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抱猴子的少女》(日)山村美紗 第 1 頁


抱猴子的少女1開始,聽到了類似小孩子一樣的哭聲。 在京都清水寺附近的公寓旁邊,兩個正在滑旱冰的孩子互相看了一眼。 「這是什麼聲音?」 「進去看看吧?」
作者:山村美紗 / 頁數:(1 / 8)

抱猴子的少女

1

開始,聽到了類似小孩子一樣的哭聲。
在京都清水寺附近的公寓旁邊,兩個正在滑旱冰的孩子互相看了一眼。
「這是什麼聲音?」
「進去看看吧?」
「肯定是有人把小孩扔下去了。」
這家公寓曾經發生過丟棄嬰兒的事件。
於是這兩個孩子梗飛快地滑向發出哭聲的地方。
他們滑過了石像,但剛剛萌出嫩草的裡院周圍,圍着雪白的柵欄,他們進不去了。於是便透過柵欄向內張望着。
「啊,人!」
「死了吧!」
兩人不約而同地喊了起來。
一個裙子上穿了一件白色毛衣的少女側身倒在地上,從她的口中還流出了鮮血。剛纔聽到的異樣聲音,是從這個少女的手臂中發出的。
他們仔細一看,原來是一隻猴子。少女緊緊地摟着猴子死了。那只猴子好像什麼地方也受了傷,它的叫聲刺耳難聽,並越來越微弱了。這兩個孩子馬上跑回家去,告訴了大人。時尚書屋
於是,警車和救護車馬上就向這兒趕來。
京都府府警的狩矢瞥部一到現場,就首先仔細觀察了屍體四周的地面。
在十分清潔的地面上,看不出一隻腳印來。屍體几乎是陷在了這塊比較鬆軟的土地上。 大概是墮死的。屍體沒有穿鞋,腳上也沒有泥土。時尚書屋

狩矢自言自語地嘮叨着,抬起頭向上望去。在頭頂正上方的六層褸涼台扶手上,掛着一條紅色的圍巾一樣的東西,窗戶也開了,窗帘在窗外飄動着。
「吱——!」
突然一聲尖鋭的聲音,狩矢迅速向發出聲音的少女的旁邊望去,那只猴子要從少女的手臂中爬出來,但因少女是側臥着,壓着猴子的腳,它爬不出來。
狩矢過去輕輕地挪了挪少女的身子,猴子出來了,它搖搖晃晃地朝狩矢走過來,並蹲在他的身邊。
「一會兒要進行尸檢,誰看一下這只猴子?」

他說著,便把猴子遞給了來到他身邊的助理警部杉田。這時,法醫也來到了屍體旁邊。
「沒有外傷,口腔中也無異常。」
法醫迅速觀察了一下屍體的外觀說道。
口腔內流出的鮮紅色,可能是服了氰化鉀或某種農藥所致。如果流出的白色的唾沫,就有可能是生附子中毒了。但看來都不像。
「頭部受到了撞擊,肋骨骨折。並刺入肺部……看來,還是墮死呀!」
法醫的結論與狩矢警部一致。
「您看是從多高的地方摔下來的呢?」
「三層樓以下的地方摔下來,不會陷在這麼深的地上,而且也不會造成肋骨骨折的。嗯——大概是五六層樓上摔下的吧。並且是當場死亡。」
狩矢警部點了點頭。他再次抬起頭,朝六層樓上的涼台望去。
2
死者的身份很快就查清楚了。
和警方估計的一樣,她是窗戶被打開的六樓六○一號房間的住戶,叫矢代夕子,是從四國來的十九歲學生,是打算考大學而在上補習學校的學生。她的身高一米五五二,由於個頭小一些,所以看上去要比她的實際年齡要小幾歲。
「就她一個人住在這兒嗎?」
狩矢向面色變得蒼白的公寓管理員問道。這位中年管理員說「是的」,點了點頭後又說道:
「現在考大學的女孩子都這樣,應該和家長住在一起吧。可都偏偏願一個人住在這兒,也真夠可憐的呀!最近,她養了一隻猴子。」
說完,管理員還惋惜地嘆了一口氣。
「猴子?啊,她是抱著一隻猴子來着。」
「對,在我們這個公寓是禁止飼養動物的。但我想她是為瞭解悶,又快考試了,就預設了,可鄰居都找我告狀,說這只猴子就愛偷東西。」
管理員說著,流露出了茫然和失望的表情。
「好歹快考試了。等她結束考試,我就得讓她把猴子送走。」
今天是三月五號,狩矢的兒子在四五號兩天,將參加國立大學的入學考試。
「抱著她那心愛的猴子從樓上摔下來,看樣子是自殺了?」
一個刑警看著狩矢問道。
「嗯,對於屢次考不上大學的人來說,通常是在考完試,知道自己的失敗後才容易發生這類事件。還是先進去看看她的房間吧。」
幾個刑警便由管理員領着,一起上了六樓。六樓的六○一室鎖着門。
「這是自動鎖嗎?」
「啊,是的,這種鎖可以在外邊鎖一下,裡面的人就出不來了。」
管理員一邊說著一邊用自己帶的鑰匙打開了房門。
這是一間兩居室的套房,屋中乾淨整潔。書箱上放著一隻插有郁金香和珍珠花的花瓶。
在毫無自殺跡象的桌子上,還放著幾本攤開了的課本、筆記本和單詞手冊等等。在廚房的煤氣灶上,還放著一隻油炸煎鍋。
狩矢彎下腰,撿起了一隻放在桌子旁邊的小布手提包。他打開一看,裡面有一張月票,兩本參考書,還有鉛筆盒和一隻空飯盒。月票裡還夾着一張京都大學的准考證。
「正好今天該去京都大學考試呀!看樣子這個手提包是她淮備好去參加考試的。」
刑事部長橋口插了一-句。這張月票中寫的起止站名,其中就有那所有名的K補校的到達站名,還丕夾有一張K補校的學生證。
「是去K補校的吧?」
好容易上了一年補校,可還沒有看到結果就死了,真令人遺憾。狩矢想起來了,他的兒子說,就是考不上想上的大學,也不到K補校來。
「但應該昨天和今天去京大考試呀!她上的補習學校和京大的方向不一樣呀,也不能用同一張月票。肯定還有錢包什麼的,找一找吧。」
狩矢向四周看去,橋口在一旁說道。
「錢包在死者裙子的口袋裏找到的。由小川助理警部保存着。」
狩矢衝向涼台,向下望去,大聲對小川說,讓他把錢包拿上來。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