親見過面。時尚書屋
聰子是個非常開放的女性,貴子從小的時候起,身邊的事情就被母親一點一滴地解釋清楚了。因此,基本上沒有產生對於自己的遭遇感到低人一等啦,或者精神上受到打擊啦等記憶。反倒是西脅家這一邊,似乎一直拘泥于聰子和貴子的存在。讓貴子體會到這一點,是在西脅恆去世的時候。時尚書屋
那是在進入高中之前的事情,死因為胃癌。時尚書屋
在葬禮上,用一種可怕的神色對自己和母親怒目而視的少年的臉,至今還在腦子裡留着深深的印象。他的媽媽,也一直對她們兩個人不理不睬。對於向遺族鞠躬的聰子,也裝做沒看到。貴子被少年放射出的憎恨的目光弄得不知所措,甚至有些惱羞成怒了。時尚書屋
融和貴子對於在同一個年級這件事,似乎都是不能忍受的。時尚書屋
後來冷靜下來想了想,也不是不能理解他們的敵對心情。儘管如此,自己可沒有一點罪過,他沒有理由用那種目光盯着我,貴子勸慰着自己。少年的仇恨,至今還殘留在她的心中。時尚書屋
當知道自己和他進入同一所高中的時候,她感到了憂慮,之前兩年都是不同的班級,慢慢地甚至連他的存在也不在意了。因為融按照自己的做法完完全全不理睬貴子,所以兩個人沒有一點相互交流的機會。可是,到了三年級,兩個人分在了一個班級裡。時尚書屋
開學式的早晨,看到貼出來的名單時,就像剛纔那樣大吃一驚的心情,至今還記憶猶新。時尚書屋
還有,當環視周圍的一瞬間時,和像自己一樣驚獃的融的目光碰了個正着的尷尬情景同樣歷歷在目。時尚書屋
「和西脅融分到一個班上了。」
向母親彙報後,母親只說了句「噢,是嘛」。從那以後,就再也沒有扯到他的話題。時尚書屋
關於自己的身世貴子連美和子也沒有告訴。這並非是因為自己有一個未婚母親而羞於啟齒,只是生怕從頭到尾攤開後,讓美和子為自己操心。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