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抱猴子的少女》(日)山村美紗 第 2 頁


從六樓看下去,瞥車、救護車是一個平面,走動着的人們也變得異常渺小。狩矢一陣頭暈,他連忙把手扶在了欄杆上。這個欄杆有二十釐米高,是用鐵管製成的。紅圍布就掛在上面。看不出有爭鬥和損
作者:山村美紗 / 頁數:(2 / 8)

從六樓看下去,瞥車、救護車是一個平面,走動着的人們也變得異常渺小。狩矢一陣頭暈,他連忙把手扶在了欄杆上。這個欄杆有二十釐米高,是用鐵管製成的。紅圍布就掛在上面。時尚書屋

看不出有爭鬥和損傷的痕跡。
正當狩矢仔細檢查涼台時,身體肥胖的小川氣喘吁吁地拿着一隻紅色的錢包跑了上來。
「就是這個,裡面有三千五百日元和幾枚硬幣。另外還有一把鑰匙。」
為了不使自己的指紋印在上面,小川戴着一雙手套,他把錢包交給了狩矢。
「鑰匙是這個門上的嗎?」
狩矢來到門邊,把鑰匙插進去試了試。果然是這個門上的。
他又轉過身來向管理員打聽道:
「這個房間共有幾把鑰匙?」
「總共三把。交給住戶兩把,我留一把。」
狩矢拉開矢代夕子桌子的抽屜,果然裡面還有一把。共有兩把鑰匙,一把在死者身上。
「這怎麼能說是他殺呢?如果是兇手將死者推下樓去,然後打開門跑了出去,鑰匙又怎麼會回到死者身上呢?」
橋口像總結似地說道。小川助理又問。
「也許碰巧是和這鎖一樣的鑰匙吧?」
「不,不可能。這是電子鎖,碰上一樣的可不容易。要是家庭人多的話,用起來極不方便,可也沒有辦法呢!」
管理員嘮嘮叨叨地說道。
「如果是兇手把死者推下去,再把鑰匙放回死者的口袋裏的呢?」狩矢推斷道。
「不行,院子都有柵欄,進不去。不是屍體周圍也沒有找到腳印嗎?」
小川歪着頭說道。
「會不會用猴子?兇手把少女推下樓,然後帶著猴子,鎖上房門,到了樓下,把鑰匙扔在柵欄裡,猴子拾起來,放進了口袋裏的錢包中?」
橋口似乎發現了重大線索,興奮地說著。但狩矢搖了搖頭。

「這也不可能。猴子也有摔傷,並且在少女的懷中爬不出來呢!而且地上也沒有猴子的腳印嘛!」
「啊,對啦!」橋口撓了撓腦袋。
3
正當狩矢等在少女的房間裡進行搜查時,隔壁的住戶也回來了。這是一對叫石村的三十歲左右的夫婦。狩矢立刻向兩人打聽。
「這家女孩子死了。你們和她認識嗎?」
「我們都是教師,她是個要考大學的學生,我們之間不太熟。不過,因為有我們不在家時郵局送來信件和包裹什麼的,常常由她代收,所以搭過幾次話。」
圓臉而且十分精神的夫人很健談的樣子。看樣子她在學校當體育老師吧。
「是剛剛回來嗎?」
「是的。下課後我和我丈夫一塊兒去了百貨商店,給一個要結婚的親戚的女兒買點禮物。現在剛回來。」
「那麼,你們見過這個圍巾嗎?」
狩矢說著把從涼台扶手上解下來的紅色圍巾讓他們兩人看了看。
“哎呀,這不是矢代小姐常常戴在脖子上的圍巾嗎?
「據她說她的嗓子怕風,所以總是戴着。」說到這兒,這位石村夫人鼻子一酸,竟然抽泣起來了。
「都有什麼人來看過矢代小姐?」狩矢接着問道。
「嗯——夏天她的住在四國的父親來看過她。暑假和寒假我們一直獃在家裡,好像沒見過有什麼人來看她。是吧?」
夫人向丈夫徵求意見似地間道。這位丈夫似乎很內向,他同意地點了點頭。
「她有男朋友嗎?」
「噢,好像沒有。常常是她一個人學習呢……」
向管片的刑警、同一樓層的其他住戶打聽了一下,情況都差不多,都認為矢代夕子是個認真用功的學生,不但男朋友,連女朋友都沒有看過她。
運氣不好,這家石村夫婦對面的住戶一個星期前剛剛搬走。也就是說,在事件的當天,夕子房間兩側都沒有人在,沒有任何人知道夕子從樓上摔下來的事情。
「平常沒人到她的房間來呀!」狩矢喃喃自語道。
「這是個非常謹慎的女孩子。無論是管理員還是收費的人,她都掛着防盜鏈說話。」
進行了深入調查的小川補充道。
「可我們進去時防盜鏈並沒有掛着呀!」
擰矢的臉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如果總是掛着防盜鏈這倒使人奇怪了。沒有鑰匙自然打不開門。她為什麼還總是掛着防盜鏈呢?」
「可她並不是總掛着,聽說除了睡覺之外,有時連門都不鎖上呢!」
小川說著,狩矢點了點頭。
如果她非常謹慎,那麼一個她不認識的人來訪,要想進去看來很困難的。 那麼就是自殺了?也許是因為面臨考試感到壓力太大承受不了,一時衝動而自殺了呢。
狩矢這樣想著,但為了慎重起見,他又下令再次認真搜查房間。自己則朝夕子用的書桌走去。
4
夕子的桌子上,放著一隻家庭用取暖爐,還有不少英語和日語字典、參考書、單詞手冊和日記本。這些東西都整整齊齊地擺在桌子上,只有單詞手冊和日記本打開攤在桌子上。
狩矢翻開日記,他想找到夕子「自殺」的動機。
日記中都是表達她在一年的高考期間的孤獨感和不安心理,以及通過了模擬考試時的喜悅心情和對未來的憧憬。再有就是在上補習學校的路上見到成為大學生的往日的同學的複雜心理等等。完全表達了一個年輕姑娘的直率心扉。
狩矢看著看著,不覺雙眼熱辣辣的。如果這本日記出版,肯定會打動那些為反對把考試弄成一場「戰爭」的人士的心靈的,他們會為一個成為「考試」的犧牲品的少女而大聲疾呼的。
今天是三月五日,什麼都沒有寫。昨天三月四號的日記就成了絶筆。

三月四日

由於閙鐘響了,所以才沒有遲到。數學考試比我想象的要容易一些。我太高興了。我認為比去年好考,可別人不也非常容易嗎?所以我又非常擔心!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