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抱猴子的少女》(日)山村美紗 第 3 頁


明天是英語。回來之後要突擊一下單詞。 夜裡,去帶著小太鼓散散步。 「法蘭西革命」必須記住! 大概「小太鼓」是那只猴子的名字吧。 這是一本沒有什麼可疑之處的日記。沒有
作者:山村美紗 / 頁數:(3 / 8)

明天是英語。回來之後要突擊一下單詞。

夜裡,去帶著小太鼓散散步。
「法蘭西革命」必須記住!
大概「小太鼓」是那只猴子的名字吧。
這是一本沒有什麼可疑之處的日記。沒有對考試充滿了悲觀的心情,也沒有夜不能寐的樣子。 今天的英語能通過嗎?
狩矢接下來就翻開了單詞手冊。單詞手冊分成兩部分,英語和世界大記事年表。狩矢拿起年表,「嘩啦嘩啦」地翻看,突然在裡面發現了一張破了四分之一的紙。也許是心情不好時撕掉了吧。時尚書屋
狩矢一頁一頁地翻着,心中充滿了對這個如此拚命刻苦學習的少女的愛憐之情。
他又轉身看了一下屋內的陳設,既沒有招待客人的茶杯,也沒有請客人坐的椅子拉出來,看不出有人來過。
他把鑒定的事交代了之後便出了這間屋子。
狩矢來到樓下,抱著猴子的杉田一見狩矢,便馬上靠了過來:「警部,請看一下這個。」
說著,他把一隻還沒有吸完的煙蒂放在了狩矢的手心裡。這是一隻進口香煙。
「這是怎麼回事?」
「這在猴子手裡攥着呢!我從你手中抱過這只猴子時,就發現它手裡握著什麼東西,也不知道是什麼,便掰開了一看,原來是一隻煙蒂。」
「矢代夕子不吸煙。檢查了房間,也沒有香煙和煙灰缸,房間裡也沒有煙昧。我年輕時得過哮喘病,根本不吸煙,所以對煙昧非常敏感……」
「那麼,這只猴子是從什麼地方拿到的呢?」
「那就不知道……」
「少女死時,有誰進過屋子了?搜查時沒有發現什麼吧?」
猴子又「吱吱」地叫了兩聲,它多少有了點精神。
「不,沒有什麼線索,房間是鎖着的密室。也沒有男朋友出人。這個姑娘非常謹慎,常常掛着防盜鏈,所以不可能有人強行闖入,也沒有遺書。」
狩矢流暢地說道。杉田聽著點了點頭:

「反正先把這個吸煙的人在這幢公寓和與這個少女周圍凋查一下看看吧。」
杉田說完,想把這只猴子交給誰「保管」一下。
「把它交給我吧。」說著,狩矢伸出手去。
「行嗎?」杉田看了一下狩矢,然後遞了過去。
「猴先生,讓警部照顧你一會兒吧。」
杉田交了猴子,便拿着那只煙蒂走了。這時,這只猴子又「吱吱」地不停叫了起來。
狩矢忽然想起來,自己的大衣口袋裏還裝着早上吃剩的麵包,用左手掏出來捏成小塊兒,遞給了猴子。這時,這只猴子放下了手中的一件東西,去抓麵包。
狩矢一看,原來是杉田的筆記本。看來這只猴子是個偷東西的老手,杉田一點都沒有察覺。
「笨蛋,真沒用!這個東西都讓猴子偷了。」
狩矢撿起來放進了自己的口袋裏。
「是不是你這傢伙把你主人矢代小姐推下去的?」
狩矢瞪了猴子一眼。猴子抓過麵包,已經跑到一邊吃起來了。似乎它非常通人性。
總不能老是看著這只猴子,狩矢對法醫說處理一下這只猴子的傷,便乘上運送矢代夕子屍體的車回松原警察署了。
5
矢代夕子的進一步屍檢,在松原警察署的禮堂裡進行。由於最近公眾輿論界指責在公共場所的公眾面前進行尸檢,是對於人權的侵犯。因此,矢代夕子的詳細屍檢只能運回本署進行。
京都府警的法醫,是一位在全國來說少有的女性。
狩矢等屍檢一結束,便急不可耐地上去問這位叫江夏冬子的女性法醫。
「您辛苦了,法醫先生。死因還是墮死吧?」
「是的。全身摔傷,肋骨骨折,頭骨骨折。而且頸椎和肩胛骨也都發生了骨折。因此可以斷定,她的墮死高度,至少在六層以上。」

端莊秀麗的女法醫流利地說著屍檢結果。
「會不會是在別的地方摔死後扔棄在這個現場的?」
狩矢故意為難似地問了問。
「不是的。從現場屍體的姿勢和墜入土地的衝擊來着,我認為是直接墜入地面的,即第1現場。」
「那只猴子怎麼樣?也是和那個姑娘一塊兒掉下來的吧?」
「猴子也有骨折,而且從骨折的情況來看,我認為肯定是被那個姑娘摟抱著一同摔下來的。如果是猴子本身掉下來的話,由於動物身體輕,會在半空中打幾個『轉』,所以一般不會受傷的。」
江夏冬子一邊喂猴子餅乾一邊答道。這只猴子也似羊非常討女性喜歡。
「那麼,如果僅僅是抱著一隻猴子從樓上掉下身亡的話,恐怕還是屬於自殺吧?」
狩矢好像是很有興趣地問這個女法醫,但他並不指望她能有明確的答覆,因為一個案件的結果往往要經過多次調查才能成立。
但江夏冬子卻十分明確地表達了自己的看法:
「不!我不認為這是自殺。因為她的腿並無骨折,只是頭部有明顯的摔打跡象。」
「噢,是這樣呀!也就是說,不是腿朝下,而是頭朝下摔下來的?」
一般來說判斷自殺還是他殺,往往把腿部與頭部有無骨折視為一條重要的依據。如果是從六層以上的樓上墮下時,無論如何腿部應有明顯的摔傷、骨折;而在被人從高處猛然推下時,就有可能頭部的損傷更為嚴重。當然,也有例外。如果是從超高層墜下,腿和頭部經過多次翻滾,可能會僅出現腿或頭部的損傷。時尚書屋
「但是,也許是由於她懷抱猴子從樓上摔下來時被涼台的扶手絆了一下的原因呀!而且也可能是由於抱著猴子,上半身重量增加了呢!」
狩矢毫不客氣,如同對自己的女兒問話一樣。實際上,這個女法醫的年齡正好和狩矢的女兒差不多。江夏冬子盯着狩矢看了一會兒後又說道: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