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抱猴子的少女》(日)山村美紗 第 4 頁


「但還有別的可疑之處,我認為這個死了的少女是右撇子。理由是她的右手手指要略粗些。這是由於她在打粉餅盒化妝和使用鉛筆時,常常使用右手的緣故。」 於是,狩矢便想起來,查看她的房間時
作者:山村美紗 / 頁數:(4 / 8)

「但還有別的可疑之處,我認為這個死了的少女是右撇子。理由是她的右手手指要略粗些。這是由於她在打粉餅盒化妝和使用鉛筆時,常常使用右手的緣故。」

於是,狩矢便想起來,查看她的房間時,在她的書桌上,鉛筆和橡皮等學習用具的確是放在右側的。
「原來這樣!還有什麼?」
「她的錢包裝在了裙子的左側口袋裏。她是右撇子,可為什麼偏偏費力地放在左邊的口袋裏呢?右側的口袋又不是放不進去東西。男人在往上衣口袋裏裝月票和錢包時,為了方便常常是相反的,即右撇子放入左側口袋裏,但西服褲和裙子是一樣的,都放在同側。」
聽著這話,狩矢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褲子口袋。他是右撇子,手帕就放在右側口袋裏。
「還有,那個錢包,裝着硬幣,鼓鼓囊囊的,但當她頭朝下摔下時,居然沒有從口袋中掉出來,這不是不自然嗎?裙子上的口袋都是很大的,稍稍的跑跳都可以把裡面的東西彈出來的。」
「那就是說,把少女推下來的兇手又把錢包送回了她的口袋裏?」
「嗯。」
「為什麼這樣幹?」
「我想這個人是為了把鑰匙送回錢包中,而事先拿走了錢包。」
「噢。不過,少女是和猴子一塊兒摔在地上的,如果有人走過去,肯定要留下腳印。那麼從現場一看,這個人是如何把錢包送到少女的口袋中去的呢?而且猴子也不能動呀!」
「這個……這,大概是從柵欄裡伸進去手,把裝有鑰匙的錢包扔到少女胸部,然後那只上半身還活動自如的猴子拾起來放進了少女的口袋裏的吧?」
「是這樣嗎?」
狩矢贊同地點了點頭。如果這樣說,那麼這個少女的密室之謎便可以解開了。也就是說,兇手用什麼辦法騙開了少女的房門,將抱著猴子的少女推到樓下,然後自己又悄悄地用鑰匙鎖上房門走了出去,兇手來到院子裡,看到四下無人注意時,從柵欄外邊把裝有這把鑰匙的錢包扔到少女身邊,那只猴子拾起來,就塞進了少女的口袋裏。
「那麼還是他殺了?」
「反正我這樣認為。」
6
第2天,狩矢向搜查一科科長進言。要求對此案從自殺和他殺兩條線索展開調查。

「如果是自殺,就要有合乎自殺的背景和理由。少女和誰也無過深的交往,誰也不曾進過她的房間。當天,她的房間鑰匙也在,房間裡也沒有來過人的跡象。她經過了一年補習的生活,感到了考大學的厭倦,又碰巧那一天是一年決定性的考入京大的日子。時尚書屋
第1天考試尚可,但也許因第2天失敗了。便抱著心愛的猴子從樓上跳下來,以告別這厭倦了的塵世。屍體的死亡狀態完全是當場墮死,周圍也未曾發現有可疑的足跡。」
「那麼,如果是他殺的話,又怎麼解釋呢?」
搜查一科科長不慌不忙地問道。
「在目前,還不清楚她為什麼被殺,但如果某個人進去的話……」
狩矢便把江夏冬子的假設對科長說了一遍。
「而且,令人奇怪的是,那只猴子是拿着一隻不知什麼地方來的外國香煙墜下樓的。少女並不吸煙。一個鄰居是無人居住的空屋,另一個鄰居是雙職工,而且他們不吸煙,管理員吸煙,但只吸國產的『七星煙』。」
「那會不會是管理員從誰的手中接過那種牌子的外國香煙呢?」
「在管理員的房間中再沒有發現那種煙,而且在那段時間裡,他正與其他三名工作人員打掃衛生,有『不在現場證明』。」
「那就是說,所謂他殺,只有猴子手中的外國煙、頭部着地和錢包這三個根據了?」
「是的。」
「不過,如果是他殺,還有兩點無法解釋。即必須殺死這個少女的動機和兇手如何走進這個十分謹慎的少女的房間的關鍵問題。」
「是的。」
「咱們分析一下都有哪些人可以進人她的房間吧!」
「嗯。父母、親戚、戀人、鄰居,還有管理員……」
「和她的親屬聯繫一下,看看最近有無來京都的人。戀人嘛,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發現,管理員和鄰居又都有『不在現場證明』,你看怎麼辦呢?狩矢君。」
科長似乎傾向于自殺。從他的分析來看,狩矢對堅待他殺的可能性也失去了信心。
當天夜裡,狩矢下班回到了家中,妻子還沒睡,兒子已經躺下了。
「他說考試通過了嗎?」
狩矢問妻子。
「啊,說了一下。」
「是嘛!」
狩矢走到兒子的房間去。
兒子安詳地睡着。狩矢放下了心。
第2天清早,兒子還沒起,狩矢便出了家門。
在搜查總部,從上午十一點開始召開了緊急會議,在調查中,發現了與死了的少女有關的男人。
這是一個叫橫川陽一的大學生。
「他在高中時代與矢代夕子同一年級。住在一樓一○二室的叫藤村的女招待說,這個男人去過矢代夕子的房間。時間是發現少女屍體之前大約十五分鐘左右。這個叫藤村洋子的女招待說,她看見這個男的戴着一枚京大的校徽,他見藤村死死地盯着他,便解釋說自己與矢代夕子是高中時代的同學。時尚書屋
因為藤村夜間去接客人,直到昨天夜裡才知道矢代夕子的死亡消息,便來報告。在搜查總部,警方拿出三張去年從M高中畢業、考入京都大學的男人的照片,藤村洋子一眼就認出了橫川陽一。」
負責調查此案的刑警報告道。
「橫川陽一去她那兒幹什麼?」
狩矢一聽有了他殺的線索,便高度緊張地問道。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